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赤焰在线阅读 - 第33章

第33章

        第33章

        五一假期,    夏栀没有提前告诉江御,偷偷买票回了温城。

        他马上就要高考,    她不想让他为看她一眼再坐那么久的高铁去首都,    两个人很久没有见面,他不止一次暗示过他很想她,想见她,    每次都被她以好好学习为理由挡回去,    阻止他来首都找她。

        可她的思念也是在暗中悄悄发酵了的,每天不知要点亮多少次手机,    看一眼设置了他的照片为壁纸的屏幕。

        喜欢江御这件事,    最平淡,    也最热烈。

        夏栀整个人都像重获新生,    许多行为都是她以前没有勇气去做的,    她很享受现在的状态,    让她觉得生活是鲜活的。

        从高铁站往外走,夏栀边打量四周边给江御发消息,问他在忙什么。

        江御给她发来一段视频,    他正在攻克奥数题。

        温城所在省份的高考数学是全国都闻名的变态难度,    最后一道大题往往能做出来的特别少,    由此也划开了等级。

        江御的理科较好,    他不想在数学上面丢分,    所以努力争取拿下满分。

        应用题通常是占二三十分,这可谓是重本与普本的分水岭,    做不出来,    青大基本上没戏。

        夏栀挠挠头,    觉得自己不该打扰他,于是就没告诉他,    她现在已经在温城。

        找了一家咖啡厅静静坐着看书,忽然,江御给她打来了视频电话。

        她心脏猛跳一下,赶紧戴上耳机,接听电话。

        江御帅气的脸跃然于屏幕之上,随即低沉的声音也一并传来,“你在哪儿?”

        “你不是在做题吗?

        怎么有时间打电话?”

        “太累了,跟你聊聊天放松一下。”

        江御注意到她回避他的问题,又问一遍,“在哪儿?”

        夏栀将摄像头调成后置,对准窗外,江御一眼认出这熟悉的街道是在温城。

        他有些不敢相信,还确认一下,“你来找我了?”

        夏栀强忍住笑,淡声反驳:“没有啊,我在首都呢。”

        “还骗人。”

        江御已经起身去换衣服了,声音远远地响起:“等我一下,马上就到。”

        江御赶来的速度的确挺快,几乎是以光速出现在她的面前。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浪漫的瞬间,最让夏栀感觉心动的,是江御不顾一切飞奔向她的时候。

        许久未见,看见彼此,两人都有些拘谨,但江御作为男生,自然还是要主动一些的。

        他张开手臂,冲夏栀轻挑下眉梢,“来,让你男人抱抱。”

        在咖啡厅里呢,抱什么抱。

        夏栀嗔他一眼,“出去再说。”

        她越过他要出门,他却一把将她扯进怀里,坏笑着低头看向她的眼睛,故作委屈地开口:“你都不想我的。”

        谁说的?

        她明明做梦都在想。

        夏栀在心中默默反驳,飞快踮起脚,抬手摸摸他的头,“想,当然想了。”

        这语气就像在哄孩子一样。

        江御拨乱一下头发,“老子当你要亲我。”

        “想得美。”

        夏栀潇洒转身,留给他一个美丽的侧影,发尾轻拂过他的脸颊,带起一抹幽香。

        江御抚摸下唇角,体会到小鹿乱撞的感觉。

        —

        自从交往,两人还没正儿八经约会过,江御想带夏栀去看电影或者游乐场,她可倒好,非拉着他去图书馆,美其名曰争分夺秒,多刷一题就有可能多得一分。

        江御说看场电影又用不了多久,夏栀却道:“以后想看电影有的是机会,高考就这一次。”

        学霸的觉悟就是高,江御乖乖听从她的安排,没有任何异议。

        两人在图书馆待到天黑,江御先拉着夏栀去酒店开了房间,登记的时候,他一并掏出了自己的身份证,夏栀立刻警惕性地看他,觉得他不安好心。

        江御很坦然地让前台开了标准间,里边有两张床,待进到电梯里面,他按下楼层,口吻稀松平常地对夏栀说:“放轻松,也不是第一次住一起了。”

        那可不一样。

        之前他们两个人还不是男女朋友呢,他自然会尊重她,不对她动手动脚,而今立场不同了,心中难免会产生邪念。

        进到房间里面,江御出乎意料得老实,让夏栀去洗澡,他则打开了电视,调到了英文频道。

        夏栀在浴室,清楚地听见外面传来女主播正经的伦敦腔。

        莫名有种欣慰,江御在这种时候还不忘学习。

        提高听力成绩最好的办法就是多听,亲测有效。

        洗完澡,夏栀穿着一件宽松的t恤走出来,灯光下一双长腿纤细笔直,白得刺目,江御回头就被照了下眼睛,他微微眯起,“别太高估我的定力。”

        夏栀把毛巾递给他,“帮我擦头发。”

        她坐到他的旁边,说得很轻快,“在男朋友的面前,难道我还要遮遮掩掩?”

        江御表情一滞,“夏栀,你变了。”

        “怎么了?”

        他没再说话,接过毛巾,专心为她擦头发。

        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薄唇贴上了她的脖颈。

        微凉的触感激得夏栀颤栗了下,她想要转头推开他,却被他牵制住双臂无法动。

        她的颈窝内散发出清香的气息,像夏日玫瑰,美丽诱人但是带刺。

        江御吻着她,手悄悄从她的下摆探入,来到了她纤细的腰间。

        接吻的感觉梦幻,又不真切,却令人迷醉的心动,感受到他带着薄茧的手掌在她的皮肤上游走,她的心也跟着颤抖。

        江御耐心地刺激夏栀所有的感官。

        她肤若凝脂的光滑,令他爱不释手,在她的腰上不重不轻地掐了下,他问:“怕吗?”

        夏栀的清醒被拉回几分,她的手掌扣住他的手腕,轻轻喊他名字,“江御。”

        “嗯?”

        “我希望我在你面前是真实放松的,不需要隐藏的,你明白吗?”

        她轻轻拿开他的手,“寄人篱下的日子过惯了,我总习惯于在人前隐藏自己的情绪,压抑自己的感情,那样真的太累了,所以我不想在喜欢的人面前也这样,何必呢?

        我想亲近你,遵从自己的内心,这样不好吗?”

        因她简单四个字“喜欢的人”,江御的心底荡漾开层层的涟漪。

        他笑着勾唇说好,手掌抚摸着她的秀发,闭眼吻上她的唇。

        夏栀轻颤一下,抬手勾上他的脖子,予以全部的热情回吻。

        房间里的温度渐渐升高,在江御感觉自己要失控的时候,猛地放开了她。

        夏栀视线迷茫地看着他,灯光下,眼珠璀璨得像琉璃珠那般。

        “我去冲个凉水澡。”

        江御缓缓吐出一口气,飞快起身冲向洗手间,不想让她看见自己的窘迫。

        夏栀看着卫生间的门关上,唇角的笑意高高扬起,经久不散。

        —

        短暂的五一假期结束,回首都之前,夏栀告诉江御,等他高考的时候,她一定会回来陪他考试。

        江御听闻,立刻拒绝,“你在的话会让我压力更大。”

        夏栀假装不高兴地嘟哝,“那就随你好了,等以后千万别说我不关心你。”

        “这就生气了?”

        江御拿她没办法,“我只是不想让你为我特地请一次假。”

        “可是你就高考这一次,我不回来陪你总觉得会很遗憾。”

        “好,那你陪着我。”

        江御这次是背水一战,他没敢想自己如果考不上青大会如何,因为他不允许自己的人生再次发生意外。

        —

        夏栀回去学校后不久,接到了她妈妈的来电。

        柳思然在电话里兴奋地说她已经解决了麻烦,可以来陪她了,夏栀听到后,并没有任何开心的感觉,因为她怕自己期望越大,失望越大,万一又被抛弃怎么办呢。

        打完这通电话的三天后,柳思然来了首都,她约夏栀在校外的餐厅见面,夏栀按时赴约,看见她妈妈穿着一条碎花的长裙,看起来精神很好的样子。

        在她对面落座,夏栀先开口问:“这段时间,你都去哪儿了?”

        “我去了厦城。”

        柳思然将一缕碎发掖到耳后,手心覆盖在夏栀的手掌上,“对不起,委屈你了,妈妈也是迫不得已的。”

        “你到现在都还没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反正都已经解决了,你就别问了。”

        柳思然目光闪躲,明显很难启齿。

        “你不说是打算让我挨个猜吗?”

        “我………”柳思然懊恼地蹙眉,“你就不能给你妈妈留点面子吗?

        我已经够难做的了。”

        夏栀的胸口剧烈起伏,努力维持着镇定,转头看向窗外,却看到一位妈妈带着六七岁模样的小女孩经过,小女孩的一只手里拿着棉花糖,另一只手被她的妈妈紧紧牵着,这样的画面让她的脸上在不知不觉中流露出了羡慕。

        “你知道吗?

        其实我前几年经常在恨你和我爸,为什么要把我生下来,生了又不养,意义何在?

        你们的婚姻不幸福,孩子成了无辜的牺牲品,早知道会有那一天,就该在我出生那天把我活活掐死的。”

        柳思然看到夏栀眼中弥漫的恨意,心底不由瑟缩一下。

        她心里一直觉得她的女儿懂事听话,性格很软,可直到刚刚才发现她错的离谱。

        “我真恨你们啊!”

        夏栀用力地抹去眼泪,“我希望你们要抛弃就抛个彻彻底底,永远不要再回来,我已经成年了,没有父母也可以过得很好。”

        柳思然听到夏栀这么说,下意识抬手给了她一个巴掌。

        “你是看你考上了名校才有底气说这样的话吧?

        也不想想当时是谁想尽了办法才送你进的附中!”

        夏栀被那一巴掌打懵了,偏过头过了好一会儿才回神。

        她愣愣地看着柳思然,发出了一声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