5200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赤焰在线阅读 - 番外7

番外7

        番外7

        夏栀赶来医院,    推开病房的门看见戚箬的小叔叔正背对着她站在窗台前,而戚箬则躺在病床上,    看起来老老实实的样子,    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她小叔叔在这儿,怎么还让她过来?

        夏栀感觉到气氛不太寻常。

        戚南津听见敲门声转过身,“既然你过来了,    那就麻烦你照顾下箬箬了。”

        “没事儿,    应该的。”

        夏栀笑笑,“我生病的时候她也会照顾我。”

        戚南津沉默地看向戚箬,    “那我走了?”

        “嗯。”

        她闷闷地从喉咙里溢出一个字。

        戚南津走到门口,    又客气地对夏栀说了句:“麻烦你了,    有事儿可以给我打电话。”

        “好。”

        夏栀送他出去,    戚南津欲言又止地开口:“箬箬心情不太好,    你帮忙劝劝她。”

        他猜戚箬喜欢他这件事,    夏栀可能早就知道,她站在女生的角度劝她最有效。

        夏栀回到病房,看见戚箬还躺在那儿,    她给她把病床升起来,    往她的身后塞了个枕头,    “发生什么事儿了,    说说吧。”

        “你那么聪明,    猜不到吗?”

        “你跟他告白了?”

        “嗯,被拒绝了。”

        戚箬耸耸肩表示无奈,    “可以说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了。”

        “他怎么说的?”

        “就说我们是名义上的叔侄关系,    太有悖常理了。”

        “他说的这问题的确存在啊!你想想看,    他可是你的长辈,如果贸然和你在一起,    这显得多冲动,你家里人,你爸妈会怎么看他?

        你还想让他在这个家里待下去吗?

        所以他冷静处理是对的,反而说明他是一个负责任的好男人。”

        “那他还有可能跟我在一起吗?

        我怕他以后会躲着我,不想理我了。”

        “他除了和你说那些以外,有明确拒绝你的意思吗?”

        戚箬当时情绪那么激动,哪里有好好注意呢?

        仔细回想一下,好像并没有。

        她摇了摇头,说:“他没说不可能喜欢我这种话,应该就是没有吧。”

        “别难过啦,也许他是觉得太突然,一时间接受不了呢?”

        安慰地拍拍戚箬的肩,夏栀鼓励她,“反正他已经知道你的心意了,以后你就可以无所顾忌地表达爱了,铆足劲去追呗。”

        “你真厉害。”

        戚箬佩服得对她竖起大拇指,“本来我心里难过得不行了,被你开导一番,感觉立刻拨云见雾了。”

        “本来就没多大的事儿,他不过就是把横在你们俩之间的问题跟你讲明白,又没彻底和明确地拒绝你,怕什么呢?”

        “也是哦。”

        戚箬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是我太笨了。”

        “你是恋爱白痴……”

        夏栀刚想说,被她一记眼神给瞪回去,“说错了,是白纸。”

        “这还差不多。”

        —

        翌日早上,戚箬收拾收拾从医院离开,戚南津又给她发来消息,问她吃早饭没有。

        看到他还和以前一样,戚箬松了口气,她最怕的就是他不理她,目前并没有发生这种情况,对她来说就值得庆幸。

        回到宿舍后,戚箬才给戚南津回了消息,说她已经在学校了,又问他回津城没有。

        她以为他昨天肯定和高非一块回去了,谁知道并没有,他还留在首都的。

        【不是让你多打两天针?

        肠胃炎不治好,炎症很容易反复的知不知道?

        】

        他很生气,为她如此不爱护自己的身体。

        戚箬啃着手指头,看他发来的消息,还有些小小的窃喜。

        他是因为关心她才会这样的吧?

        【本来打算今天带你去做个全面检查的,既然你回学校了,那就以后再说。

        】

        【别啊,就今天吧。

        】她还想见到他呢。

        【你不上课?

        】

        【下午没课。

        】

        【那我下午去找你。

        】

        戚箬看到这条回复,心里莫名紧张起来。

        以前见他除了很兴奋,都没这样过,眼下感觉特别特别正式。

        小叔叔冷静了一夜,也不知道考虑得怎么样了,会不会又要坚定拒绝她呢?

        爱情这场游戏,果真是谁先开始谁就输了。

        每一天都是她为他辗转反侧睡不着,他根本体会不到这种感觉有多磨人。

        —

        下午两点,戚南津开车来到青大校门口,戚箬特地好好打扮了一下才来见他。

        明明只是隔了一夜,却又感觉很久没见了一样。

        她上车,故作轻松地开口问旁边的人,“小叔叔,想我没有?”

        戚南津看一眼她,纵然是直男,也看出来她精心化了妆。

        他的心底一时间有种复杂的感觉涌上来。

        “跟以前一样就行,不用刻意打扮。”

        “………”听见这话,戚箬瞬间尴尬得脚趾扣地。

        这种事情就算看出来,也不要搬到台面上来说啊!他怎么一点儿都不懂女孩的心思?

        来到医院,戚南津去挂号,预约了无痛胃镜的检查。

        戚箬只惦记自己能见到他这事儿,却忘了肠胃科的检查就是做胃镜这事儿,拿到预约单的那刻,整个人都麻了。

        “没事儿,不痛的。”

        戚南津以为她害怕,安慰地拍拍她的后背,“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见自己喜欢的人一面,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欲哭无泪地走进胃镜室,戚箬整个人都带着视死如归的感觉,戚南津在外等着,心里也很忐忑。

        忽然,手机铃声响了,他接通,是戚老爷子打来的电话。

        “喂,爸。”

        “你今天怎么没来公司,还留在首都做什么?”

        “有点儿事情要处理。”

        “不是箬箬有什么事儿吧?”

        怕老人家担心,戚南津自然不会告诉他,“箬箬没事的,是我自己的私事。”

        “那就好,我今晚本来还想约沈家人一块吃个饭的,你和沈嘉琳不是聊得挺好的吗?”

        “我和她最近几天都没联系过了,我以为这样是默认结束了解的意思。”

        “不应该啊!媒人说沈家小姐对你挺满意的,有想进一步了解的打算,既然这样,我想那不如就安排两家人吃顿饭吧。”

        “爸,我………”戚南津拧了拧疲惫的眉心,昨晚他几乎一整夜都没睡,“我和沈嘉琳没可能,我已经心有所属了,这事儿等我回去再和您说。”

        “这么快就心有所属了?

        你留在首都不会是……”

        “嗯。”

        戚南津望了一眼胃镜室的方向,感觉很头疼。

        老爷子的身体不太好,他真怕回家和他说了这事儿他会受刺激。

        戚箬进去了一个小时才出来,因为麻醉的关系,整个人还晕晕乎乎的,戚南津连忙走过去,搀扶住她。

        戚箬趁机往他怀里一靠,故意装出很虚弱的样子,喃喃地喊了一声“小叔叔”。

        她的身体那么柔软,戚南津的脸上瞬间闪过一抹不自然的神色。

        “先别说话,休息会儿。”

        戚南津带她去到休息椅上坐下,“是不疼吧?”

        “不疼,就是很恶心,想吐。”

        戚箬在他胸前蹭了蹭,她自己都觉得得寸进尺了,但小叔叔居然没推开她。

        转了转眼珠,戚箬有点儿猜不透他的心思,是因为她现在身体虚弱,他才顺着她的吗?

        还是说过了一夜,他想通了?

        此刻气氛温馨,戚箬也不敢问他,唯恐破坏掉了。

        靠在他的怀里好一会儿,要不是护士过来说什么,戚箬还不打算起来。

        检查单已经出来了,戚南津去拿结果,戚箬坐着等他。

        护士姐姐走过来,笑着对她说:“你不知道你进去以后,你男朋友可紧张了,一会儿坐着,一会儿起来踱步,我跟他说了这就是个检查,让他别紧张,他说你会害怕,可把我羡慕坏了。”

        戚箬想象不到小叔叔担心她的样子,他如果是基于喜欢就好了。

        目光眺望着电梯的方向,她无比迫切地希望他赶紧出现。

        不一会儿,他终于回来了,手抬起来揉了揉她的头发,“别担心,没什么事儿。”

        “是吗?”

        戚箬拿过来检查单看了眼,上面显示浅表性胃炎伴胆汁反流,属轻度炎症,她看不懂什么意思,自己拿手机搜了搜,上来第一条就是交代要注意日常饮食。

        “还让你平时没事乱吃东西吧?”

        戚南津弹下她的额头,“以后不要再喝冰的,也尽量少吃辣的。”

        “可是我管不住嘴啊!”

        戚箬挠挠头,故意说:“要是有男朋友管着我就不一样了。”

        听到她这话,戚南津只是淡淡一笑,没有接。

        他和她的关系要等到和老爷子谈妥以后再进一步。

        戚箬见自己说完之后,都没回应,气得头一转,自己先朝前走了。

        戚南津跟上去,问她要不要去喝点粥,因为下午要做检查,需要空腹才可以,他特意交代了她别吃东西。

        戚箬心情不好,赌气地摇摇头,说自己没胃口。

        看她这样,戚南津故意说:“你不吃饭,那我就把你送回学校了?”

        “那你干嘛?”

        “我回津城。”

        “你——你怎么这么讨厌!”

        戚箬气得跺脚,说一遍还嫌不够,“真讨厌!”

        戚南津勾下唇角,“饿了就说饿了,别逞能。”

        他带她去医院附近的粥店喝了一碗小米粥,戚箬是真没什么胃口,吃香喝辣还行,这种清汤寡水的确实咽不下去。

        喝了小半碗,她放下勺子,决定直截了当问他,她不想再不清不楚地和他相处。

        “小叔叔,我们两个人之间到底有没有可能?

        如果你觉得有,那我就想办法追你,实在没有的话,那我就只能放弃了。”

        她故意说最后那话刺激他,如果他真在乎她,肯定会害怕她放弃的。

        戚南津听完后沉默了片刻,开口道:“我这次回去会和你爷爷说这件事。”

        “你要和爷爷告我的状?

        你怎么能这样?”

        戚箬说出那话眼眶都特别酸胀,喉咙同样涩然无比,就像是活了血似的,还有一根鱼刺更着,特别得难受。

        戚南津哭笑不得,不知道这小丫头的脑回路是怎么转的,“谁说我要告状?

        我是先和他说我们俩准备交往,让他有个心理准备,不然他老人家年纪大了,吓到了可怎么办?

        我们俩可不能当这个罪人。”

        “那万一他反对怎么办?

        你是不是就不和我交往了?”

        戚箬问完,猛地反应过来,“你……你打算和我交往了?”

        戚南津看着她的眼睛,郑重点头,随后耐心又细致地说:“戚箬,其实我很早就意识到自己对你的感觉不一般了,每次我看见你都会特别高兴和满足,时间长了见不到你也会想念,我一直打着小叔叔的幌子照顾你,自欺欺人,不敢越雷池一步,可事实上,我还是做不到那么正人君子,昨晚我想了一夜,就算我不配,我也想要拥有你。”

        戚箬激动地起身,坐到他那一边,眼睛亮闪闪地看着他,“你快多说一点。”

        “我本来是有很多话想说的,被你打断的。”

        她眼中含着盈盈热泪看他,“我打断你是因为你乱讲话,谁说你不配了?

        没有人比你更配。”

        说完,她紧紧抱住他,“我不管,你从现在开始就是我的男朋友了。”

        “不去问问你爷爷的意见了?”

        “不需要问,爷爷那么疼我,你又是他最看重的人,把我交给你,他肯定会放心的。”

        “可是那些流言蜚语会很难听,你确定你能承受?”

        “当然能,只有你拒绝我才让我承受不了。”

        听到她说这样的话,戚南津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塌陷下一块。

        “小叔叔,那你是喜欢我吗?”

        戚箬不亲耳听到回答会感觉不真实,她怕他和她在一起是不忍拒绝。

        “喜欢两个字在戚南津的喉咙里翻滚了许久,他才终于说出来。

        世界上,最动听的几个字眼,都有关于爱情。

        他看着她的眼睛,无比认真又虔诚的说:“喜欢。”

        这两个字,弥足珍贵。

        喜欢那么多年,暗恋那么多年,终于在这一刻有了结果。

        听完他的回答,戚箬的情绪瞬间爆发,眼睛一下子红了。

        随即,眼泪便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似的不停地往下流。

        “好了,好了,别哭了,再哭我们箬箬就不漂亮了。”

        他哄孩子似的语气哄着她,说着从桌上的纸巾盒里抽出纸巾,不停地给她擦眼泪。

        哭了一会儿,戚箬突然攥住他的大拇指。

        她睁开了眼睛,被泪水浸润过的眸子澄澈分明,异常明亮,直直地看着他的脸,仿佛有千言万语想要诉说。

        记得当初,他一眼就注意到她的眼睛,那个时候的他都不知道,怎么会有人的眼睛长得如此好看,当她看着你的时候,会忍不住产生一种怜惜的心情。

        粉红的唇瓣张合了几下,戚箬努力发出声音道:

        “小叔叔,我……”

        他又一次屏住了呼吸,静静等待着她的话。

        终于,她说了出来——

        “我也喜欢你,喜欢了很久很久。”

        她的告白终究是要正式一点,才够圆满。

        戚南津将她拥入怀里,手掌抚摸着她的秀发一下又一下。

        “抱歉,昨天让你受委屈了。”

        他向来都是个冷静镇定的人,只有昨天是真的慌了,完全不知道怎么去处理,所以才让她哭得那么厉害。

        “没事啦。”

        戚箬洒脱说完,从他的怀里起来。

        “那以后我就不叫你小叔叔了,叫你名字吧。”

        戚箬说完,甜腻地叫了一声他的名字,“南津。”

        这声音那么得柔糯,一下子敲在了他的心尖上。

        她是真的真的好喜欢戚南津,喜欢小叔叔,他的名字永远烙进了心底,那么深刻明媚,此生不忘。

        眯着眸看向她,戚南津眸底已染满了暗涌的色彩。

        看到她染着唇彩的粉色唇瓣,他忽然想到昨天那个吻。

        当时他挣扎了多久才能推开她,差一点就失控。

        事后,戚南津也很后悔,自己不该那么怂的,一个男人竟然还像个羞涩的小男生,被吻以后不知所措。

        两个人回到车上,戚箬低头扣安全带时,他忽然叫了一声她的名字,她错愕抬头,被他的手指轻轻捏住下巴,猝不及防地吻住。

        这个吻携带着清凉的薄荷气息迎面拂来,好闻又使人迷醉。

        身体倾覆而下,他硬实的胸膛上有衬衫的扣子,隔着布料,隐隐摩擦着她的皮肤,十分撩火。

        接吻时,戚南津的神情异常专注。

        他闭着眼,长长的睫毛覆盖面上,在她口中恣意地探索,有一下没一下地撩着她敏感的上颚,每一下都让人心颤。

        她差点忍不住要偷偷睁开眼,去看一看他此刻的表情。

        戚箬就是一张白纸,哪里经得住他的进攻,全世界的空气好像一瞬间被抽离,她没有办法呼气,大脑开始缺氧,整个人晕眩地无法自已。

        她感觉无法承受,用力去推他,他却不肯放过。

        戚箬的大脑极度缺氧,身体软成了一滩泥,就要融化在他怀里。

        车内的温度越来越高。

        两个人似乎都要失控一般,紧紧地抱着对方。

        只是,一吻结束,戚南津却低头埋入她的脖颈,抱着她陷入一阵沉默。

        没有人能体会到他此刻的挣扎。

        一个声音在指责他,骂他禽·兽,另一个声音在鼓励他,想爱就去爱吧。

        “箬箬。”

        “谢谢你喜欢我。”

        他呢喃地说,“是你的喜欢让我感觉自己的存在有了价值。”

        “不,我反而觉得是你的出现让我的人生有了意义,充满了惊喜,我要谢谢你。”

        两个人分开,很快又额头相抵,看着对方的眼睛,满满的爱意。

        恋爱的味道就是发腻得甜,看着对方,不知不觉中他们又紧紧抱住对方用力地吻,仿佛天荒地老也没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