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赤焰在线阅读 - 番外2

番外2

        番外2

        昨夜被江御折腾许久才睡,    早上夏栀醒来时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散架了。

        她撑着胳膊从床上坐起来,旁边的人仍睡得很熟,    看到他慵懒的睡容,    像只大猫,夏栀有些好笑地扬起唇,感觉自己的心里像是被棉花糖塞满了一样,    甜甜的。

        然而当她去到洗手间,    站在镜子前面时却笑不出来了,她白皙的脖子上被种下一个很深的草莓印,    都成青紫色的了。

        “江御!!”

        夏栀怒吼一声,    震醒了床上正在熟睡的人。

        她冲到床边,    揪住还很懵圈的人,    “我都说过多少次了,    不准往我脖子上种草莓,    你怎么就不听呢?

        我等下还要去公司上班呢,你让我怎么见人?”

        “情到深处忍不住啊!”

        江御扒拉一下头发,看了眼她的脖子,    “这简单啊!你上班的时候围条丝巾不就行了?”

        “大夏天的我围丝巾,    那不是显得太奇怪了?”

        “别人问起,    你就说办公室的空调太冷,    吹得你颈椎不舒服,    所以围一条丝巾保暖。”

        夏栀很无语,见他还吊儿郎当的样子,    大声警告他,    “我不管,    你要再有下次,结婚前都不许再碰我了!”

        “为什么结婚后就能碰了?”

        “废话,    我还得要小孩呢。”

        江御假装叹了口气,“原来我对你而言就是一个生育工具。”

        夏栀被他逗笑了,“你想当也得有那个功能吧?”

        “生是你的活,育是我的,你一个人不是也完成不了吗?

        所以我那样讲也没错。”

        “不和你争辩了,我还得赶紧去公司呢。”

        夏栀说着,将他往外推。

        “我去做好早餐等你。”

        江御认命地走向厨房,唇角还挂着笑。

        和夏栀在一起的清晨都充满了美好。

        夏栀洗漱完,江御已经做好了早餐,一份煎蛋,一碗面,还泡了杯她每早都习惯喝一杯的豆浆粉。

        “你怎么就做了一份啊?

        你不吃吗?”

        “没胃口。”

        江御快步往洗手间走,“我送你去公司。”

        夏栀知道他是在找理由,他其实只是想把吃早餐的时间省出来去洗漱吧?

        这样等她吃完,他就可以送她去上班了。

        他总是这样默默无闻地付出,所有的举动都是为了她好,却傲娇地不肯说明。

        江御送夏栀到公司门口,才说:“我平常闲着没事的时候写了个软件,打算给卖了,今天下午去见一下客户。”

        “哇,你才大一刚毕业就会写软件了?

        真厉害啊!”

        夏栀的眼睛里盛满了对他的崇拜。

        江御勾唇一笑,“你都在努力赚钱,那我也不能闲着啊!”

        说完,拍了拍她的后脑勺,“进去工作吧,我们晚上见。”

        “好,拜拜。”

        夏栀对他挥挥手,转身进公司。

        江御看着她的背影,缓缓眯起狭长的眸。

        以前他都不知道,当男生有了自己喜欢的人,会产生那么巨大的动力。

        为了她,无论付出再大的努力他都愿意。

        —

        夜晚,华灯初上,夏栀又是最后一个走出公司。

        她边往外走边和江御聊天,他很抱歉地告诉她,今晚不能过来接她了,因为合作方想和他一起吃个饭。

        夏栀自然不会介意,给他发了几句鼓励的话,去附近的地铁站乘地铁。

        今晚的天气不是很好,狂风卷集着乌云,似乎有一场倾盆大雨来袭。

        夏栀自上班以来都养成每日看天气预报的习惯,下雨那天就会带一把雨伞在身上,只有今天和江御在一起忘了。

        还有几百米才到地铁站的时候,忽然响起“轰隆”一声,随即瓢泼大雨开始往下倒。

        夏栀赶紧往前飞奔,找了个最近的屋檐躲雨,身上还是不可避免地被淋湿了。

        她从包里翻出纸巾擦了擦脸,看见雨越下越大,远处的景象已经完全看不见了。

        屋檐下聚集了许多许多的人,他们彼此间聊着天,都在说这雨下得突然。

        手机震动两下,夏栀拿出一看,是江御给她发了消息,告诉她外边下雨了,问她带没带雨伞,有没有淋到。

        夏栀不想让他担心,便撒了谎,说自己已经在地铁上了。

        这样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不一会儿就停住了。

        夏栀赶紧去往地铁站,今晚可能是因为下雨,人特别多,她一进去就被挤成沙丁鱼。

        首都哪里都挺好,就是交通太拥堵,人太多,她工作是在三环以内,不管什么地方都是人潮汹涌。

        好不容易从地铁下来,马上就要赶到家,居然又下雨了。

        夏栀没办法,只能就近找了一家馄饨店,进去解决了晚餐。

        待她吃完饭,雨也刚好停了,夏栀往她所在的单元走,头发和衣服都被雨淋得湿漉漉的,格外狼狈。

        走到楼道门口,夏栀不期然和江御相撞,看到她浑身湿透,他眉头瞬间拧起。

        “你骗我?”

        “昂……”夏栀故作无辜地看着他,“不是走到小区门口又下雨了吗?

        所以我就去吃了馄饨。”

        她怎么知道他回来得这么早,要是知道,就不吃那碗馄饨了。

        江御对她的话半信半疑,拉着她转身往楼道里走,语气里有几分咬牙切齿,“你最好没骗我。”

        夏栀心虚地闪躲了下目光,没有接话。

        江御拉她进到家里后就催她赶紧去洗澡,等夏栀洗完后出来,发现他给她煮了姜汤正放在桌上。

        虽然很让她感动,但她实在不喜欢姜的味道,喝不进去啊!

        苦皱着眉头,夏栀走进厨房,见江御正在刷锅。

        一瞬间,话堵在喉咙里。

        她默不作声,转身回到餐桌前,捏住鼻子,强行将姜汤一口气灌了进去。

        辛辣刺鼻的味道很让人难受,可喝进去后,心里真的暖洋洋的。

        江御走出来,看见姜汤居然已经喝完了,不禁诧异地挑眉。

        “这么速度?

        你不是不喜欢姜味吗?”

        “你也知道啊!那你还给我煮。”

        “驱寒,疼你还以为是害你。”

        他捏捏她的鼻子,“小没良心的。”

        夏栀好笑地勾唇,这才后知后觉地闻见他身上有酒味,“你还喝酒了?”

        “跟人谈生意当然要喝了。”

        “那谈的结果怎么样?”

        “没谈拢,他给的金额我不满意。”

        夏栀扬起唇,“那就继续等,总有伯乐能相中你这匹千里马的,是他们有眼不识泰山。”

        听她鼓励他,江御好笑地勾唇。

        “那他们开的价是多少啊?”

        “两百万。”

        “………”空气一瞬间凝固。

        夏栀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愣了好半晌才问他,“你不是在逗我吧?”

        “我理想价格其实是五百万。”

        “…………”她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五百万?

        ?

        她得打工多久忍受多少白眼才能赚得到?

        ?

        “两百万也可以了,你才刚上大学呢。”

        “你不太了解,这个行业的起始经历很重要,如果刚开始开价便宜,别人会认为你的产品、创意很廉价,往后再想卖高价就难了。”

        夏栀听得一知半解,她稀里糊涂的,不太清楚创业,但却很明白地知道,江御超厉害。

        “你也太强了,才刚上大学就能这么厉害,等大学毕业,身家不得过千万啊?”

        “一千万很多吗?”

        “对我来说是多啊!我一辈子也赚不了这么多。”

        “不,你可以。”

        江御否定她的话,”因为我的钱都是你的。”

        夏栀听到这话,不由失笑,抱住他的胳膊,说:“行,那我就指望你让我当富婆了。”

        江御揉揉她的头发,“我去洗澡。”

        “嗯。”

        她松开手,“我去把地拖了。”

        —

        九点多,两个人躺下。

        江御头发短,干得快,没吹头发,夏栀拿毛巾给他轻轻擦拭着,一边擦头发一边和他聊天。

        享受地闭着眼睛,江御忽然说:“我现在有种自己是皇帝的感觉。”

        “那我是什么?”

        夏栀下意识问。

        “朕的爱妃啊!”

        江御戏谑地勾起唇,“只宠你一个人,满足吗?”

        “啧,那是相当满足啊!”

        夏栀配合着他说,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你说你以后有钱了,会不会变心啊?”

        江御的眼睛猛然睁开,“你怎么会问这么白痴的问题?”

        “这问题不是很现实吗?”

        “老子天天担心你被人抢走,爱你都来不及了,还变心?

        想多了吧?”

        他拧着眉,一脸自己很无语的神情。

        这样的他,让夏栀有些哭笑不得,心下柔软了几分,继续给他擦头发。

        擦到一半时,江御忽然间伸手环住了她的腰,一下子把脸贴在了她的腹部。

        这个充满依赖的动作衬得他更像是一只猫了。

        她浑身一僵,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怔怔地低头看他,夏栀视线的所及之处都是他好看的面部线条,如同上帝精心雕刻那般,深邃而英挺,好看得没法形容。

        她默默低头一笑,也伸手环住他的腰。

        “干嘛啊!”

        出口的声音,不自然地夹杂了许多温柔。

        夏栀的手一下一下抚摸着他的头发,江御的发丝很硬,正如他的脾气一样。

        “我就想抱一抱你。”

        他蹭着她的肚子,轻喃地说。

        夏栀眺望着窗外,“还记得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那个时候就想,怎么会有这么拽的人呢?

        怎么也想不到后来居然爱上这个好讨人厌的家伙。”

        江御的回忆也被拉回到那个时候,他不自然地出声道:“我不理你,大概是你想得太漂亮了吧!让我害羞了。”

        “原来你看到美女还会有这样的反应?”

        “不知道,我就见过你这一个美女。”

        “啧。”

        夏栀重重揉搓一下他的头发,“谁让你对我拽的,讨厌。”

        “嗯,我用一辈子赎罪。”

        江御闭着眼睛,深呼吸一口气。

        他觉得自己真是中了毒瘾。

        莫名很喜欢夏栀身上那股淡淡的香气,闻到就会特别得安定。

        夏栀由他这么充满依赖地抱着,气氛无比得温馨。

        可是突然,他抓起了她的一只手,然后捏住无名指的位置,问她,“你愿意让我先预定下这个位置吗?”

        夏栀整个人一怔。

        他的话完全猝不及防。

        这也没到求婚的时候吧?

        会不会太着急了?

        “三年后的今天我就毕业了,到时候亲自为你戴上戒指。”

        真是突然其来的浪漫,夏栀面红心跳,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江御也不知道自己是突然哪根筋搭错了,心里想什么就对她说了出来。

        看到夏栀发呆,他缓缓倾身,抵住她的额头。

        “愿意吗?”

        两人的唇近在咫尺,隐隐约约触碰着,暖暖的鼻息在彼此的脸上轻轻游动,她的唇微微张开,灯光下充满蛊惑。

        江御来不及听她回答便低头吻住她,唇瓣相接的一刹那,惊心动魄的电流从心中划过,两人同时闭上了眼睛。

        有一滴泪水,从夏栀的眼角滑落。

        她做梦都想嫁给他。

        尝到咸咸的苦涩,江御疑惑地放开她,“怎么哭了?”

        “我是太感动了。”

        夏栀擦了擦眼泪,说:“其实我前两天还做了一个梦。”

        “梦见我跟你求婚了?”

        “不是,梦见我们俩走进了婚礼殿堂。”

        “看来你做梦都想嫁给我。”

        “你——”夏栀懊恼地蹙眉,“这话本来我要说的,你怎么把我台词给抢了?”

        “那你再说一遍我听听?”

        “不说了,再说就没意思了。”

        夏栀皱眉,那可爱的小表情逗笑了江御。

        “回归正题,你接不接受预定?”

        “接受。”

        夏栀犹豫地看着他,“不过你……”

        “我明白你的意思。”

        两个人根本不需要说透,江御知道她是想让他到时候再正式求一次婚。

        这个还需要说吗?

        他肯定要给她一场难忘且盛大的求婚仪式。

        勾起一抹坏笑,江御将她压在身下,“该做正事儿了。”

        夏栀反射性抬手抵在他的胸膛上,“昨晚才刚刚做过的,你该节制点。”

        “我憋了那么久,还不够节制?”

        话落,他低头吻住她,不再让她说话。

        晚风掀起窗帘,吹淡一室的暧昧气氛,夜静悄悄的,却很快被羞人的声音打破。

        —

        翌日的清晨。

        江御醒来后,看到满室的璀璨阳光,照得他一时间都睁不开眼睛。

        今天是周末,夏栀不用去上班,所以没设置闹钟,两个人睡到了自然醒。

        江御本来打算默默看手机,等她醒了再起来,不想吵醒她,可是她紧接着就睁开了眼睛。

        “几点了啊?”

        夏栀揉着眼睛,睡意朦胧。

        “八点多,你想再睡会儿也行。”

        “不睡了。”

        夏栀从床上起来,“趁着周末,我要去健身房锻炼一下身体,每天在办公室里坐着,腰都疼。”

        “那我陪你去。”

        江御这话说完,又来一句,“你肺活量太差了,锻炼一下也不错。”

        “好了,你可以闭嘴了。”

        夏栀红着脸打断他。

        两人早餐后去往附近的那家健身房,刚到门口,热情的推销人员便走过来,给他们推荐店内的充值套餐。

        江御很反感这样的行为,拉着夏栀未发一语进去了。

        “你这样很不给人家面子。”

        “给我媳妇儿面子就行了,我哪有那么多面子给。”

        “你说话总是很有道理。”

        夏栀每次都被他逗得失笑。

        进去店里,江御也没充值,付了款带夏栀去二楼。

        这家健身房特别得大,楼上还有游泳池,可惜夏栀是个旱鸭子,不会游泳。

        江御忽然有了注意,突然出声问夏栀,“我教你游泳怎么样?

        包教包会,绝不收费。”

        怕是多了个正大光明占便宜的理由吧?

        夏栀给他一个眼神,让他自己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