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赤焰在线阅读 - 第41章

第41章

        第41章

        十二点整,    准时开饭。

        小餐桌上摆满了菜,一眼望去数不清有多少道,    总之香味扑鼻就对了。

        江御落座,    柳思然递给他一双筷子。

        “阿姨,辛苦了。”

        出于礼貌,江御难得矫情地说了句。

        “没事儿。”

        柳思然在他对面坐下,    夏栀坐到了江御的旁边。

        “别客气,    多吃点。”

        柳思然招呼了句,示意夏栀给江御夹菜。

        夏栀给江御夹了她红烧的排骨,    江御很有分寸,    用眼神暗示她也给她妈妈夹一块。

        要不是他提醒,    夏栀都没意识到这一点。

        她夹了块放进她妈妈的盘子里,    柳思然笑了笑,    “这是我自己家,    我难道还客气不成?

        你们吃就是了。”

        江御看到她的笑容,心头莫名闪过一抹异样。

        他记得最初见到夏栀妈妈时,她对他是充满了憎恶的,    那次在医院也是不愿搭理他,    怎么一眨眼就变了呢?

        压下别扭的感觉,    江御默默吃菜,    他好长时间以前就想再尝尝夏栀做的菜,    吃过那么多美食,都不如她的手艺。

        夏栀看到江御一直在夹那道酸辣土豆丝,    小声问他:“你怎么不吃别的啊?

        不合胃口吗?”

        “当然不是。”

        他只是觉得好不容易能吃到她亲手做的菜,    舍不得把肚子的空留给别的。

        夏栀剥了只虾放到他的盘子里,    还给他拆了螃蟹,将蟹黄留给他。

        被她这样照顾,    江御有点儿不好意思。

        毕竟她的妈妈就坐在对面。

        柳思然将夏栀的一举一动全看在眼里,她心中暗暗地叹了口气,心想她女儿真是被江御给吃得死死的。

        夏栀才不管她妈妈怎么看,她就是想对江御好。

        一顿饭吃得格外安静,江御今天是真吃了不少,格外得撑。

        他第一次过来也不宜久留,吃完饭没多久便提出要离开了。

        夏栀自然要送他出去,江御从楼道出去后,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下来。

        “阿姨今天对我的态度还挺好的,让我有点儿受宠若惊。”

        夏栀抓住他的手臂,拉着他停下来,“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我也是有点儿别扭。”

        江御很清楚,一个人的看法不会轻易改变,难道只是因为他考上青大就对他另眼相看了?

        恐怕不是吧。

        “你等下要回酒店吗?”

        夏栀换了个问题问他。

        “嗯。”

        江御的嘴角扯出一丝暧昧的笑,“你要跟我一起回吗?”

        “我……”

        夏栀目光闪躲着,“还是等晚上再见面吧。”

        他们两个人也不能时时刻刻都腻在一起啊!

        “那好吧,我正好去找我之前的教练,他说有空约着见一面的。”

        “好,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知道。”

        江御摸摸她的头,转身挥手,“走了。”

        夏栀看着他的背影,脸上不自觉浮现着微笑。

        看着他走出小区门口,直到背影完全消失,夏栀才转身回去。

        她进到家里,柳思然已经将家里收拾干净,坐在沙发上休息了。

        她是个很爱干净的女人,在家务活这方面是没话说。

        夏栀喊了她一声,接着就要回房间去,可她却突然叫住了她。

        “淼淼,我有话跟你说。”

        脚步一顿,夏栀的眼中闪过一抹黯淡。

        她妈妈还没有说什么,她便感到自己的不安仿佛被证实。

        “淼淼,过来坐。”

        柳思然见夏栀站在那儿不动,又喊了她一声。

        夏栀犹豫地坐到她旁边,问:“你是又有什么事儿要对我说吗?”

        “嗯。”

        柳思然低头看着自己的手,白皙却皴得起皱了。

        “你之前不是一直怪妈妈不告诉你,我那次发生了什么事吗?

        妈妈犹豫再三还是觉得要和你说一声。”

        “哦。”

        夏栀低低应了声,瞬间做好心理准备,“你说吧。”

        “妈妈在工作的那个工厂里认识了一位叔叔,他是我们部门的管事,他对我很好,我们俩彼此之间暗生了情愫。”

        “你不用和我说你们相爱的过程,直接说结果。”

        “这个叔叔的妈妈之前生病了,需要用很多钱,他分别以自己和我的名字借了高利贷,前些天,我们实在拿不出钱去还了,惹怒了高利贷,他们发誓要再还不上钱,就把那个叔叔的一根手指剁掉,我害怕会连累你,赶紧和他一起逃去了厦城等地,让你先去学校避一阵子。”

        “是这样吗?

        没别的瞒着我了?”

        夏栀总觉得她还有什么地方没说,索性直接问了    :“那个叔叔他是不是有妇之夫?”

        柳思然目光一滞,久久不语,显然是默认了。

        “我替你把后面的话说完吧。”

        夏栀基本上已经猜到了,“你想和那个叔叔结婚对不对?

        他为了你离婚了?”

        “我……我是有这个打算。”

        柳思然艰难启齿。

        夏栀冷笑了声,“难怪你之前经常一夜不回家,骗我说上夜班,敢情都是和那个男人鬼混去了?”

        哦,原来她就是个被蒙在鼓里的傻瓜啊。

        柳思然沉默良久,低声说了“对不起”。

        “你干嘛要向我道歉?

        每个人都有为她的人生做主的权利。”

        夏栀缓缓吐出一口气,勉强露出微笑,“我能接受,挺好的。”

        柳思然小心翼翼打量着她,努力掩饰表情中的欣喜,试探性问:“你真的能接受?

        不会怪妈妈吗?”

        “当然不会。”

        夏栀回答得异常果断,“我们都是成年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柳思然听她像是话里有话,但她眼下顾不了那么多了。

        “你那个叔叔他准备在厦城定居,我们结婚后,你就随我一起搬过去。”

        “再说吧。”

        夏栀目前没心情讨论这个,她暂时还做不到让自己那么快融入另一个家庭里。

        —

        夜晚,华灯初上,街头巷尾一片繁华热闹的景象。

        江御从出租车上下来便看见路灯下的那一抹倩影,她穿着无袖的白色长裙,两手抱着胳膊,像是被像蚊子叮到了,拧着眉,不停地在抓。

        他快步朝她走过去,来到她面前,正要伸手抱她,她已经先他一步扑进了他的怀里。

        “江御……”

        从她颤抖的语气里,他一下便听出了不对劲,连忙问她怎么了。

        明明下午分开的时候还好好的。

        “我是真的要没有家了。”

        夏栀喃喃道,脸颊贴在他胸膛,缓缓闭上眼睛,“我爸再婚了,现在我妈也要结婚了。”

        江御目光一滞,没怎么犹豫地立刻说:“别怕,我给你一个家。”

        夏栀诧异地仰头看向他,灯光下,江御俊逸不凡的脸像是被打上了一层影影绰绰的光,辨认不清。

        “我先在校外租一间房子,你搬过来和我一起住,等以后我们俩毕了业,有条件了就买房子。”

        江御说完,不自然地解释:“我本来就有这样的想法,怕被你拒绝就没说。”

        夏栀的眼睛微微睁大,睫毛眨了眨,沉默半晌说:“我不想这样,婚前同居本来就没办法接受,更何况还在上学。”

        “为什么无法接受?

        信不过我?”

        “因为我怕同居生活会把我们对彼此的耐心和热情全都消耗光了,即使你向我承诺说不会那样,我也不敢去赌,因为未来还没发生的事情谁都不知道会如何。”

        江御听她说完,陷入沉默。

        不可否认,她说的那些是很无奈的现实,两人还在青春年少的时期,会很容易冲动,而琐碎的事情最容易消磨感情。

        “江御,家的感觉并不一定要房子才能给。”

        夏栀抓住他的手,期待地看着他,“我只要你能陪在我身边就好了。”

        “可是我……”

        江御是真的心疼她,望着她泫然欲泣的样子,他心如刀绞!

        命运怎么折磨他都可以,为什么要对他爱的女孩下狠手呢?

        她明明那么善良,那么努力,干嘛还要一次又一次地打击她?

        夏栀仰起头看向他,又恢复了往日笑意盈盈的样子,“我就是当下有点儿难过,跟你说完就好很多了,感谢你当我坏情绪的垃圾桶。”

        “不用在我面前强颜欢笑,老子看你这样更难受。”

        江御重重捏下她的脸,“走,带你去喝酒。”

        “嗯?”

        夏栀有些诧异,“你不是不让我喝酒的吗?”

        “今天例外。”

        江御的胳膊搭上她的肩膀,将她一把搂进怀里,“反正你和我在一起,喝醉了也没关系。”

        “嘁,谁知道你会不会趁人之危?”

        “我要是想危早就危了,还用得着等你喝醉?”

        “………”不可否认,他说得很有道理。

        两个人去到一家小餐馆里,点了几道菜,要了几瓶酒。

        江御给夏栀倒了一杯,让她慢慢喝,别太急,不然容易上头。

        夏栀轻抿一小口,对于辛辣苦涩的口感还是没法适应。

        她皱眉喝进去,不太理解地问:“怎么会有人喜欢喝酒呢?

        这么难喝的东西。”

        “习惯了它的存在就戒不掉了,就像你对我而言。”

        江御淡淡地说着,眼里有深情,“我也没想过会对一个人产生那么深的依赖。”

        “你还会依赖我吗?

        我以为只有女生会这样。”

        “当然。”

        江御点头,“老子一会儿见不到你就觉得浑身没劲。”

        夏栀强忍住笑,嗔他一眼,“就知道说好听的。”

        “这是实话。”

        江御仰头把酒喝进去,夹了块肉递到她的嘴边,“你放心,我会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

        话题突然跳跃,夏栀愣了一下,而后笑道:“白可以,胖就算了。”

        “胖点有手感,抱起来舒服。”

        江御眼神暧昧至极,那话显然不仅仅只是这个意思。

        —

        两天后,夏栀陪江御去青大进行新生报道。

        这对高颜值的情侣一踏入人群熙攘的校园就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有的都陷入了呆滞,不敢相信还有如此神仙的颜值。

        江御所分配的男生宿舍距离夏栀的女生宿舍楼并不远,隔了一条街,他上去放行李时,夏栀在旁边的奶茶店等他。

        买了一杯蜜桃乌龙茶,夏栀咬着吸管,静静地喝着,忽然在手机的微博软件上刷到自己和江御的照片,不由一愣。

        照片拍的时候她和江御正站在学校的香樟树下,阳光从枝叶的缝隙里穿过,洒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投下一地斑驳的光圈,他们就站在光圈里,江御在为她整理头发。

        从侧面的角度看过去,江御是那样温柔,像夏日里的一抹清风,带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凉爽。

        明明是偷拍,却有一种写真的感觉。

        原来这是一条同城微博,这位博主在不久前偷拍了她和江御,上传后配文道:

        【我宣布这是青大有史以来颜值最高的情侣,先磕为敬。

        】

        下面已经有好多条评论,有的说自己也遇到了,有的说这是颜值的最高配置,还有不相信的觉得是p图了,认为本人没那么好看。

        夏栀笑着将照片保存下来,还给这条微博点了个赞,不多时,身后忽然响起低沉的声音。

        “看什么笑成这样?”

        刚才从窗户外面他就看到她一直在笑。

        夏栀转头看向江御,将照片给他看,江御嫌弃地皱眉,“这把我拍得也太没气质了。”

        “好多人都夸好看呢,你还不满意。”

        “没拍出本人十分之一的感觉,哪里好看?”

        江御轻嗤了声,“你说我是不是该告这个人侵犯了我们的肖像权?”

        “别了吧,人家又不是骂我们的。”

        江御将手机还她,顺手拿起她的蜜桃乌龙茶喝了口,微微皱眉:“好苦。”

        “你就事儿多。”

        夏栀起身挽上他的胳膊,“怎么出来得这么快?”

        “怕你等急了。”

        两个人一边聊天一边往外走。

        八月底的首都还是很炎热,烈日当空照,晒得人眼睛都睁不开。

        夏栀想到她去年军训的时候,那个时候江御还在拘留,她开学的前一个月都过得浑浑噩噩,像丢了魂一样。

        将那段日子的感受讲给江御听,他听后,沉默了数秒,说:“那个时候我已经做好了要坐牢的准备,也想永远都不要理你,不和你有牵扯,怕你真和我好上,别人要议论你,给你的人生添上不光彩的一笔,结果没想到最后还是没把持住。”

        “为什么没把持住呢?”

        夏栀想让他说他太爱她了这样的话,谁知道他竟来了句:“还不是因为你追我追得太猛了。”

        她无语地掐他胳膊一下,“乱讲,我明明都不理你了好吗?”

        江御失笑着抱住她,“你都不知道你不理我了,让我有多害怕。”

        “人总是失去才知道珍惜。”

        夏栀趁机警告他,“再像以前那样对我拽,真就再也不理你了。”

        “嗯,知道了。”

        江御很听话地答应下来。

        在夏栀的面前,做一只忠犬也无所谓。

        只要她高兴,怎么样都好。

        翌日军训,江御五点多就起了床,和舍友一起去操场集合。

        短短半天时间,他和夏栀被偷拍的合照已经在青大火了起来,连他的这位舍友都知道他有个仙女长相的女朋友。

        当然了,这个也羡慕不来,毕竟江御他也长得很帅。

        来到操场,教官先将他们的手机给收上去,江御匆忙拿出来,给夏栀发了句:

        【开始军训了。

        】

        他将手机交上去,教官打量他一眼,夸赞:“小伙子长得挺帅。”

        “谢谢。”

        江御低沉的嗓音满是磁性,眉宇间一片桀骜不驯的凛然。

        他抬头看向晨光初乍的蔚蓝天空,唇角微微勾起,胸口处一片豁达的坦然。

        从现在开始,他要过崭新的生活,成为更好的江御,去守护他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