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赤焰在线阅读 - 第42章

第42章

        第42章

        军训第一天,    江御便受到许多女孩的关注,他穿着迷彩服,    身形颀长,    站在那儿的时候,就像一棵松柏,很难让人忽视。

        尽管他看起来清冷疏离,    仍是有女孩想上前搭讪,    故意装作不小心在他面前掉了东西,想找话题和他聊天,    结果都被他给无视了。

        他看起来是个很冷漠的人,    哪怕主动和他说话,    他也不理,    当然男生除外,    他就是不搭理女孩。

        直到军训结束,    大家看到他走向一个女孩,才恍然了解到,他已经有女朋友了。

        夏栀拿了一瓶水站在操场外等着江御,    她想今天的天气那么热,    他流了那么多汗,    便为他准备了淡盐水。

        江御拧开瓶盖喝了口,    居然是咸的。

        他只是皱眉,    一口气喝光,把瓶盖拧上,    一手拿着瓶子,    一手牵起夏栀。

        “今天感觉怎么样?

        是不是很累?”

        听她问,    江御摇摇头道:“非但不累,还很兴奋。”

        “为什么?”

        “想到和你在同一所大学,    心里就高兴。”

        周围的景色在江御看来都像闪着光一样,梧桐树枝繁叶茂,花坛里的月季鲜艳夺目。

        他自己都不知道说那话的时候,脸上的神情有多么温柔。

        两旁经过的女孩都忍不住偷偷打量他们,看到他女朋友长得像仙女一样,心里也就平衡了。

        原来他不是不温柔,是把柔情全部留给了一个人。

        江御边和夏栀聊着天边往前走,夏栀在向他推荐青大的美食。

        “那么爱吃,也没见你长几两肉。”

        “我才不想胖呢。”

        “我明白,毕竟做帅哥的女朋友是要有危机感的。”

        “江御!”

        夏栀听他这么自恋的话,无语又好笑地瞪他,“就你长了张嘴是吧?”

        “我长这张嘴是为了让你亲的。”

        他一脸坏坏的痞笑,“现在要不要来一口?”

        江御混起来可真是让人没办法招架,夏栀哪里是他的对手,沉默半晌都想不出怼他的话。

        那话说完没多久,江御的身后响起熟悉的声音:

        “江御,这就是你女朋友吗?”

        他转头看见他的舍友,对夏栀介绍道:“这位是我的舍友孟桥。”

        随即,又对孟桥说:“我女朋友,夏栀。

        孟桥挠挠头,不好意思说:“真人比照片看起来还要漂亮啊!”

        夏栀客气地微笑,顺口问了句:“我们要去吃饭,要不要一起?”

        “好啊!”

        孟桥很爽快地答应下来。

        江御的眉头不爽地拧起,他才不想让电灯泡跟着。

        但话已经说完了,又不能收回,只能和孟桥一块去吃了。

        三个人去到学校食堂,各自去打饭。

        江御揽着夏栀的肩膀,在她耳边低声问:“你不想和我单独吃饭?”

        “跟你舍友认识一下也没坏处,我以后还要指望他帮忙呢。”

        “帮忙?”

        “万一你有哪里不舒服,怕我担心故意不告诉我,我只能靠他给我通风报信了。”

        听完,江御发出一声低笑,“行啊!你够深谋远虑的。”

        夏栀莞尔一笑,“不用这么夸我,正常人都能想到。”

        两人打完饭回到位子上,孟桥看到他们俩任何时候都手牵着手,不由羡慕地感叹:“你们的感情真是好到让人羡慕。”

        江御听到这话,就跟猫似的露出傲娇的神情,要是真有尾巴都翘起来了。

        “诶,对了。”

        孟桥忽然意识到一件事,不由八卦地打探,“夏栀你今年上大二了对吗?

        那你是比江御要大一岁?”

        提到这个,江御的表情就显得比较尴尬了。

        他不自然地咳嗽了声,说:“我比她要大,我们俩差几个月,只不过我复读了一年,就比她低一级了。”

        “我说呢,你们俩看起来也不像是姐弟恋。”

        孟桥了然一笑,又问:“那你们谁追的谁啊?”

        “这问题还需要问?”

        江御一脸他在讲废话的样子,“我女朋友这么优秀,当然是我追的她了。”

        夏栀很意外江御会这么说,她以为他这人那么自恋,肯定会说是她追的他呢。

        孟桥嘿嘿一笑,“你这人看起来那么拽,不像是会追女孩子的人啊!”

        说完又看一眼夏栀,“你女朋友长那么漂亮,估计也很难追吧?”

        “她说我只要考上青大就和我在一起,我曾经考倒数第一,你说是不是难追?”

        “我勒个去,那你可是够有动力的啊!”

        孟桥震惊了,“你要是投稿的话,都能上头条了。”

        “别听他瞎说,我可没那么要求过他。”

        夏栀好笑地纠正完,又说:“都是他为了追我,才决定考青大的。”

        江御笑了,桌下的手偷偷拉住她的,捏了捏她的小拇指。

        夏栀和他对视一眼,眼中闪烁着小狐狸一般狡黠的光芒。

        “你们俩这半天是变相的撒狗粮呢。”

        看到他们相视而笑的一幕,孟桥后知后觉反应过来。

        江御:“什么变相?

        我们是光明正大在撒。”

        —

        七天军训转眼结束,到了新生入学典礼。

        夏栀作为大二年级的优秀学生代表,要上台发表演讲,她在此前已经公开演讲过多次,心里也没什么紧张的感觉了。

        在晚会开始前,夏栀约戚箬一起去商场,准备挑一条得体的裙子,服装都是要靠自己准备的,她的那些衣服都太旧了。

        每次出去逛街,都是戚箬喊夏栀一起,这次她居然主动叫她,她都感觉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来到商场,夏栀让戚箬帮她挑,她的眼光比她要好。

        戚箬给夏栀选了一个套装,上面是白衬衫搭紫色西装小外套,下面是紫色百褶裙,白衬衫上还有个俏皮的领结,十足学院风。

        夏栀也很喜欢,但看了眼价格,这一身要八百多,她瞬间望而却步了。

        见她不舍得,戚箬劝道:“人要舍得为自己花钱,你拍广告赚那么多,又不是没这能力。”

        “可能是穷怕了,有点儿钱我就想攒着。”

        夏栀耸耸肩,说得也很无奈。

        戚箬对此没有话讲,她没经历过她的生活,无法感同身受。

        夏栀犹豫了一番,最终还是咬牙买下来了,这次是江御的新生入学典礼,作为他的女朋友,她一定要打扮得足够漂亮,给他留下难忘的回忆。

        —

        新生入学典礼的当晚,学校的大礼堂里坐满了人,江御和他的舍友孟桥也坐在下面的一个位置。

        要不是夏栀有演讲,江御根本不会过来,他向来不喜欢这种热闹的氛围,只让他觉得很吵。

        夏栀是在校领导讲完话之后上了台,她一上去,江御明显听见四周响起了议论声。

        台上的夏栀,站在话筒前,扎着利落的马尾,穿着西装外套配短裙,两腿笔直而纤细,在灯光照耀下更显得雪白无比,十分抓人眼球。

        江御看得眼热,缓缓眯起眼眸,听见四周的男生已经开始亢奋地讨论,说什么人美气质佳腿还长,他听到这些话,暗暗地攥紧拳头,想打人的冲动又涌上心头。

        夏栀已经开始演讲,清澈的嗓音如同飞在林间的百灵鸟那般,婉转动听。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亲爱老师、同学们,大家晚上好……”

        夏栀从容而淡定,如一株盛放的百合花静静地站在那里。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江御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这句诗。

        他悄悄拿出手机录像,看着手机屏幕里的他,眉间染上几分骄傲。

        夏栀演讲完从后台离开,江御离开座位,从后面的那扇侧门出去,在她从后台出去的时候,冷不防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被他吓一跳,夏栀反射性地就要甩开他的手,看到是江御才松一口气。

        “你也不和我说一声。”

        她嗔怪他一句,发现他的眼睛在往下看。

        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她心虚地并住腿,转移话题地说:“我一直在准备和调整演讲稿,都没有吃晚饭,出去找地方吃饭吧?”

        “上面穿那么多,下面穿这么少,你觉得这样搭配好看吗?”

        见他这么评价她的打扮,夏栀不高兴地皱眉,“你觉得不好看?”

        “嗯,特别丑,以后别这么穿了。”

        他严肃点头,让她先回宿舍去换衣服,再去吃饭。

        “丑?”

        捕捉到这个字眼,夏栀的眼里浮现出难以置信,“你竟然这样评价我。”

        “我也是怕你腿冷。”

        知道自己话说得过分,他接着又补充一句。

        而后立马道:“你想吃什么?

        我带你去。”

        夏栀哼了一声,快步朝前走,“不吃了,气都气饱了。”

        女孩子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呢?

        江御快步跟上去,看到她一副不想搭理他的样子,无奈解释道:“其实我是吃醋了才那么说的,你这样穿特别显气质。”

        “晚了,我的心已经被你伤透了。”

        他不禁失笑,抓住她的肩膀,将她搂进怀里,摸摸她的后脑勺。

        “原谅一个吃醋的男人吧!他不是故意的。”

        夏栀委屈地撇嘴,“我明明是为了你才打扮得这么好看,要不然谁舍得买这么贵的衣服?”

        看她委屈得不行,江御赶紧哄:“是我不对,我不该凶你。”

        “那不叫凶,那叫蓄意打击。”

        夏栀纠正他的措辞,”你知道你身为男朋友,你的评价对我而言有多么重要吗?”

        “好好好,我错了。”

        “敷衍。”

        夏栀扭头,躲开他要抓她的那只手,“我不想和你说话了,先回宿舍了。”

        江御看到夏栀倔强转身的背影,烦躁地踹了旁边的树一脚。

        老子还不是他妈·的因为吃醋才那样说!

        —

        翌日早上,夏栀从宿舍楼出来就看见她亲爱的男朋友拎着早餐站在门口等着。

        她今天穿了t恤和长裤,故意走到他的面前问了句:“这样穿不丑了吧?”

        江御本来还想问她消没消气,听她这样问他就知道还在记仇。

        他恨不能回到昨晚,给当时说那话的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你说我怎么能说长得跟仙女似的女朋友丑呢?

        我当时的脑子一定是被驴踢了,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这种情商低的人计较好不好?

        以后我再说不好听的,你直接扇我巴掌。”

        江御一边说着一边将热牛奶插上吸管递给她。

        以前认识他的那些人要是看到这一幕,恐怕会大跌眼镜,谁能想到拽得不可一世的江御也会有这么卑微的时候呢?

        江御自己也想不到,他能把一个女孩宠到这份上,他一点儿都不觉得这有损男人脸面,反而对自己的能屈能伸感到很佩服。

        夏栀昨晚是真生气了,不过躺下以后想想也觉得没什么,江御那一看就是吃了醋赌气说的,并不是真心实意。

        她并不是爱计较的人,将牛奶接过来喝了口,又还给他,“早餐我拿走了,牛奶你留着自己喝吧。”

        说完快步往前走,给他留下一个高贵的后脑勺。

        江御还有点儿拿不准,这应该是不生他的气了吧?

        —

        周末,肖则烨、林溪言和路枫他们专程飞来首都找江御,说要请他庆祝一下进入青大学习。

        有了江御这么一位学霸哥们,他们逢人就吹,感觉自己的脸上都有面。

        晚上约着去酒吧喝酒,夏栀没跟去,江御自己一个人过去了。

        他一身黑衣闯入酒吧,像是从暗夜而来的使者。

        看到他只身前来,肖则烨挪愉一句:“你媳妇儿肯放你出门了?”

        这话说得他像是妻管严一样,江御懒得理他,瞪他一眼,挑了个离他最远的位置坐下。

        林溪言倒了杯酒给江御,叹了口气说:“有件事我得跟你说一下。”

        “什么?”

        “我那个表妹,她之前不就被医生鉴定过,说大脑不正常吗?”

        “她的账我还没跟她算完呢。”

        江御想到就觉得怒火中烧。

        他这辈子还没被人那么算计过。

        “别算了,她现在也不好过。”

        林溪言头疼地按了按太阳穴,说:“出了车祸,勉强抢救回来,但头摔傻了,腿也残了,估计往后躺在床上不能动了。”

        “啧。”

        肖则烨不忍直视地皱眉,“你们说,这是不是报应啊?”

        “这也是她自找的,放着好好的千金小姐不当,非纠缠我们御哥。”

        路枫接了句。

        “行了,都别说了。”

        江御烦躁地拧起眉,“我不想聊她。”

        路枫点点头,换了个话题问他,“你跟你女朋友怎么样?

        感情还稳定吗?”

        “当然了,我们非常要好。”

        江御提起来都觉得骄傲,“自从交往,我们俩都没吵过架。”

        在他眼里,和夏栀闹的那些不愉快的插曲根本算不上是吵架。

        “之前你们俩一直异地恋,很长时间见一次,自然分外珍惜,等以后朝夕相处再看吧。”

        路枫一针见血地说,“哪有情侣不吵架的,别高兴得太早。”

        “你少乌鸦嘴,不能盼我点好?”

        江御冷冷瞪他一眼。

        路枫给自己的嘴巴做了个拉上拉链的动作,肖则烨玩味一笑道:“希望我们能有一天喝到你们俩的喜酒。”

        “那是一定。”

        江御的语气非常笃定。

        —

        十月一国庆放假七天,江御计划带夏栀去祖国的西南方向旅游一趟。

        他做了详细的计划和攻略,先乘飞机去金湾市,之后再租车自驾游。

        这是两个人真正意义上的一次旅行,夏栀也很期待。

        在旅行之前,她去买了隔离霜等化妆品,还买了几身漂亮的衣服,想着到时候要拍美美的照片。

        戚箬听到夏栀要和男朋友去旅游,羡慕极了。

        能在大学里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真是太美好的一件事儿了。

        十月一当天,江御带着夏栀准时出发,四个小时的航程抵达金湾市。

        从机场出来,租车公司便将江御租的车给他送来,夏栀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拿的驾照,因为每次看他都是骑摩托车,没见他开过车。

        江御说他一成年就去考驾照了,那个时候还没认识她。

        夏栀很纳闷,他明明才比自己大几个月的,怎么还提前成年了呢?

        江御无语地弹下她的额头,“你也太不关注我了,开过那么多次房,都没发现我身份证上的年龄要大一岁吗?”

        夏栀听他这么说,跳起来想捂住他的嘴巴。

        干嘛在公共场合把“开房”这样的字眼说得那么大声啊?

        这种事情也只有江御能干得出来。

        两个人上车,江御系上安全带,熟练地挂上档,发动引擎。

        夏栀看他游刃有余的样子,觉得他应该很有经验的,可想想他又没怎么开车上路过,心里还是有些忐忑。

        “我们不着急的,你等下慢点开。”

        她不放心地交代他。

        江御噙起唇,自信一笑道:“放心,哥哥开车技术很稳。”

        “………”每次都是话里有话。

        夏栀扭头看向窗外,故意不看他了。

        江御开车来到酒店,他打开后备箱拿下行李,一个人扛起两个大行李箱,飞快地上了楼梯。

        夏栀想帮忙拿个小的,他却不让,这些方面,江御的确是个挺man的男人。

        办理好入住,两个人进了房间,一推开门就是扇落地窗,窗外是连绵起伏的青山,一眼望去格外壮观。

        夏栀惊喜地来到窗前,看见青山的山顶上飘着白雾,好像仙境一般,使人的心情也变得分外辽阔。

        她在欣赏风景,江御却在后面抱住了她。

        “想不想去爬山?”

        他贴在她的耳边轻声问。

        夏栀毫不犹豫地点头,“我们就去那个山上转一圈怎么样?

        估计天黑之前就回来了。”

        “嗯。”

        江御自然是尊重她的决定。

        一拍即合后,两人便准备出发。

        夏栀拿出自己的小背包,装了充电器、充电宝、水、零食、手帕纸等好多零碎东西。

        江御耐心地等着她,心想女生就是要比男生心细得多,他就想不到要带这些东西。

        夏栀装完后拎起包,发现沉甸甸的,不过没关系,反正不是她背。

        将自己可爱的垂耳兔包包递给江御,他上下打量一番,认命地接过去,背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走吧。”

        两人一前一后地出门,去了酒店后面的那座山,这是个当地比较有名的景区,江御在网上订票的时候,看见评论区的人都说这地方求子很灵,他故意将评论给夏栀看了眼,她瞬间脸红了。

        “你说咱们俩要不要试试到底灵不灵?”

        夏栀推他一把,“说什么呢?

        我才大二好不好?”

        “又没说现在,你急什么?”

        每次都以逗她为乐,夏栀生气地哼了声,“我不理你了。”

        她转身快步走进景区,直接拿出身份证就可以验票。

        对于夏栀来说,爬山是个挺大的挑战,因为她的运动细胞并不发达。

        往上攀登了大约十几米,夏栀累得心慌,赶紧找座位先坐下休息。

        她对江御招了招手,说:“把水给我。”

        “这才爬了多点你就要喝水?

        小心等下想上厕所找不到。”

        “我喝的水肯定转化成汗排出去了好不好?”

        “行,你说得都有道理。”

        夏栀把水还给他,继续往上爬。

        江御不疾不徐地跟上去,把水放回包里。

        这座山不算太高,但不坐缆车爬的话也得三四个小时才能登顶,夏栀一口气爬了半个小时,两腿都开始发软。

        她停下来,将外面穿的黑色开衫脱下来系在腰间,之后找了个长椅坐下,静静打量起四周。

        十月份的天,气温已经低了许多,林间很安静,传出来一丝寒意,她无声地抱住胳膊,仰头去看头顶的那棵竹子。

        “怎么把外套脱了?”

        江御不理解地问,“流了那么多汗,突然冷下来,很容易感冒。”

        他不由分说又帮她穿好,见她累得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立刻在她面前半蹲下来,“我背你上去。”

        “别了,会把你累坏的。”

        “放心,晚上照样能来七个回合。”

        夏栀又好气又好笑,乖乖趴到他的背上,“你什么时候能正经点啊?”

        “在我女朋友面前还正经?

        我又不是呆子。”

        江御稳稳托起她,大步流星往前走。

        夏栀还很怕被人看到,感觉不太好意思,把脸埋入了他的颈肩处。

        江御的背很宽阔,给她一种踏实的安全感,被他背着时,好像有再大的风雨都不害怕了。

        走了好多层台阶后,夏栀发现江御的两鬓都流汗了,她赶紧给他擦了擦,让他把她放下来,说她已经恢复体力了。

        “没事儿,我不累。”

        江御想趁此机会在夏栀的面前展示一下男性雄风,他仍是没有放她下来,一个劲地往上爬。

        旁边路过一对小情侣,女生无比羡慕地对她男朋友说:“你看人家怎么当男朋友的,多疼自己的女朋友啊!”

        “你要是让我背,我也能背。”

        “算了吧,我可没有那么矫情。”

        女孩的这句话传进了夏栀的耳朵里,瞬间令她羞愧难当。

        她推了推江御的肩膀,央求他快点放她下来。

        “你没听到别人都说我矫情吗?”

        “我们又不是为别人而活的,为什么要在意其他人的看法?”

        “我做不到像你那样坦然。”

        “那就逼自己从现在开始做到。”

        江御说这话的语气像个长辈,“人开心的重要前提就是别太在意别人的眼光,只为自己而活。”

        “说得好像很容易,但能做到的有几个?”

        说完,夏栀问他,“你不是也很在意别人怎么看你吗?”

        “我只在意你怎么看我,其他人对我来说不重要。”

        江御说完这话,突然顿住脚步,大声说了句:“我自己的女朋友想怎么宠就怎么宠,关别人屁事。”

        那对情侣就跟在他们的后面,江御的这句话很显然是说给那女生听的。

        夏栀做不到像他这样,尴尬症一瞬间都要犯了。

        —

        终于爬到山顶,江御放下夏栀时,已经累出一身的汗。

        夏栀拿出手帕纸给他擦汗,满脸写着感动。

        江御拧眉望着她,突然蹦出一句:“跟你说过好几次了,不要对你稍微好点就那么感动,背你上山这是我当男朋友该做的事情,是我的义务懂吗?”

        夏栀点点头,将手帕纸团成团捏在手心里,“我大概是太缺爱了,没怎么享受过别人对我的好,所以才觉得特别来之不易。”

        “你以前缺的爱,老子都会给你补上!往后不要再妄自菲薄,有我江御一个人的爱,抵得上全世界给你的爱,知道吗?”

        他的语气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在他心里,她是多么优秀的女孩,她值得这世上最好的一切,哪怕是要星星要月亮,他也要想尽办法来满足她。

        这些都是他心甘情愿为她做的,他不需要她因为他付出的一点就感动得一塌糊涂。

        夏栀听到江御说那些话,忍不住扑进他的怀里紧紧抱住了他。

        “我终于知道以前的我为什么没怎么得到过爱了。”

        “嗯?”

        “因为你太爱我了,所以上天才要平衡点啊!不然的话我也太幸福了吧。”

        “你要这么想也可以。”

        江御抚摸着她柔软的秀发,目光之中充满肯定,“总之我希望你能做高高在上的公主,无需讨好谁,也别太在意谁。”

        “好,我会努力改变自己的。”

        夏栀知道从小深入到她骨髓里的东西不太可能是一朝一夕就改变的,她必须要从日常生活中的点滴去改变自己的思想。

        江御目光灼灼地看着她,缓缓抬手,抚摸上她的脸颊。

        山间的微风徐徐吹来,夹杂着湿润的气息,抚平悸动。

        低头,他轻轻吻上她的唇,在唇齿相依之间溢出一句:

        “在我眼里,你永远是最好的。”

        【正文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