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赤焰在线阅读 - 第38章

第38章

        第38章

        “以前我确实对异性不太感兴趣,    所以最初遇见夏栀时,只觉得这女孩长得挺漂亮,    挺有气质,    也没想过会和她有什么可能,直到后来发现自己错了,我终究还是个凡人,    逃不了顶级美女的诱惑。”

        江御望着夏栀,    深情开口。

        他拐着弯地将她给狠狠夸了一通,表白得直接又热烈。

        当着大家的面,    夏栀不由觉得脸红,    江御怎么什么话都好意思往外说呢?

        林溪言他们几个已经听得受不了,    直摸胳膊上的鸡皮疙瘩。

        原来谈了恋爱的江御是如此得矫情,    他们算是见识到了。

        “难怪你能考上青大,    放着这么大的动力,    换成是我也能考上。”

        肖则烨抿了口酒,很不服气地说。

        江御轻抬眼帘,“你忘了考虑智商的因素了。”

        一记重锤砸在肖则烨的头顶,    他无语地抽下嘴角,    “就不能看透别说透么。”

        “就是,    谁看不出来他智商低?”

        林溪言接了句。

        肖则烨的头顶滑下三道黑线,    这帮损友!没爱了!

        路枫还算比较正经,    一直在喝酒,不参与他们的聊天,    只是忽然有人把话题引到了他的身上,    “你也别太难过了,    分就分了,下一个更好。”

        听闻,    江御眉梢诧异挑起,“你失恋了?”

        “嗯。”

        路枫淡淡地应了声,眉宇间有些愁绪。

        “谁甩的谁?”

        “和平分手吧。”

        路枫勉强勾唇,笑容有些苦涩,“当初信誓旦旦,以为会走到白头,结果谁也抵抗不了时间,突然就没感觉了,不爱了。”

        “真要不爱了,你干嘛还这么愁云惨淡的样子?

        看开点。”

        林溪言拍拍路枫的肩膀,又听他说:“是她说不爱了,那我干嘛还要勉强人家。”

        “靠!那这不就是他甩的你吗?”

        林溪言好笑地扯唇,“你说得倒是好听,还和平分手。”

        路枫瞪了他一眼,“那是重点吗?”

        夏栀听完路枫的那些话,心里突然一下觉得很难过。

        她和江御如今看起来感情要好,恨不得每天都腻歪在一起,可爱情最初开始的时候,不都是这样吗?

        新鲜期就是容易面红心跳,想掏出自己所有的热情给对方,等时间慢慢流逝,就不再那么有耐心了。

        两个原本那么相爱的人开始形同陌路,是多么心酸的一件事情。

        江御看到夏栀低头不说话,大概猜到她在想什么,他心里也有点儿慌,对于未知的事情,以前从来不怕,如今却讨厌极了这种雾里看花的感觉。

        他在桌下无声握住夏栀的手,她错愕地看向他,感受到他在她的掌心里轻划,不知道写了什么。

        夏栀用力反握住他的手,不管他们两个人以后会不会分手,起码现在用尽全力去相爱的人她要拼命珍惜。

        “不说这些情情爱爱的了,烦人。”

        林溪言把话题带回正规,想到一件事,开口问江御,“御哥,你多久没参加比赛了?”

        以前,江御最爱骑摩托车,各种大大小小的比赛也参加了许多,可自从他立志要考大学开始,就再也没有参加过了。

        江御如今也不是很感兴趣,不过他挺想带夏栀过一次瘾,毕竟他的摩托车后座从来没有过女生,以前看人家带女朋友参赛,他还挺不屑一顾,如今也想试试那是什么感觉。

        “什么时候有比赛?”

        “好像下周锦源公路那边有一场,你要参加的话,我去跟人家主办人说一说,人家肯定会觉得蓬荜生辉。”

        “参加,但是我要带女朋友。”

        江御懒洋洋开口,语气颇有几分得意。

        “行,你带就带吧!”

        林溪言一脸无奈地看着他。

        可算有个女朋友了,张口闭口都是她。

        吃吃喝喝到了九点多,快结束的时候,顾攸琳问夏栀,“你要不要趁这个暑假学车啊?

        家里人催我考驾照,我想找个伴。”

        顾攸琳说得夏栀十分心动,她确实早有想要学车的想法,只不过考虑到自己的现状,觉得还是先赚钱比较重要,不然学了车也没车,等以后买了车又不会开了。

        思虑片刻,夏栀拒绝了顾攸琳,她失落地耸了耸肩,应了声“好吧”。

        夏栀跟着江御离开,他们两个人径直去了酒店。

        江御这回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做戏了,直接要了一个大床房。

        一进门,灯都还没开,他就像野兽一般将夏栀抵在墙上啃·咬。

        他的胸膛硬邦邦的都是肌肉,摩擦着夏栀的柔·软,激起她一身的电流,她感觉很不舒服,朝后推了推他。

        江御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过她,抱起她,让她盘在自己的腰上,插上房卡开了灯,抱着她去到飘窗前。

        他将她放在飘窗之上,捏住她的下巴又开始深吻。

        两个人的唇齿间弥漫了熟悉的味道,一吻就会让人心颤。

        夏栀仰头迎合着他,优美的天鹅颈线条流畅,在窗外忽明忽暗的灯光照耀下宛如被打上一帧一帧跳动的流光。

        她喜欢被江御亲吻的感觉,被纳入在他的怀中有一种被完全占有的感觉。

        萦绕在鼻尖的那是她最爱的味道,烙印在她的舌尖,烙印在每一处。

        恋爱中甜蜜的粉色泡泡飘散在空气中,气温在慢慢地升腾……

        江御吻得有些失控,逼不得已强行放开了她。

        “我去洗澡。”

        他的嗓音里染了几分□□,压抑着放开她,转身去往洗手间。

        看到他清瘦却颀长高大的背影,夏栀害羞地捂住脸,心跳“怦怦怦”有些失控。

        江御洗完澡出来时,夏栀正在看电视。

        不经意转头,她望见站在玄关走廊处的他。

        他只在腰间松松垮垮地围了条浴巾,廊灯暗色的光芒洒下来,给肌肉镀了层浅淡的金色,完美的身材显露无疑。

        黑色的头发还在朝下滴着水,滴在上半身那精状的腹肌上,整整六块,两条修长的腿,匀称而笔挺。

        随着他走路的动作,雄性荷尔蒙的因子不停地在空气中挥发。

        夏栀早已经找好自己的衣服,见他出来,逃也似的往洗手间的方向走。

        “我……我也去洗澡了。”

        经过江御身旁时,她匆匆扔下这句。

        江御想伸手抓住她的胳膊,最终还是作罢。

        算了,还是先不要逗她了。

        夏栀磨磨蹭蹭快一个小时才出来,洗澡的时候,她一直在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唯恐待会儿出来,江御像一匹饿狼。

        她偷偷瞄一眼床上,发现江御已经躺下了,他扯掉了浴巾,身上只穿了黑色的内裤,单手枕在脑后,简直性感得要命。

        夏栀犹豫地走到床边,还未开口说什么,他已经一把将她扯过去,紧紧搂在了怀里。

        她反射性地抬起手抵在他的胸膛上想要抗议,然而一触碰到他硬实的肌肉却又像抓到了烫手山芋那般。

        “别怕,我只是想搂着你睡觉。”

        她的心紧张得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却听见他如此温柔的一句。

        轻而缓的声调,如一缕春风徐徐地从耳畔拂过。

        躺在他的臂弯里,夏栀莫名感受到一种岁月静好的沉淀感,还有来自于他肺腑的体贴和关爱。

        “就只是……睡觉?”

        她不太敢相信地确认,怕他们男生说这种话只是在哄她们女孩子。

        江御的喉咙里溢出来一声低笑,“听起来你还很失望?”

        “当然没有。”

        她立刻否认,拉过来被子蒙在自己的头顶。

        “赶紧睡吧,我今天确实有点儿困了。”

        说完她立刻闭上眼睛,假装打了个哈欠。

        看到她自欺欺人的举动,江御不由失笑。

        每一次她害羞的模样都让他忍不住欺负,还是这么不经逗呢。

        夏栀紧张得睫毛一眨一眨,呼吸都不敢用力,她偷偷睁开半只眼睛偷看江御,他正目光灼灼地凝视着她,目光炽热。

        那颤抖的睫毛宛如蝴蝶羽翼,像是扇在他的心尖上。

        皮肤又白又通透,在台灯暖色的光芒下,像剥了皮的鸡蛋。

        江御心里痒痒的,凑上去想讨个吻,可还没靠近,脸就被夏栀用手一挡。

        她看似在闭着眼睛,其实一直在暗中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可惜了,竟然没亲成功。

        江御懊恼皱眉,低语:“都是我女朋友了,还不给亲。”

        “你不是说睡觉的吗?”

        夏栀嘟哝着同他理论。

        “那是晚安吻不行?”

        “不行。”

        夏栀义正辞严地拒绝,“谁知道你会不会亲着亲着就干别的事情了?”

        江御听得好笑,眼中溢出浓浓的笑意。

        他捏了捏她的小脸,“你啊你,真的是让我毫无办法。”

        夏栀的唇角勾起笑,像小猫似的往他的怀里蹭了蹭,找了个最舒服的位置。

        这个举动瞬间暖化了他的心,被依赖的感觉让他很有成就感。

        “睡吧。”

        江御本来也没打算对她做什么,除非真的忍不住了,不然他不想那么早就碰她。

        因为他很清楚那对一个女孩来说意味着什么,越是深爱,越不舍得。

        夏栀应了声,忽然又想起来什么,抬起头问他:“你真要去参加赛车比赛?”

        “嗯。”

        江御凝视着她的眼睛,“不想让我去?”

        “当然不想,赛车那么危险。”

        “我知道,这次就是带你感受一下,看我以前都在做什么,想带你体会一下我的曾经。”

        “原来是这样。”

        夏栀接着问他,“那你以后是不是都不打算玩了?”

        “你不想让我玩,那我干嘛要惹你不开心?”

        “可别,我不想搞得不尊重你,想不想玩你自己选择,不要显得是我逼得你。”

        听夏栀求生欲满满的话,江御的眼底掠过一抹戏谑,故意问她,“那我还想继续玩,你会不会不开心?”

        “不开心是一定的。”

        夏栀说完,赶紧补充,“不过人还是自己的感觉最为重要,不必顾及我。”

        江御越听越好笑了,“真不生气?”

        “没必要。

        夏栀模棱两可应了声,眨巴下眼睛,“我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你可以对我小气的,没关系。”

        江御宠溺地说:“我就是收纳你坏情绪的垃圾桶。”

        “这是女朋友的特权吗?”

        “当然。”

        莞尔一笑,夏栀蹭了蹭他的下巴,重新闭上眼睛,“今晚我可以做甜甜的梦了。”

        那话说完,没一会儿就传来均匀的呼吸声,看样子是真的困了。

        低头看着怀里小丫头沉睡的面容,他用手轻轻地将她头发撩到一边。

        “晚安。”

        江御勾起唇一笑说。

        搂着她像是拥有了全世界的感觉,他的内心从来没有这么踏实和满足过,外面给他带来的那些伤害突然间就算不上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