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赤焰在线阅读 - 番外5

番外5

        番外5

        高非听见戚箬轻颤的声音,    表情像是要哭了似的,不自然地转了转眼珠,    心底直敲鼓。

        他抱拳咳嗽了声,    赶紧转移话题,聊些轻松愉快的。

        “你说首都哪儿都好,就是这空气质量太差,    雾霾严重得不行。”

        说到这儿,    他想起一个冷笑话,“记得之前看过雾霾天的一个新闻采访,    女记者来到一位老人的面前,    问‘大妈,    您对于当今天气的看法是什么?

        ’老人咳嗽着说‘姑娘,    我是你大爷。

        ’哈哈哈,    是不是很好笑?”

        他自己一个人跟傻狍子似的乐了起来,    戚箬和戚南津满脸无语凝噎的表情看着他。

        高非尴尬了,眼睛里闪过一丝疑惑,“你们怎么都不笑啊?”

        戚箬:“这笑话我五年前就听过了。”

        “是吗?

        我前两天看到的。”

        高非摸摸后脑勺,    “那你是走在时尚前沿啊!”

        “不,    我们现在都称之为冲浪小能手。”

        高非扯扯唇,    和戚南津对视一眼,    “看来我们俩是真的老了。”

        “别带上我。”

        戚南津纠正他的话,    并不愿承认这个事实。

        戚箬听到这话,故意刺激他似的问:“小叔叔,    你三十岁的生日打算怎么过?”

        “一笑而过。”

        “噗嗤。”

        高非忍不住笑出声,    给他竖起了大拇指。

        牛啊牛啊!

        见他不想好好聊天,    戚箬也懒得问了。

        干嘛总表现得那么高冷呢?

        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吃完早餐后,他们真的出发去游乐场了,    虽然戚南津看起来不大情愿的样子,但也没表达反对意见。

        进去游乐场,他们玩的第一个项目就是过山车,高非故意开玩笑地说:“我们等会儿别把刚吃进去的饭给吐出来了。”

        “你能不能不说恶心人的话?”

        戚箬无语凝噎。

        高非看到戚南津也同样嫌弃地皱眉,他抿唇一笑道:“别说,你们俩越长越像了,看起来跟亲兄妹一样。”

        “我们是叔侄。”

        戚南津给了他后脑勺一个巴掌。

        戚箬坐上过山车,十分兴奋,位置都是三人一排的,戚南津和高非分别在她两侧,让她挺有安全感。

        过山车缓缓启动,耳畔的风呼啸而过,戚箬紧张地抓住安全扶手,内心忐忑又期待。

        戚南津侧目瞥了她一眼,女孩白皙纯净的脸上写满了兴奋,丝毫不见紧张,明媚的阳光照耀在她的身上,将画面渲染得像电影场景一般动人。

        还记得第一次去到戚家时,他卑微又谨慎,看着富丽堂皇的大别墅,内心如掀起惊涛骇浪,表面却故作镇静。

        戚家人对他都很友好,但每一个人都让他有距离感,只有戚箬,她甜甜地对他微笑着,拉着他的手,说要和他分享玩具。

        他看见她堆满笑容的脸,瞬间放松了戒备,她一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灿若繁星,没有丝毫杂质,让人看一眼就会喜欢。

        拉住他手掌的那只小手很白,胖乎乎的,和他磨了一层薄茧的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那个时候甚至想甩开她的手,因为自卑,怕被她问他的手怎么那么粗糙。

        不过最终他还是没有拒绝她的好意,陪她玩起了那些在他看来幼稚到不行的玩具。

        戚箬和他分享她最爱的芭比娃娃,在他的眼里,她就像一个洋娃娃似的,穿着漂亮的裙子,小脸还不如他的手巴掌大呢,可一双眼睛却圆碌碌的,特别有神。

        两个人在一起玩得特别开心,已经十六岁的他在外人眼里就是在哄孩子。

        吃晚餐时,戚箬叫他哥哥,她的妈妈又对她介绍说,他以后就是她的小叔叔了,只能这样叫他,当时的她还很不理解地反问:“为什么不是哥哥呢?”

        只有八岁的女孩子,她的世界单纯又不谙世事,她被家里人保护得很好,像是温室里的花朵一样被呵护着长大。

        那个时候的他莫名下定决心,他想永远呵护她这份单纯和美好。

        当然,那个时候的他只是为了报戚家的恩,没有其他多余的想法。

        过山车像疯了似的在轨道上运行,速度快得如同闪电,忽上忽下,十分刺激,有许多女孩都尖叫出声,也包括戚箬。

        当然,她并不是害怕,只是感觉很释放压力。

        心中憋着的不快仿佛随着呐喊声全部都释放出去了。

        倏地,两人的手不小心碰在一起,触电般的感觉很快袭遍全身。

        戚箬鼓足勇气握住他的,若他真的要误会,她可以撒谎说是她害怕。

        那只白皙的手时隔多年又握住他的,戚南津的心跳猛然漏跳了一拍。

        这一刻,风好像突然停了,世界都变得晴朗。

        望着女孩日光下皎洁的侧脸,戚南津缓缓地勾唇。

        她从来不会知道,她是他所有温柔的来源和归属,亦是他人生中不可多得的欢喜和幸运。

        过山车停住,戚箬猛地将自己的手抽出来,讪笑着对戚南津说:“刚才吓死我了。”

        她轻描淡写的一句就解释清楚了自己的行为,戚南津给她整理一下被风吹得乱糟糟的头发,没有说什么。

        高非看着他温柔的举动,感觉自己的半边身子都酥了。

        戚南津对谁都那么淡漠,那是因为他把柔情都留给了戚箬。

        除了她,他没见过他对谁那么好过。

        三人行,必有电灯泡。

        他忽然觉得自己的存在很多余。

        高非不想和他们玩了,故意找了个借口溜走,搭讪漂亮妹子去了。

        只剩下戚箬和戚南津,她表现得有些不大自在,问旁边的人想玩什么。

        “我都可以,你开心就好。”

        戚南津无所谓地说。

        “那我们去玩碰碰车吧?”

        “嗯。”

        两个人来到碰碰车的娱乐项目那里,放眼望去,几乎都是小朋友。

        “你确定要玩?”

        “当然。”

        戚箬毫不犹豫地点头,“我就喜欢撞小孩子。”

        “你不怕把他们欺负哭了?”

        “哪有那么爱哭鼻子的。”

        她大概是忘了她小时候什么样子吧。

        稍微有点儿委屈就瘪着嘴,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也不知道是不是装的。

        两个人各挑了一辆碰碰车坐上去,戚箬旁边那辆车坐了个七八岁大的小胖子,他看着戚箬,捂着嘴偷笑。

        “你笑什么?

        没人规定大人不能玩吧?”

        “我怕你输给我丢人。”

        “我去,你好大的口气。”

        戚箬被这小朋友给震住了,她二话不说踩下油门,开始往他的方向撞。

        再怎么着,她玩碰碰车的经验也比他多,还敢在她的面前嚣张。

        戚南津见戚箬跟那个小朋友杠上了,无奈又好笑,多大了还跟没长大的小孩子似的,这么爱计较。

        “小子,你服不服?”

        戚箬接连撞他好几下,小胖子揉揉眼睛,“哼,我不跟你玩了。”

        他调转方向,想躲得戚箬远远的,当行驶到戚南津的旁边时,问了一句:“叔叔,你是怎么看上你女朋友的?

        她可太凶了,以后我要找女朋友肯定找个温柔点的。”

        戚箬冲过来正好听见他这话,一时间尴尬得都不管碰碰车了,“嘭”一声撞在了戚南津的碰碰车上。

        二人的目光隔空对视,戚箬心虚得下意识别开视线。

        她根本不敢和他对视,因为她怕自己看向他的每个眼神都是在表白。

        戚南津见戚箬没有反驳,深眸中掠过一抹异样。

        他也不知道怎么揣测女孩的心思,或许她是觉得和一个孩子没有解释的必要吧。

        玩完碰碰车,两人找了个水吧喝饮料,今天的天气还是很热的,一喝冰饮才觉得舒服点。

        戚南津知道戚箬喝凉的容易肚子疼,他坚决不允许的,却拗不过这丫头,她就是执意要喝冰的。

        戚箬的性格也是很任性的,她想做的谁说也不听。

        盯着她喝了两口,戚南津一把给夺过来,“过完瘾了,别喝了。”

        “不喝不就浪费了吗?”

        “你剩下的我喝,你喝我这杯。”

        他特意要了一杯和她一样口味的,将吸管换过来,把常温的放到她面前。

        就算换了吸管,感觉也是有点儿暧昧啊!

        戚箬转着眼珠,在心中偷偷地想。

        休息片刻,两个人准备去玩大摆锤,游乐场的人越来越多,想玩项目都要排很久的队。

        戚箬想玩又怕戚南津觉得浪费时间,正想说去玩别的,他已经主动走过去。

        戚南津站在阳光下,一下子晃了戚箬的眼。

        上身是纯白的polo衫,干净而清爽,下身只是简单的黑色直筒裤,搭白色休闲鞋,一双大长腿也格外的显眼。

        周围明显有许多女孩在偷偷看他。

        戚箬忍住翻腾的醋意,百无聊赖地低头刷着手机,随队伍往前走,她忽然在微博的树洞贴看到了一个投稿,目光倏然定格住。

        【@月亮打烊了:博主,我想请问一下大家,男生在你生病时送你去医院,表现得比你还着急,为你递水买饭,忙前忙后,这是喜欢吗?

        我暗恋这个男生很久了,不确定他是不是也喜欢我。

        拜托大家帮忙分析一下,感谢感谢!】

        【@小林睡不醒:当然是喜欢你了,不然这男生是闲的没事干吗?

        他为什么对你那么好,当然是关心你啦!而关心的前提是爱啊!姐妹,你太迟钝了!】

        【@初梦时代:我和我男朋友当初也是双向暗恋,现在已经在一起五年了,感情仍然很甜蜜,那个时候我们俩都不敢确定对方是不是喜欢自己,都在相互试探,后来还是有一次我开玩笑地问他,如果以后我找不到合适的对象就嫁给他好不好?

        记得当时他很认真地说:“别以后了,就现在吧!”

        我的心都化了。

        】

        戚箬翻看着下面的评论,内心蠢蠢欲动。

        或许她也可以借鉴一下别人的办法。

        想到,戚箬假装用手捂住了肚子,她冒着会被凶的风险,可怜兮兮地看着戚南津,说:“小叔叔,我好像有点儿胃疼……”

        戚南津的脸上掠过一抹无奈,显然是想凶她,又不忍心。

        “我说什么了?

        下次还敢不敢?”

        “谁知道它见效这么快,吃药都没这么迅速的。”

        戚箬撒起谎简直不带脸红的。

        戚南津转头看一眼排队的人群,拉着她往外走,一路对别人说“不好意思,借过”,戚箬看着他高大的背影,有些许迷茫。

        从他进戚家开始,一直都是这样对她的,能够看出来什么呢?

        要说他对她好的原因,戚箬自己也很清楚,他就是想报戚家的恩,不只是对她,对每一个人都很好,因为她年纪最小,所以受到的关照最多。

        戚南津载戚箬去了附近的医院,一路上他问了她好几遍疼得厉不厉害,搞得戚箬心里十分抱歉。

        她这么利用他的关心去试探他的心意是不是不太应该?

        如果他知道了,应该会不高兴的吧。

        来到医院后,戚南津去挂号,戚箬坐在大厅里等着,她隐隐约约感觉自己的胃不太舒服,结果很快就传来了剧痛。

        果然………

        撒谎是要遭天谴的。

        戚箬捂住上腹部,疼得想撞墙,那种翻江倒海似的感觉猛烈袭来,她顾不得多想,赶紧跑去卫生间,早上吃的东西全吐了出来。

        “小姑娘,漱漱口吧。”

        有位大妈比较好心,递给她一瓶矿泉水。

        戚箬说了声“谢谢”,忍住痛要把矿泉水的钱转给人家,大妈连忙摆摆手,“又不贵,别客气啦。”

        戚南津挂完号回去,发现戚箬不见了,他赶紧给她打电话,戚箬正虚弱地走回大厅,接他电话时都没劲说话了。

        俗话说得好,病来如山倒,以后可不能拿这种事情开玩笑了,那不是在诅咒自己吗?

        和戚南津正说着话,冷不防她撞见了他。

        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接触,戚箬一瞬间感觉自己的脸颊发起了烫。

        她的心脏不禁扑通扑通狂跳不止,仿佛被丘比特射出的爱情箭给射了个正着。

        “去打针吧。”

        低沉的声音传进耳朵,她匆忙点头,赶紧跟着他走了。

        看到戚箬满脸痛苦,戚南津无奈拧眉,很是自责。

        怪他,没能拿出长辈的威严,过度放任她。

        “你现在疼得比之前更厉害了。”

        听到这话,戚箬不禁觉得心虚。

        她浅笑着扯下唇,故意说:“还好。”

        “别装了,汗都流下来了。”

        戚南津给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带她来到病房。

        戚箬别的不怕,就怕打针,想到就发怵。

        看到护士拿着针进来,她吓得腿都软了。

        “小叔叔……”下意识抓住旁边人的胳膊,他面无表情看她一眼,“下次再喝凉的就想想现在。”

        戚箬还以为他会安慰她呢,没想到他反而对护士说:“不用手下留情。”

        原来小叔叔也是能干得出来如此腹黑之事。

        戚箬暗暗咬牙,不就是打针吗?

        有什么好怕的。

        护士给戚箬扎上压脉带,找她的静脉,她的皮肤很白,血管清晰,一下子就找到了。

        戚箬别开头,不敢看,戚南津故意吓唬她,“要扎进去了。”

        他就是要让她记忆深刻,最好能每天都回想起来,哪怕是怪他也没事。

        终于扎进去了,戚箬如释重负,打针也就是要进去的那一下最可怕了。

        安静的空气里忽然响起“咕噜”一声,戚箬瞬间尴尬得脸都变了。

        “我刚才吐了好多,肚子都空了。”

        她可怜兮兮地开口,问戚南津,“小叔叔,你能不能去给我买点好吃的?”

        “你现在要吃也只能吃流食。”

        “没那么严重的。”

        “再给我说一遍?”

        “好吧,我不敢了。”

        戚箬乖乖认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