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赤焰在线阅读 - 第34章

第34章

        第34章

        夏栀提前订好票,    就等高考前夕飞回温城陪江御参加考试,未曾想她洗澡时扭到了脚,    整个人“咣叽”摔到地上,    造成小腿粉碎性骨折。

        去医院拍完片后,医生严肃地交代夏栀,让她老老实实在床上躺半个月,    以免不小心再碰到伤处,    影响以后走路。

        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    这可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好起来的。

        夏栀十分绝望,    想想马上就要高考,    她真想驻个拐杖去温城,    可那样做的后果也许会很严重,    她不敢去赌。

        纠结了大半天,    夏栀才将自己受伤的事情告诉江御,说的时候她也非常忐忑,很怕江御会因为担心她而受到影响。

        那头沉默了三秒,    才开口道:“等我考完试就第一时间飞去首都照顾你。”

        “不用,    我妈最近刚租好了房子,    让她来吧。”

        夏栀委婉地拒绝。

        江御似乎不大高兴,    勉强应了声,    嘱咐她好好休息,然后挂了电话。

        夏栀拿着手机一阵怅然若失,    人的心理真的很奇怪,    本来她还担心江御会过度担心她,    然而刚才听他那么平淡的反应,她的心里又有些别扭了。

        柳思然得知夏栀小腿骨折,    立刻赶来了医院,自从她失手打了夏栀一巴掌后,母女俩的关系就有些僵硬,夏栀平常都住宿舍,也不怎么和她接触,这次要不是实在没人照顾自己,她也不会跟她打电话。

        在医院住的第三天,全国高考开始了,温城所在的省份要考三天,对于考生而言,是一个巨大的心理挑战。

        夏栀偷偷录了加油视频发给江御,彼时的他正在赶赴考场的路上,看到夏栀明媚的笑容,他的心都要融化了。

        江老爷子坐在车上送考,见江御低头看着手机,脸上情不自禁露出笑容,便猜到他是和谁聊天了。

        “夏栀那丫头最近在忙什么呢?”

        忽然听见这个名字,江御还愣了一下。

        他将手机收起来,回答爷爷:“前两天她不小心摔骨折了,等考完我就去照顾她。”

        哪怕夏栀拒绝了他,他也没有放弃这个念头,因为他是她男朋友,照顾她本来就是他的责任。

        “你和她的关系进展得如何了?”

        江老爷子并不知道他们俩已经交往的事情,还想鼓励江御勇敢一点,没想到却听他说:“她已经是您的准孙媳妇儿了。”

        江老爷子愣了下,还有些不大相信地追问:“什么时候的事儿?

        怎么从来没有听你说过?”

        “很久了。”

        江御故意轻描淡写地回答,假装不值一提。

        “你小子就骄傲吧!那么好的一小姑娘栽你手里了。”

        江御皱眉,“您这话怎么说的?

        难道我就差劲吗?”

        “反正比不上夏栀一星半点儿好。”

        “………”无话可说了。

        —

        高考期间,夏栀拍摄的口香糖广告上线,在各大app应用软件上都能看见。

        成片看起来像偶像剧一样,她和那个男生因为一片口香糖而产生邂逅,两人漫步在海边,城堡前,发生了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

        夏栀清丽的外型十分出众,使这支微电影一般的广告反响极好,引起了强烈的热度。

        她之前也没想过会那么轰动,直到戚箬给她发来截图,告诉她,她可能要火了。

        截图上是关于她身份的各种讨论,万能的网友都对她的身份感到好奇,纷纷人肉搜索她,小范围内开始炒热。

        再过几个小时,不知道是谁爆出来说她其实是青大的学生,网友们一听到这个,纷纷感到震惊,讨论得更加火热。

        【@唐三藏不取经:颜值这么高,还是个学霸,上帝太偏心了![捂脸哭]】

        【@想改个昵称好难:    天哪,颜值与实力并存的大美女原来真的有[笑cry]这大长腿真心慕了[憧憬]】

        【@柠檬不加糖:这位小姐姐不仅长得好看,智商还高,不像我,上天给我关上门的同时,连窗户也一并关上了。

        】

        【@青山见我应如是:    请把优秀打在公屏上吧!这简直就是完美的人设!】

        【@小希大人:    这个颜值我可以三个字我已经说累了[狗头],啥时候赐我一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

        戚箬将评论读给夏栀听,趴在床上,晃着两条白花花的腿,真心建议她,“夏栀,找公司出道吧!你一定可以成为大明星的。”

        夏栀淡然一笑,“算了吧,我可不想当什么明星,普通人的生活就挺好的。”

        “当明星可以被好多人喜欢,赚好多的钱,有什么不好的啊?”

        “可是也会牺牲许多啊!”

        夏栀的脸上是祥和的冷静,“我不喜欢让自己曝光在大众的视野里,就安安静静当个普通人挺好的。”

        “可我觉得你好像马上就要火了,到时候说不定会有经纪公司找你。”

        “找就找呗,不答应就是了。”

        夏栀说完又看一眼时间,马上就要四点钟了,江御的高考也快要结束了。

        前两天她怕他有心理压力,一直不敢问他考得怎么样,她其实也怕他考得不好,倒不是想让他和她平起平坐,只是怕他努力了那么久没得到好结果,自尊心受挫。

        柳思然刚才出去一趟,回来时买了水果沙拉,给了戚箬一份。

        戚箬连忙说了声“谢谢阿姨”,见人进洗手间了,才小声对夏栀说:“你妈妈长得好漂亮,看起来也很年轻,岁月不败美人这话没毛病。”

        听闻,夏栀只是笑笑,没有接话。

        她心里已经对她妈妈失望到极致,她再怎么也不该动手打她,那一巴掌直接打碎了她对她的感情。

        —

        江御走出考场,紧绷的神经终于在那一刻完全放松了。

        他唇角微微扬起,面上流露出笑意,很明显是对自己的发挥挺满意。

        【我考完了。

        】

        江御发消息给夏栀,第一时间和她分享。

        夏栀秒回,很明显是在等他的回复。

        【太棒啦!辛苦辛苦~今晚好好休息吧!】

        【今晚我打算去找你。

        】

        要不是因为高考,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等这些天不去看她的,他的心里已经急得不行,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我在医院,我妈还在这儿呢。

        】

        【你先告诉她,让她提前有个心理准备。

        】

        夏栀纠结地挠挠头,不知道自己和柳思然说了,她会有什么反应。

        当初的她可是严令禁止她和江御走得近的,要是知道他们两个人已经成为了男女朋友,恐怕她会更激动。

        夏栀决定趁戚箬在这儿跟柳思然坦白,反正她是早晚有天要知道的,她也不觉得和江御交往有什么难以启齿的。

        “妈。”

        夏栀突然喊她一声,柳思然错愕地回头,眼中浮现出一抹茫然。

        “嗯?”

        “我男朋友刚高考完,他准备过来看我。”

        夏栀说得直接至极,道完那句接着又说:“你也认识,就是江御。”

        戚箬听夏栀如此坦然直接地告诉她妈妈,惊呆了。

        这也太有魄力了,她可达不到她这样的境界。

        柳思然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差点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江御?”

        她有些不敢相信,“你什么时候和他在一起的?”

        “我们俩交往已经有段时间了。”

        夏栀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她,没有丝毫的闪躲。

        柳思然碍着有外人在场,不好说什么,她勉强地笑了笑,说:“你都上大学了,谈男朋友也是很正常的,回头等他来了,我好好了解一下。”

        果然像夏栀所预料得那般,有戚箬在这儿,她妈妈并没有表示什么反对意见,否则的话,她一定又要挑江御的各种不好。

        —

        江御抵达首都时已经是夜里十二点,他不想大半夜的再去打扰,先在医院附近找了家酒店住下,等第二天早上醒来再过去。

        夏栀得知他去了酒店,反而松了口气,她本来还以为江御会第一时间来,看来他做事还是挺有分寸的。

        时间一晃到了第二天早上,江御起得特别早,买了早餐和水果直奔医院。

        昨晚,夏栀告诉了他自己在哪间病房,他来到门口,先发消息和她确认有没有醒,听夏栀说她和她妈妈都起床了才推门而入。

        柳思然背对着江御的方向,听见开门声转过头,见他一手拎着一个袋子。

        “阿姨。”

        这次才是正式会面,江御很有礼貌地叫了一声。

        柳思然勉强挤出微笑,“坐吧。”

        江御将袋子放在桌上,“我买了早餐,趁热吃。”

        “我就不吃了,等下回家再吃。”

        柳思然找借口想走,看向夏栀,“既然你男朋友来了,那妈妈白天就回去休息。”

        夏栀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就是不想和江御有过多交流罢了,说什么好好了解那都是骗人的。

        柳思然走后,病房里只剩下他们两人,江御说话又恢复了往日的散漫不羁,不再像刚刚那么端着了。

        他极少会表现得那么有礼貌,奈何人家一丁点儿面子都不给。

        “你妈妈是不是不同意我们俩?”

        江御盛了碗粥,坐到夏栀旁边,吹了吹热气递到她嘴边,“我看她不太喜欢我。”

        “她可能是对你有误解吧。”

        夏栀喝进去,故意用开玩笑的语气说:“毕竟你之前在花枝巷的名声不大好,连我最开始听说了都害怕呢。”

        “你都听说什么了?”

        “就说你爱打架啊!是个小恶魔。”

        “不是还有说我妈是精神病,我爸是杀人犯吗?”

        江御一勺一勺地喂着她,云淡风轻得不像是在说自己。

        每每看到他这个样子,夏栀都会觉得特别心疼,他总刻意用无所谓的样子来掩饰自己的真实情绪,像个刺猬一样把自己缩在满是刺的壳里。

        —

        下午,夏栀照例是要午睡一会儿,江御为她拉上窗帘,坐在她的病床边,像哄孩子似的轻轻拍打她的肩膀。

        “你不午睡会儿吗?”

        “没这习惯。”

        好吧。

        夏栀闭上眼睛,感觉到他轻柔的动作,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江御见她睡觉,给她盖上一层薄纱,坐到沙发上刷起视频。

        忽然,熟悉的脸进入了他的眼睛,江御定睛一瞧,这不就是夏栀?

        她的广告都上线了,她竟然没有告诉他,完全没有走露任何风声。

        江御的心底涌上不爽,瞪了眼正在睡觉的人,眼中充满了无可奈何。

        夏栀似乎是感受到了那冷冽的目光,正睡着觉,突然觉得鼻子有点儿痒,猛地打了个喷嚏。

        她下意识看向沙发的方向,见江御正低头看手机,像是没注意到她醒了。

        他整个人懒懒地靠在沙发上,散发出生人勿近的冷漠气场,哪怕有阳光打在他身上,也化不开温度。

        “我睡了多久啊?”

        她小声问他,江御高冷地吐出三个字,“十分钟。”

        夏栀嘟哝:“才睡了这么一会儿。”

        她说话,江御也不理她。

        明明在她睡之前,他对她还很热情的。

        “你怎么了?”

        江御拔下耳机,手机里的声音一下子传进夏栀的耳朵里。

        她越听越觉得熟悉,愣了下反应过来这是她拍的广告片。

        “你是不小心刷到了?”

        “是啊,不然我可能到死也看不见。”

        “年纪轻轻说什么死不死的,真难听。”

        夏栀撇下嘴,“我没告诉你还不是怕你看到会吃醋。”

        “呵。”

        他低笑,“原来你这么清楚。”

        “就是演了对情侣,也没有肢体接触。”

        夏栀坦然地解释,故意问他,“你应该不会那么小气的吧?”

        “当然。”

        江御皮笑肉不笑地点头,又说:“我看你好像要火了,是不是要考虑下往娱乐圈发展?”

        “我进娱乐圈,你要当背后的金主捧我吗?”

        夏栀故意跟他开玩笑,江御看到她俏皮的样子,想生气都气不出来。

        他起身去到病床边,坐到夏栀的旁边,她顺势抱住了他的胳膊,仰起头来,讨好一笑:“我都答应你了,往后不拍了。”

        “没事儿,你想拍就拍。”

        “你就别故作大方了,我真去拍了,你不得气死?”

        夏栀忍俊不禁地看着他,忍不住掐一下他的脸,“你吃醋的样子还真挺可爱的。”

        “就不能严肃点?”

        江御又生气又想笑,低头一口咬在了她的唇上。

        吻,一触即发。

        夏栀就像被他按了某处开关,轻颤一下,抬手搂上他的脖子,描绘着他的唇线,热烈回应。

        许久后分开,江御抵着她的额头,无奈地轻叹:“我选择尊重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只要你开心就好。”

        夏栀的眼眶有些湿润,无声地把头埋进他的怀里。

        —

        戚箬下午快天黑时又来医院,给夏栀带了晚饭。

        江御正好在给夏栀削苹果,她讪笑着跟他打了声招呼,飞快去夏栀旁边坐好。

        转头又偷看一眼江御,他低着头,刘海垂落,遮挡住半只眼睛,窗外的风吹进来,发丝在轻轻拂动。

        长得好看的人不管做什么都像是偶像剧那般养眼。

        江御削好苹果递给夏栀,之后就去沙发上坐着了。

        “你要吃吗?”

        夏栀客气地问了戚箬一句。

        她飞快地摇摇头,“这可是你男朋友特地给你削的。”

        “想多了,这个我可舍不得给你。”

        夏栀戏谑地眨眨眼,戚箬好笑地推她,“你讨不讨厌。”

        江御不经意间抬眸,看见夏栀和她的舍友聊得那么愉快,脸上盛满笑容,竟觉得有点儿吃醋。

        他皱下眉,忽然觉得自己可能是病态心理了,要不然怎么连女生的醋都吃。

        夏栀的脸映在窗外的霞光中分外好看,他想到网上给她的评价,说她的气质像不染尘埃的仙女。

        这的确很贴切,他当初似乎也是被这样的她所深深吸引。

        “我来是有件重要的事情想跟你说。”

        戚箬看向夏栀,压低声音,小声对她说。

        “什么事儿?”

        “就是你的广告片不是在网上火了吗?

        我小叔叔说有个国货品牌想找你拍广告,这家企业那可是有政府支持的,为什么会选中你拍呢?

        主要是看中了你的学历,毕竟长得漂亮的很多,但颜值与实力并存的少之又少。”

        听闻,夏栀反射性地看了眼江御,虽然他说了会尊重她的选择,但她还是不敢不考虑他的感受。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太脆弱了,她很怕他们两个人会因此出现裂痕。

        所以,夏栀也不敢对戚箬保证什么,只说她会问一问男朋友的意见。

        戚箬看夏栀的反应,心中默默地想,夏栀这么优秀的女孩怎么也患得患失的呢?

        她看起来像是很怕她男朋友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