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赤焰在线阅读 - 第37章

第37章

        第37章

        突然,    江御玩味的声音又变得严肃起来,说要告诉她一件事。

        他如此郑重而认真地说,    让夏栀的心不由变得忐忑,    直觉告诉她,他要说的,一定是特别重要的事情。

        “今天在宴会上,    我被林可彤陷害了,    她在我酒里下了药,喝完那杯酒我就开始头晕………”

        江御详细地告诉了夏栀事情经过,    她听到时,    心脏紧张得都提到嗓子眼里。

        她在听到前面时,    差点以为江御是要失身了,    直到最后听他说:“我和她什么都没有发生,    她却对别人说我非礼她,    你说这可不可笑。”

        “确实是挺可笑的。”

        夏栀附和着他说。

        江御停顿了下,继续问:“你相信我是被陷害的吗?”

        “当然信了。”

        夏栀回答得毫不犹豫,“她对你死缠烂打追你,    你都懒得理她,    要是想非礼她,    还非挑那时候?”

        “看来你的思维还是挺清晰的。”

        “别说我了,    你赶紧说说你准备怎么解决?

        总不能任由她污蔑你吧?”

        “当然不可能。”

        江御立刻否认,    说他已经想好了解决的办法。

        夏栀在那头叹了口气,“看来长得帅也是挺危险的一件事儿,    容易招烂桃花。”

        “这次是我放松警惕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会在自己的地盘上遭人暗算。

        和夏栀简单地聊了几句,    江御挂断电话,    接着打给自己认识的一个人。

        就算是掘地三尺,他也要将宴会上的那位侍者找出来,    他当时有注意到,他的侧脸上有一颗痣,有这样一个特征再加上管家那边的资料,找个人应该不难。

        —

        用了三天时间,江御终于在隔壁城市发现了那位侍者的下落,他也是怕被他找到,搭顺风车离开的温城。

        找到他以后,江御简单地吓唬几句,他就全招了。

        林可彤也没给他太多好处,就给了五万块,让他把她手里那杯酒端给江御。

        江御将他所说的录音,之后找了专业的律师,以诽谤污蔑罪起诉林可彤。

        林家收到诉状,都不敢相信,江御竟然把这事儿闹到了法庭,看来是掌握了证据。

        没过多久,他们又收到了一支录音笔,里边完全交代了林可彤的“犯罪”事实。

        林可彤作为被告人,在第一时间飞到了国外,林家人找到江老爷子,向他道歉,说这一切都是误会。

        江老爷子拒绝接受,哼了声道:“我孙子的名声都被你们坏掉了,一句对不起管什么用?

        你们该拿的精神损失费什么的,一点儿都不能少。”

        虽然他们江家不缺这点钱,但江老爷子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他好好一个宴会都被搞破坏掉了,令他颜面扫地,这是一句对不起能赎回的吗?

        江御并没有过多的心思去和林家人纠缠,夏栀刚刚放暑假,他考虑到她的行动不便,准备去接她来温城。

        七月天的首都,燥热无比,空气里似乎有热浪翻涌,太阳炙烤着大地,都要融化了似的。

        江御进去青大,来到女生宿舍楼下,给夏栀拨了电话。

        不多时,夏栀和戚箬一起从宿舍楼里出来,戚箬帮夏栀拿着行李。

        立刻上前,江御帮忙接过来,对戚箬说了一声:“谢谢。”

        戚箬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举手之劳。”

        江御带夏栀去乘坐飞机,他订了头等舱,想让夏栀舒服一点。

        飞机缓缓启动,夏栀的耳朵渐渐出现不适。

        江御提前备好耳塞,给她塞进去,堵住了她的耳朵。

        过了一会儿,那种不适感渐渐消失了。

        夏栀闭眼靠在江御的肩膀上,喃喃对他说:“昨晚我做了一个特别不好的梦。”

        “嗯?

        是什么?”

        “梦里我得了一种不能照镜子的病,一照就会死。”

        江御听闻,心脏蓦然紧缩了下,他不解地追问:“怎么会有这种病?”

        “嗯,被自己美死的。”

        合着她是给他讲了个冷笑话。

        江御忍俊不禁,捏了捏她的小鼻子,“看不出来,你还挺幽默的。”

        “那是当然。”

        夏栀的眼睛里浮现出了傲娇的神色,她无声地抱住他的腰,说:“江御,我很怕离开你,为了你我也想好好活着。”

        “干嘛要说这么伤感的话?”

        江御拧眉,“我们俩一定会好好在一起的,不要多想。”

        “女生就是容易胡思乱想啊。”

        夏栀仰头看他,“你是不是觉得我这样特别矫情?”

        “不会,我只是比较烦恼自己不会安慰人,你向我表达内心的想法,我都不知道怎么劝你。”

        夏栀听闻,眼中溢出笑意。

        “不需要你劝呀!有的时候女生嘟嘟哝哝说一通,只是想发牢骚罢了。”

        江御若有所思地点头,“看来如何理解女朋友的想法,是我需要终身去研究的课题。”

        夏栀听他讲得如此一本正经,忍不住笑了。

        “你这话听起来颇有几分教授的味道。”

        她说着,心底忽然冒起来一个想法,“江御,要不然你以后就去当大学教授吧?

        这份职业又稳定又受人尊重。”

        “你就不怕我被那些女学生惦记?”

        “我相信你的定力。”

        “是吗?”

        看到她俏皮的样子,江御情不自禁低头吻上她的唇。

        他的手掌扣住她的侧脸,神情认真又专注,整个人看起来缱绻而深情。

        “先生,请问……”

        空姐走过来想询问要不要喝饮料,结果看见这劲爆的一幕,脸刹那间红了。

        “抱歉。”

        她连忙走远。

        夏栀羞得躲在江御的怀里不好意思抬头,江御覆在她的耳边轻声说:“以前我觉得自己的克制力还行,可自从遇见你,发现我以前的想法是错的。”

        她已经明确感受到他身体的变化,听他这么说完,急忙推开他。

        “在飞机上呢,可不许乱来。”

        江御无语又想笑,“你也把我想得太禽·兽了。”

        两个人聊着天,不知不觉中抵达了温城市的机场。

        知道江御去接夏栀回来,肖则烨约了林溪言还有路枫,准备请他们二位“新人”吃一顿饭。

        最初得知这俩人在一块的时候,他们都震惊了,不过想想又在意料之中。

        饭局是肖则烨组的,他选了一家五星级酒店,以显示自己的大方。

        江御下飞机后,收到他发来的位置,直接带夏栀前往。

        夏栀想到就自己一个女孩,挺不好意思的,问江御他可不可以叫顾攸琳一起,有她陪着,她心里多少踏实。

        江御倒是不介意,只不过有他陪着还不够让她有安全感吗?

        夏栀给顾攸琳发了消息,她听她回温城,高兴极了,自然不会拒绝。

        来到酒店的包厢门外,江御一推门,里边就是吞云吐雾的场景,呛得夏栀不停咳嗽,接连后退两步。

        “谁让你们抽烟的?

        给我换一间。”

        江御又转头对服务生说。

        夏栀清下嗓子,想到那次见他时他也在抽烟,不由奇怪地问:“为什么跟我一起的时候,从来没有见你抽过烟?”

        “以前确实有点儿烟瘾,那次关了一个多月彻底戒了。”

        江御拉着夏栀进到另外一间包厢里,肖则烨他们随后也跟进来。

        看到夏栀的手被江御紧紧牵着,肖则烨“啧啧”了两声,有些羡慕。

        “御哥不谈恋爱是不谈,一谈起来够腻歪的啊!”

        “你谈恋爱难道不腻歪吗?”

        江御淡淡地反问他,抽出椅子让夏栀坐下。

        夏栀在和顾攸琳发消息问她什么时候能到,这几个男生开起玩笑来肆无忌惮,也就只有她能招架得了。

        不过有江御在,他们应该也不敢乱说什么。

        顾攸琳已经到门口了,匆匆回复完夏栀,推门而入。

        “嗨。”

        挥手对大家打了个招呼,他们一脸不欢迎她的样子,还问:“你怎么来了?”

        “我为什么不能来?”

        顾攸琳在夏栀的旁边坐下,“有饭局不蹭白不蹭。”

        说完这话,她看向夏栀,小声问她,“你这次回来准备待多久啊?”

        “应该待不了很久。”

        听到夏栀这话,江御不满地皱起眉头,桌下的手抗议似的捏了捏她的手指。

        夏栀转头看向他,讨好的一笑。

        林溪言恍神间看到她明媚的笑容,感觉自己的心都酥了。

        他长叹一口气,忍不住感慨:“御哥,夏栀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被你搞到手了,真是让人嫉妒,你心里一定很得意吧?

        初恋的起点就这么高。”

        初恋……

        听到这两个字,夏栀的心底泛起涟漪。

        她从来没有问过江御以前谈没谈过恋爱,怕过于计较这个会让他觉得她很小气。

        “何止初恋,老子的终恋也是她。”

        江御的手臂宣示主权般搭在夏栀的身后,神色飞扬地看着她,“从十九岁走到九十岁,不对,应该说我能活多久就陪她走多久。”

        他话音未落,几个人一致发出起哄声。

        “真想不到我们御哥如此深情,这一套一套的都是从哪儿学来的?”

        路枫挪愉地看着他,着实钦佩。

        江御的眉宇间隐隐透出骄傲,“聪明人向来都是无师自通。”

        “诶?

        我怎么记得你以前好像说过,夏栀也没什么特别的,还嘲笑我看到她犯花痴,说我没见过女人,如今不觉得打脸吗?

        我亲爱的御哥。”

        林溪言想起这事儿,拎了出来。

        江御的神色中闪过一抹不自然,他现在回想自己当时的状态,可能已经对夏栀产生了心动,只是他自欺欺人,不愿意承认罢了。

        夏栀在桌子底下狠狠踢了他一脚,他一转头,对上的是她清澈中带着愠怒的双眸,浓浓的宠溺不觉中从眼中倾泻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