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赤焰在线阅读 - 第40章

第40章

        第40章

        时间转眼来到八月中旬,    夏栀小腿的伤彻底好了,她与广告公司那边约好时间,    最近几天过去拍广告。

        广告拍摄地依旧是在津城,    江御陪夏栀一同前往。

        这次去,夏栀比上次更有底气,大概是因为有江御陪着她。

        有的人存在就是一种安心,    他根本无需做什么,    都能让人感觉踏实。

        两人提前一天抵达津城,到机场时恰好是日落黄昏时分。

        江御提前预订了海边的民宿房,    他们乘坐出租车前往时,    两边美丽的风景像是电影里的画面从眼前一帧一帧地闪过。

        黄昏的海洋非常平静,    远远看去一片是金色的辉煌,    神秘而美丽。

        夕阳西下,    天空还燃烧着一片绚丽的晚霞。

        在夕阳的照射下,    海面波光粼粼,像撒了细碎的钻石,流光溢彩。

        更远处,    海鸥挥舞着翅膀,    不停地盘旋于海面,    翅膀仿佛擦过橘色的晚霞。

        夏栀兴奋地拿出手机拍照,    扭头对江御说:“这好像是我们俩第一次出来玩。”

        江御皱下眉,    这应该不算正式的旅游吧?

        他突然觉得自己挺失败的,居然都没想到带她出去旅游一次。

        “你最想去哪儿玩?”

        他趁此机会询问夏栀。

        夏栀想了想,    说:“我想去欧洲,    很小的时候在书上看到过,    感觉好遥远,那个时候就特别憧憬,    有朝一日能环游欧洲。”

        江御将她的话牢牢记在心里,她的梦想他一定要带她实现。

        有了所爱之人,努力都变得很有意义。

        出租车在民宿前面停下,夏栀下车后看见的是一栋蓝白色外墙的别墅建筑。

        在它的外墙画了许多涂鸦,绿色的藤蔓蜿蜒着向上爬,上面还缀了粉色的牵牛花。

        夏栀拉着江御过去合影,她也不爱发朋友圈秀恩爱,只是想记录下和他相处的点点滴滴。

        江御以前从不自拍的,表情管理不是很好,每次拍照,夏栀都会无奈地呼喊——

        “江御,你能不能不要皱眉头?”

        他听到这句,才将下意识蹙起的眉头缓缓舒展开来,努力让它变得平直。

        看到他被迫营业的样子,夏栀总会忍不住失笑。

        拍了几张照片,两人去民宿办理入住,等收拾和归置完行李,出来时已经是华灯初上了。

        他们沿着海边去觅食,旁边不远处有条美食街,全部都是海鲜大排档。

        江御明显有发现,夏栀跟他在一起后变得越来越活泼了,比如现在走路的时候,她很爱摇晃他的手,时不时还抱着他的胳膊,和他讨论一会儿吃什么。

        以前的夏栀不这样,她很收敛自己的情绪,做什么都一板一眼,给人透露出一种超出年龄的成熟感。

        两个人不知不觉中来到了那条美食街,随便找了家大排档。

        在店的正对面就是海,被一排路灯隔开,他们坐在海边吃着海鲜喝着酒,远离了尘世喧嚣,好不惬意悠哉。

        这样的慢节奏生活,是夏栀无比向往的。

        她情不自禁地对江御说:“我想等我们俩老了就在海边买一栋房子,没事的时候就出来散散步,最好还能养一条狗,我比较喜欢金毛。”

        这话说完,江御当头给她泼了一盆冷水,“海边住久了会得风湿性关节炎,到时候腿疼得受不了,不知道是你遛狗还是狗遛你。”

        夏栀,“………”

        大哥可真是破坏气氛的一把好手。

        江御坐下后先要了一杯扎啤,然后点了些烤生蚝之类的。

        老板转身离开,夏栀扫了眼他的肚子,“这么能喝啤酒,也不怕喝出来啤酒肚。”

        脑海中一想象他挺着小肚子的画面,夏栀瞬间觉得他男神的形象都破灭了。

        江御却很无所谓地说:“那怕什么?

        反正我已经有女朋友了,不用再为找对象的问题发愁。”

        夏栀被他的观点逗笑了,“你就这么肯定我不会嫌弃你啊?”

        “你不可能是那样的人。”

        江御接过来老板递过来的扎啤,喝了口说:“要真是的话,那只能是我看走眼了。”

        夏栀撇下嘴,“说得好像我不是颜控一样。”

        “可我的内在比外在更吸引人,你接触之后已经被我的灵魂深深吸引住了,还能离得开?”

        他的自恋逗笑了夏栀,她故意说:“万一我就是个肤浅的人呢?”

        “哦,那我也是。”

        “你讨不讨厌。”

        她挥起拳头想打他。

        江御失笑着包裹住她的小拳头,“还想家暴我?”

        夏栀鼓起两腮没说话,他仰头覆在她耳畔轻声道:“到了床上随便你打。”

        伴随着这话,一阵强烈的电流袭击了夏栀,使她从头顶麻到了脚下。

        她目光闪躲,看向远处的海面,脸颊还带着微红。

        海风吹来,都无法消除她的燥热。

        —

        饭后,两人去到海边散步。

        夏栀脱鞋拎在手里,赤着脚走在柔软的沙滩上,感觉轻松极了。

        她仰头看着海的尽头那一轮皎洁的明月,笑着对江御说:“以前我总觉得人生没什么意思,不明白人来世上走一遭的意义何在,直到遇见你,才发现原来活着这么有趣。”

        江御听她说这些话只觉得心疼,他无声地摸了摸她的头,“你和我想得一样。”

        “你看我们两个人是不是上天专门安排拯救彼此的啊?

        虽然经历不太一样,但之前的人生都充满了曲折。”

        “大概经历那些黑暗就是为了我们日后的相遇?”

        “没错。”

        夏栀与他相视而笑,抱住他的胳膊,撒娇似的在他胳膊上面蹭了蹭,“我人生最幸运的事情就是遇见你。”

        江御摸摸她的头,“你不嫌我脾气暴躁吗?”

        “你又不会莫名其妙的乱发火。”

        夏栀拧眉,又补充上一句:“其实我的脾气也不太好,就是不爱表现出来罢了。”

        “嗯,看出来了。”

        江御露出忍俊不禁的笑,“你很喜欢生闷气。”

        被他这样戳穿,夏栀还很不好意思。

        她目光闪躲着不说话了,低头看向脚面。

        两人的身后留下一排或深或浅的脚印。

        走累了,他们坐在沙滩上,并排靠在一起。

        海风很凉,吹得夏栀单薄的身体有些瑟瑟发抖,江御将她纳入怀里,哄孩子似的轻轻拍打她的肩膀。

        远处皎月如钩,像是给海面洒下一层银辉。

        夏栀转头看一眼江御,情不自禁地抬手勾住他的脖子,从他的耳朵一路往下吻,沿着他侧脸的轮廓来到下巴,最后又去到脖颈,吻他精致的锁骨。

        江御的手压抑得紧攥成拳,呼吸慢慢变得有些沉重。

        在她的手调皮地滑入他的腰间时,他猛地将她压在沙滩上。

        低头,如鹰般犀利的眼神紧锁着她的双眸,哑声质问:“我有没有说过,不许碰我的腰?”

        她明明知道他那个位置最为敏感,却还故意去触碰他的禁区。

        夏栀摇摇头,飞快地求饶,“我不敢了。”

        “晚了。”

        他低头吻住她,比她刚才的挑逗可要攻势猛多了。

        海风的清凉根本不足以缓解燥热,到最后,江御干脆一把将夏栀抱起,“回酒店。”

        夏栀窝在他的怀里,感受到他剧烈跳动的心脏,脸悄悄地红了。

        江御真的是个荷尔蒙爆棚的男生,这样的气质随他的年龄只会有增不减。

        回到酒店之后,江御将夏栀抛到柔软的沙发上,他随即倾身而下,严丝合缝堵住她的唇。

        夏栀不老实地抗争,他干脆将她的手反剪到身后,牢牢禁锢住她。

        半晌,他看着她,坏笑地问:“老子不动你,真以为是我不行?”

        “我……我没这么想。”

        “没有就好,不然我一定要好好向你证明,我到底有多行。”

        他勾下她的小鼻子,说完再次低头吻她。

        一番激烈的交战过后,两个人都大汗淋漓,江御懊恼地蹙眉,“老子都忘了开空调。”

        话落,他从夏栀的身上起来,将空调打开,然后抱起她进浴室。

        “我能忍得了最后一步,但之前的我可忍不了。”

        威胁地对她说完,他将她裙子的拉链拉开,一把扯下了她的肩带。

        夏栀之前被他种过草莓,连忙护住胸前,说:“我明天还要拍广告呢,你别乱来啊!”

        “放心,我会挑别人看不见的地方。”

        在这种暧昧的事情上,江御坏到了骨子里。

        可偏偏他坏得并不让她讨厌,还总撩得她面红心跳。

        —

        翌日。

        来到广告公司,夏栀的心情跟上次相比起来已经坦然许多,没有那么紧张和不安。

        总监带着她见了导演以及合作伙伴等,广告的拍摄方案之前已经传给她看过,直接就能开拍。

        来到拍摄地点,烈日当空,夏栀去换了学院风的制服,和她搭档的男生跟她穿的是配套的情侣装。

        估计江御看到,醋坛子又要打翻了。

        夏栀在心中暗暗地想,拿出手机偷偷看了眼,发现江御竟然问她今天在哪儿拍摄,他想过来看看。

        夏栀看到这条,连忙回复他:

        【你还是别来了,看到你,我容易紧张。

        】

        【别找借口了,是怕我吃醋吧?

        】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不费劲,一下子就能猜明白意思。

        夏栀赶紧给他发过去一条语音,“等我忙完就带你吃好吃的,乖啊!”

        旁边的合作伙伴听见,笑着问:“你哄孩子呢?”

        “男朋友。”

        夏栀笑着解释。

        这一次的拍摄总共进行了两天,拍摄强度很大,把夏栀累得够呛。

        江御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不想让她还在上学的年纪就努力拼命赚钱,但她那么要强,强行干涉只会让她觉得他不尊重她。

        夏栀之前没怎么穿过高跟鞋,这次一连穿了两天,脚后跟都磨出血泡,晚上回酒店时,江御看她的脚有点儿跛,还以为她是小腿疼了,赶紧按着她让她坐到沙发上。

        “你别紧张,我是脚磨破了。”

        夏栀讪讪然地对他解释。

        江御忍不住皱眉,恨自己的不周到。

        “我该事先给你准备好创可贴和药膏的。”

        “哎呀,我自己都没想到会磨破呢。”

        夏栀连忙安慰他。

        江御站起身,“我出去一趟。”

        他去给她买了创可贴还有药膏回来,帮她上好药以后,又给她按摩双腿。

        夏栀低头看他,从她的角度能看见他低垂的眉眼,灯光下分外柔和,让她的心也柔软得一塌糊涂。

        她看着看着就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道:“江御,我发现我好爱你呀!”

        从未听她说过如此直白的话,江御的心刹那间漏跳一拍。

        他的动作一顿,抬头时眼中浮现出光亮,弯唇戏谑地笑着问:“今天才发现?”

        “唔……”夏栀眨了眨眼睛,“当然不是,但就在刚才,发现要满得溢出来了。”

        他捏了捏她的鼻子,说:“我也是。”

        夏栀追问他,“你也是什么?”

        “爱你,很爱你。”

        听到回答,夏栀心满意足地笑了。

        —

        开学日在月底,江御该去青大报道。

        在这之前是七夕情人节,他特意早几天来了首都,陪夏栀过节。

        夏栀知道江御什么都不缺,也不确定到底给他送什么礼物才好,想来想去想到他马上就要军训,给他买了一组防晒用品。

        收到夏栀的礼物,江御有点儿想笑,他一个大男人什么时候用过这么娘炮的东西?

        不过怎么说也是女朋友的一番心意,他嘴上没说什么。

        而他给夏栀准备的礼物是一台笔记本电脑,之前听夏栀说过,她完成老师布置的课上作业都用手机,那多不方便,有电脑的话就轻松多了。

        夏栀收到他的礼物,压力有点儿重,她自己一直没舍得买,想不到江御竟然替她考虑到了。

        他这个人看着挺散漫不羁,好像什么事都不放心上,其实心挺细的。

        两个人的七夕是去西餐厅吃了牛排,之后和大多数情侣一样,又去看了场电影。

        对于夏栀来说,最美好的时光莫过于和江御待在一起,无论做什么都超有意义。

        电影看完,时间已经来到了零点,夏栀不敢再耽搁,她要是不快点回家,她妈妈肯定又要打电话来催她了。

        今晚能允许她超过十二点回去,已经是破例了。

        夏栀经常都不太懂,她妈妈对她究竟是怎样的感情,她有时会觉得她是爱她的,可她抛下她一走了之的行为又让她觉得没那么爱,但她又很关心她,面面俱到,事无巨细。

        大概是当妈妈的天生就对孩子有一种掌控欲吧。

        江御送夏栀回到她现在的住处,柳思然在五环租了房子,开学后,夏栀才搬回学校。

        两人在小区门口依依惜别,夏栀挥挥手,让江御先走,他却摇头,说要看着她进楼道再回。

        正缠绵的时候,柳思然忽然从楼道里走出来,远远地对着他们两个人说:“小江,明天中午过来吃饭吧。”

        这话很显然是只对江御说的。

        他听完之后愣住,不解地问夏栀,“你妈怎么突然让我去吃饭?”

        夏栀摇摇头,小声回答:“我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

        “那我去不去?”

        “当然要来了,你好意思拒绝吗?”

        江御一想也是,便痛快答应下来。

        “好的阿姨,我明天中午会准时到。”

        —

        翌日早上,夏栀被她妈妈叫起来去菜市场买菜,昨天晚上她忍不住问了她,怎么会突然让江御来家里吃饭,她妈妈的回答也很现实,说江御既然能凭自己的本事考上青大,说明他不是不学无术的人,应该挺靠谱的,既然这样,她就不反对他们两个人交往了。

        母女俩聊了一会儿就结束了对话,夏栀的心情也说不上来是高兴还是别的,总之松了口气吧。

        柳思然倒是挺重视江御来家里吃的第一顿饭,平常都过得紧巴巴的她今天买了鲈鱼买了虾还有螃蟹,准备做一顿大餐。

        夏栀也想在江御面前露一手,她挑了肋排骨,准备给他做道红烧排骨,还有之前他吃过的酸辣土豆丝,他说很喜欢,也要做给他吃。

        母女俩在菜市场逛了一圈就回家开始忙活,柳思然的厨艺不错,各种家常菜都不在话下。

        夏栀一边给她打下手一边拿手机跟江御聊天。

        江御说他在半路上了,马上就到。

        看到他这条回复,她的心情一瞬间开始紧张起来,胸腔里的那颗心脏“怦怦怦”直跳。

        过了半小时,门铃声忽然响起,夏栀连忙过去开门,看见江御盛装打扮站在门外,她忍不住笑出声。

        今天的他难得穿了件比较正式的白衬衫,下面配黑色长裤,向来随意的他还把衬衫下摆扎进腰里,显得成熟又得体。

        就连发型也跟平时看起来不太一样了,一看就是喷了定型剂。

        夏栀的心里都明白的,江御这样是为了显示对她的重视。

        江御的两手各拎了许多礼盒,柳思然将他迎进去,说他太客气,还买这么多东西过来。

        第一次上门,自然要重视点,江御客套地笑笑,说他也没买什么。

        柳思然的锅里还炖着鱼,让夏栀给江御倒水,在这儿招呼他,她则急匆匆回到厨房。

        夏栀上下打量着江御,赞赏地点点头,“你可以啊!够帅的。”

        江御的唇角微微勾起,“我每一天都很帅。”

        “的确。”

        夏栀很配合地说,给他倒了杯水,递到他的手里,“帅哥,请用茶。”

        江御轻抬眼帘看她,看到她唇上涂了橘色的口红,喉结蓦然一紧。

        他往厨房的方向看了眼,猝不及防抬手,勾住她的脖子,深吻了她一记。

        夏栀被吓得差点把茶洒出来,她嗔怒地瞪他一眼,“你干嘛?”

        “不觉得这样特别刺激吗?”

        “刺激你个头,我胆小。”

        夏栀皱眉,“我去做饭了,你自己在这儿待着吧。”

        “哪有你这样招呼客人的。”

        “咱俩都那么熟了,你算哪门子客人?”

        江御看她小嘴巴巴的,不由觉得好笑。

        “那行,既然我不是客人,就去厨房给你们帮忙吧。”

        “这就不用了,你还是老实待着吧。”

        夏栀连忙阻止他,“我怕你把我们家厨房给拆了。”

        “瞧不起谁呢?

        当我没做过饭?”

        “你应该只会下泡面吧。”

        “不,我还会炒鸡蛋。”

        夏栀无语又好笑,不跟他开玩笑了,转身往厨房走。

        江御跟过去,看她打开冰箱拿出了排骨。

        柳思然也正忙活,她刚炖好一条鱼放进盘子里,江御连忙说:“阿姨,不用弄那么多菜。”

        “没事,多吃点就好了,剩不下。”

        柳思然说完,让他赶紧回客厅去坐着。

        江御想去帮忙,但见厨房那么小,他硬挤也挤不进去,只好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