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赤焰在线阅读 - 番外4

番外4

        番外4

        一场电影看完,    戚箬的心跳快得要去医院抢救了,播放了什么内容她完全不知道,    脑海中一直在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从放映厅出来,    戚南津还和她讨论剧情,戚箬含糊地应着,搞得像是认真看了一样。

        抬手看了眼腕表,    才四点多,    戚南津问戚箬还有什么想玩的。

        戚箬故意装作纳闷地问:“小叔叔,你平常不是很忙的吗?

        今天怎么有空陪我玩了?”

        “再忙也要有放松的时候吧?

        就当陪你是偷懒的借口好了。”

        他话音淡淡的,    听不出一丁点儿的暧昧,    自然也不会给她留有任何遐想的可能。

        “要不你送我回学校,    我带你去我们学校转转吧?”

        “好。”

        两个人来到青大,    穿着衬衫西裤的戚南津很成熟,    看起来与环境格格不入,    在他周围经过的男生个个穿着休闲,要不抱着个篮球,要不就背着单肩包,    青春气息扑面而来。

        戚南津忽然低笑一声,    对戚箬说:“来到大学校园,    才感觉自己是真的上年纪了。”

        “没有啊!你在我心里很年轻的。”

        “你这话听起来像是在安慰老年人。”

        戚箬皱眉,    “我一直当我们俩是同龄人的好不好?”

        她是以此在进行自我暗示,    消灭两个人之间的年龄差。

        戚南津摇头,接着说:“我公司最近新来了一位特助,    大学刚毕业,    他说的那些语言我都听不懂。”

        “嗯?”

        “比如什么yyds、nsdd,    这些都是什么意思?”

        戚箬差点被他逗笑,“yyds是永远的神啊!nsdd是你说得对。”

        听完,    戚南津更困惑了,“你们年轻人为什么要这样说话?”

        “我叫你小叔叔,你还真拿自己当长辈的啊!你是不爱上网才不知道,关年轻人什么事儿。”

        戚箬很烦感听他提年龄这事儿,好像是在旁敲侧击地提醒她,两个人之间存在很大的代沟。

        戚南津放空眺望着远处,马上他就要迎来他三十岁的生日,再看旁边的女孩,才二十二岁,美好的青春刚刚开始。

        “小叔叔,我带你去我们学校的图书馆转转吧。”

        戚箬的心里忽然升起一个主意,“我给你推荐几本书看看。”

        “好。”

        青大的学习氛围十分浓厚,哪怕是周末,图书馆里的人也特别多。

        戚箬刷了她的校园卡带着小叔叔进去,她在一排排的书架前寻找,先找了一本国外的经典名著《拜伦诗选》,从里边找出来一句话,指给戚南津看“我从没有爱过这世界,它对我也一样”。

        叹一声气,戚箬开口道:“当初我第一次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特别难过,感觉很绝望。”

        这句话最初是夏栀念给她听的,她说她从小就没怎么享受过被爱的感觉,直到遇见了江御。

        戚南津沉思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还有这本,《王小波致李银河》的精选集,里边有一句话超美。”

        戚箬又给戚南津推荐了本,找出一句话念给他,“我喜欢广阔的田野、树林和河,咱们一起去吧。”

        “他的每个句子都写得超级浪漫。”

        “嗯,之前看过。”

        戚南津若有所思地点头。

        戚箬的眸光流转,又找一本名人名言大全给他,看似随便找了句,念出里边的话,“除非你停止尝试,否则就永远不会是失败者。

        这句话是迈克·迪塔卡说的。”

        她最后又补充一句。

        戚南津有些好笑,“你给我推荐的怎么乱七八糟的?”

        “我平常看书就是很杂啊!什么类型的都看。”

        戚箬目光闪躲了下,心里有些忐忑。

        他应该是没有看出来吧,毕竟她表达得那样隐晦,毫无章法和规律。

        第一句话的第一个字是我,第二句话的第二三个字是喜欢,第三句话的第三个字是你。

        —

        从图书馆出来,天竟然快要黑了,高非给戚南津打来电话,问他在哪里,他直接回了句:“你自己找地方解决晚饭吧。”

        说完,挂了电话,都不给他反应的机会。

        “你们学校有什么好吃的?”

        戚南津询问旁边低头的小女孩。

        “我们学校都是些小吃之类的。”

        戚箬有点儿难为情,“小叔叔,你应该没吃过吧?”

        “没有,平常都是吃快餐或者酒店的菜。”

        “那我带你去尝尝我们学校食堂的酸菜鱼怎么样?”

        “很酸吗?”

        “嗯,超级酸,老板用了柠檬腌制的。”

        “那可以去尝尝。”

        戚箬忍住笑,带小叔叔来到了食堂。

        放眼一望都是学生,戚南津扫了眼自己的打扮,问戚箬,“我来这种地方会不会不合适?”

        “怎么会,经常有人带长辈过来的。”

        “……好吧。”

        戚箬带着小叔叔往里走,有班里的同学看到了,一脸挪揄地问:“哟,你交男朋友了啊?”

        “呃,他是我的小叔叔……”

        同学听到解释,尴尬一笑道:“那你叔叔长得挺显年轻啊!”

        显年轻?

        戚南津缓缓眯眸,“我只是辈分大。”

        还记得戚箬上初中那会儿,经常找他冒充家长去给她开家长会,小丫头那个时候特调皮,总和同学发生争执,老师总语重心长地劝家长多管管,说女孩子还是文静点好。

        戚南津那个时候还忍不住怼了句,“我觉得她现在的状态就挺好,开心快乐最重要了。”

        老师当时的脸都黑了。

        回想往事,戚南津的眼底掠过一抹笑意,他看着戚箬,心中百感交集,又有些五味杂陈。

        小丫头如今已是大姑娘了,亭亭玉立,美丽动人,窗外的黄昏乍露一抹残阳,她恰好站在逆光处,看起来像是仙女般不食人间烟火。

        戚箬去点了份酸菜鱼,和戚南津一起坐下吃。

        她经常会在吃饭的时候幻想,如果他们俩是同龄人就好了,他也会陪她在学校食堂吃饭,就像夏栀和江御那样,多让人羡慕。

        戚南津不喜欢吃酸,乍一尝这味道,奇奇怪怪的,确实无法接受。

        戚箬坐在对面,还一脸期待地问他,“小叔叔,你觉得好吃吗?”

        “还不错,是我没尝试过的味道。”

        “你觉得酸吗?”

        “有点儿。”

        “我刚开学那天和夏栀一起来吃的,那个时候觉得好酸啊!”

        戚箬意味深长地说。

        戚南津静静地看着她,见她表情灵动,像只小狐狸似的,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两个人吃完饭,外面的天彻底黑了,校园里有很多情侣都手牵手出来散步了,戚箬看着他们,故意用羡慕的口吻说:“校园恋爱真好啊!单纯又美好。”

        “那你怎么不谈?”

        戚南津反问一句。

        戚箬眸光微闪,无辜地皱眉:“小叔叔,你忘了你以前跟我说的,一切都以学业为重,别为了风花雪月的事儿耽误自己的前途。”

        “我说过这话?”

        他的表情俨然像忘记了。

        “对啊,那个时候我好像上高一吧。”

        “高中确实不能谈,不过大学可以了。”

        戚箬心下一沉,他居然鼓励她谈恋爱……

        目光黯淡些许,她不着痕迹地转移话题,“我最近在纠结,是毕业还是考研。”

        “你没信心拿到保研名额吗?”

        “别逗了,我是吊车尾的成绩进来的,像夏栀那种智商的才有这个可能。”

        “那就去考,有信心考上青大的研究生吗?”

        “我……”戚箬垂下眼帘,“我其实想考南大的……”

        说这句话时,她也没太大底气,毕竟从国内top1的大学考去top5的大学读研有点儿搞笑,显得她大学四年不用功似的。

        果不其然,她这话说完就被小叔叔给凶了。

        “你现在才大三,从明天开始努力,还考不上青大研究生?

        别说丧气话,对自己有点儿信心。”

        “我想离家近一点啊!”

        “首都离津城又不远,你想回家随时可以回去。”

        戚南津表情很严肃,想让她知道这不是能够乱开玩笑的事情。

        戚箬无奈地叹了口气,“那好吧,我努力考考试试。”

        “嗯,你要能考上青大研究生,我到时候送你辆车。”

        “哇。”

        戚箬惊叹了声,下一秒却摇头,“我不要车,我想让你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儿?”

        “到时候再说,不管是什么要求你都得答应我。”

        “好。”

        戚南津答应得格外爽快,戚箬故意逗他,“你就不怕我到时候让你穿女装出席公司的高层会议?”

        “………”戚南津沉默了,表情一言难尽。

        看到他被她搞得无语的样子,戚箬笑出声。

        她踮下脚尖,拍拍他的肩膀,“安啦!我不会做那么损的事情。”

        —

        回到宿舍后,戚箬激动地冲到夏栀的面前,抓住了她的手。

        “我今天对我小叔叔表白了。”

        “真的啊?”

        夏栀瞪大眼睛,溢出满满的惊喜,“你怎么说的?”

        戚箬详细跟她说了一遍,听完后,夏栀好笑又无语。

        “你这样算哪门子表白?

        他要是直男,怎么可能看出来。”

        “我也觉得他没看出来,因为他反应很平常,但他会不会是已经看出来,但并不喜欢我,怕我尴尬,所以假装不知道?”

        “难说,他那人看着挺深沉的。”

        “对了,他今天晚上还鼓励我去谈恋爱呢。”

        戚箬忽然将两者联系起来了,表情一瞬间像是要哭一样,“完了,肯定是他看出我是在表白,所以让我去找个男朋友,委婉地拒绝我。”

        她这样分析,还挺有道理的。

        不过——

        夏栀灵光一现,“也有可能是他并不确定你是不是那个意思,所以故意催你谈恋爱,让你跟他明说,让你向他提出做男朋友的要求呢?”

        戚箬快烦死了,坐到椅子上,抓了抓头发。

        “暗恋真的好苦啊!下辈子再也不要这么被动了!”

        “那如果让你选择下辈子还会不会遇见他,你怎么选?”

        “当然要遇见,换他来暗恋我。”

        夏栀轻声一笑,“还是两情相悦吧。”

        “也是,像你和你男朋友那样多好。”

        看着夏栀,戚箬的眼睛里流露出浓浓的羡慕,“你都不知道,我这个单身狗有多嫉妒你们的感情。”

        “我忽然想起来,还没跟我男朋友打电话呢!先不和你说了。”

        “啊啊啊!讨厌!”

        戚箬看着她走去阳台的背影,气鼓鼓。

        —

        翌日清晨,阳光钻过窗帘缝隙挥洒在米色的地板上,空气中漂浮着金黄色的尘埃,戚箬早早起了床,准备去找小叔叔一块吃早餐。

        不过她并没有直接找戚南津,而是给高非发了微信,问他们起床没有。

        高非和戚南津住的是套房,里边两个房间,收到戚箬微信时,他正在中间的客厅。

        顺手推开门,他走到洗手间门口,坏笑着对戚南津挑眉,“小侄女问我们吃没吃早餐。”

        “她问你?”

        戚南津的眼底掠过一抹厉色,“你和她很熟?”

        “我靠!这样的醋你也要吃啊?”

        高非撇撇嘴,“我看你真的是没救了。”

        “什么?”

        “千年醋王啊!”

        高非勾唇轻笑,“你还不自知呢。”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行了,别装了。”

        高非低头给戚箬回微信,嘴上接着说:“这次跟我来首都,不就是因为想箬箬了吗?

        你对她有意思是不是?”

        “滚。”

        戚南津不想和他开这种玩笑,“那是我的侄女。”

        “侄女还怎么了?

        又没有血缘关系……”

        高非话没说完,被戚南津一把推出去,随即他带上了门。

        “啧啧啧。”

        他无奈地摇摇头,“恼羞成怒了这人。”

        —

        高非载着戚南津来到青大附近的一家早餐店,他们住的酒店离青大很近,十分钟左右就到了。

        戚箬已经点好东西在等着他们了,看到戚南津穿着白色的polo衫走进来,眼睛瞬间亮了。

        他的头发打理得干净利落,金色在他黑色的发尾跳跃,整个人衬得清逸俊秀。

        店里的女孩都朝他看过去,毕竟他耀眼得很难让人忽视。

        “高非叔叔呢?”

        戚南津落座后,戚箬下意识问他。

        “你很关心他?”

        他拿起勺子舀了勺粥,徐徐吹着热气。

        戚箬微微错愕,“他不是和你一起来的吗?”

        “停车去了。”

        “哦。”

        戚箬见他已经开始吃了,“你不等他一起吗?”

        “你想等的话就等。”

        “………”一大早的怎么说话这么呛人呢?

        戚箬猜到他可能是和高非在车上吵架了。

        戚南津都快喝完一碗粥了,高非才找到停车位停好车。

        他走进店里,径直去到他们俩那桌,看见戚南津的碗都空了。

        “没良心的,也不等我。”

        “那不是有等你的吗?”

        戚南津示意一眼对面。

        高非嘴上没说什么,只是冲他竖起了大拇指。

        有够阴阳怪气。

        他拿起一块馅饼吃,问戚箬,“你想去游乐园玩吗?

        咱们去玩过山车、跳楼机好不好?”

        “好啊!”

        戚箬的眼睛一亮,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今天三十度。”

        戚南津友情提示。

        尽管已经到了九月份,首都的天气还是很热。

        “那又怎样?

        开心就好。”

        高非喝着粥,“好久没去游乐场玩了,今天一定要玩个痛快。”

        “说起来我也很久没去了。”

        戚箬的神情之中有掩饰不住的兴奋,问高非:“你都爱玩什么啊?”

        “就我刚才说的,那些刺激的项目,太柔和的玩起来没劲。”

        “我也是,越刺激越好。”

        这俩人聊得热火朝天,戚南津在旁边被无视得彻彻底底。

        他无语地拿出手机刷起新闻,忽然被cue到,“小叔叔,你是不是不爱去游乐场玩啊?”

        戚箬见他一直都没说话。

        小叔叔这人的性格像老干部,平常就爱弄些花鸟鱼虫,其他什么事情都不太感兴趣,提前过上了退休生活。

        “嗯。”

        戚南津应了声,“除了之前和你去过两回,就再没去过。”

        “那你的生活也太无趣了。”

        “他没女朋友当然无趣。”

        高非飞快地接了句,故意问戚箬,“你觉得你小叔叔找个什么样的女朋友比较好?”

        戚南津在桌子下面狠狠踢他一脚,让他别乱说话。

        戚箬还没回答,高非坏笑了声,反而变本加厉,“现在男的都喜欢年轻漂亮的,你看你同学当中有没有合适的?”

        “小叔叔这种成熟的男人,应该很受女孩子欢迎的。”

        戚箬小声回答,耳朵根有点儿红了。

        “那如果是你,会喜欢你小叔叔这种类型的吗?”

        高非的问题宛如一记惊天响雷。

        戚箬错愕地看着他,唇瓣微微张合,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

        她对他的喜欢全藏在每一次的欲言又止里。

        明知道暗恋会无疾而终,但她还是想义无反顾的奔向他。

        “有完没完?”

        戚南津压抑的嗓音里俨然夹带了火气,“吃完就走人。”

        “啧,你这么暴躁,难怪会单身。”

        “就是,小叔叔你怎么一直都没找女朋友呢?”

        戚箬顺势追问。

        她想,她真的是越来越沉不住气了。

        从前在他面前拼命掩饰,将自己的少女心事悉数藏好,如今却像剥橘子似的一瓣一瓣剥给他看。

        怕他知道,怕他不知道,怕他知道还假装不知道。

        戚南津听到问题,定定地看了她数秒,低声开口:“我不是去相亲了吗?”

        戚箬的心脏刹那间下沉,他的话是在说他很快就会有女朋友了吧。

        她仿佛尝到那剥开一半的橘子,酸得她牙疼。

        忍住心酸,她勉强微笑,“那祝你早日脱单,幸福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