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赤焰在线阅读 - 第32章

第32章

        第32章

        周日下午,    夏栀和戚箬回到首都,合同已经签完了,    拍摄时间定在两周后。

        从高铁站出来,    戚箬摸摸肚子,琢磨着要吃什么好吃的,夏栀被她挽着胳膊往前走,    低头在看手机。

        忽然,    身后一只手伸过来扯了她的马尾辫,夏栀脚步停住,    错愕回头,    居然看见了江御。

        她差点以为是自己花了眼,    “你怎么会在这儿?”

        “敢挂我电话?”

        江御的唇角噙起一抹冷笑,    “当然是过来收拾你。”

        戚箬早就回过头,    看见江御的神颜被震得半晌都没说话。

        救命!这男生长得也太好看了!好看到让人窒息的程度!

        五官立体分明,    线条流畅而硬朗,特别是那双眼睛,深邃如大海,    皮肤也白皙完美,    整个人就如上帝精雕细刻那般,    找不到瑕疵。

        她以前一直觉得她小叔叔长得就够让人嫉妒了,    可他比他小叔叔还绝!那股英俊的少年气是她小叔叔那个年纪所没有的!

        戚箬差点忍不住要犯花痴,    她激动地扯了扯夏栀的胳膊,“这就是你跟我说的那个男生吗?”

        夏栀赶紧咳嗽了声,    用眼神示意她不要多说。

        否则被江御知道她私底下告诉别人她喜欢他,    多难为情啊!

        江御听见了戚箬的话,    缓缓眯起眸,问她,    “她都跟你说什么了?”

        戚箬对上他冷冽的目光,身体微微颤抖了下。

        她真的很害怕气场强大的人。

        “也没……没说什么。”

        弱弱说完,戚箬连忙看向夏栀,“要不然我先打车回学校?”

        “你刚才不是还说肚子饿,想吃饭的吗?”

        戚箬挠挠头,她还不是因为不想当电灯泡嘛!

        “她就是你舍友吧?”

        江御随口问了句。

        “嗯,我叫戚箬。”

        连忙做自我介绍,接着戚箬挥了挥手,“我先回学校了,你们慢聊。”

        “哎,箬箬——”

        夏栀来不及叫住她,她整个人就以光速消失了。

        江御的手臂搭上夏栀的肩膀,懒洋洋在她耳边出声,“跟我解释解释吧。”

        “事情就如你所知道的那样,有什么好解释的?”

        夏栀别扭地转下眼珠,要拿开他的手。

        江御噙起唇一笑,“我指的是挂我电话这事儿。”

        说完,他捏住她的下巴,“果真翅膀硬了啊。”

        “你别说得像我是你的孩子一样。”

        “不是吗?”

        江御揽着她往前走,“在我眼里,一直拿你当个小孩。”

        随意的语气里却透露出满满的宠溺,让夏栀的脸不觉中泛起微红。

        走出高铁站,江御抬手拦了辆出租车,报上青大的地址。

        在车上,夏栀从包里翻出合同,无声地递给他,江御接过去看了眼,有点儿无奈地说:“你想拍就拍吧,我也管不着。”

        “拍广告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你干嘛这么抵触?”

        江御望着窗外,薄唇紧抿,没有说话。

        他当然知道那不是见不得人的事儿,可只要想到她会因此而走红,被更多人看到,他就发了疯一样的吃醋。

        他想把她藏起来,只有他独自欣赏她的美。

        这样病态的心理,江御不敢告诉夏栀,他很怕她因此而疏远他。

        车内的气氛陷入沉默,过了一会儿,夏栀主动打破僵局。

        “你要实在不喜欢,那我拍完这一条就不拍了。”

        没想到她会让步,江御有些诧异地看着面前的女孩,“你真心实意的?”

        “嗯。”

        她可不想因为这个让两个人闹不愉快。

        看她点头,江御的心脏就像被什么东西狠狠撞击了下。

        他暗中咬下牙,重重捏下她的脸,告诉她,“你是女生,要让步也是老子让,不许委屈自己。”

        夏栀被他弄得无奈又想笑,还不是因为他不同意么。

        —

        出租车停在青大的校门口,江御下车,去后备箱把夏栀的行李箱拿下来。

        夏栀要先回宿舍放行李,江御跟着她走进校园,一路上吸引了许多女孩的注意。

        他明明没怎么打扮,穿了件夹克,内搭日系风的条纹衬衫,下面一条黑色休闲裤,和学校里许多男生穿得差不多,但就这样,还是回头率百分百,没有女生不偷偷多看他几眼的。

        夏栀走在他旁边,感觉压力好大,都不好意思抬头了。

        匆匆来到宿舍门口,她挥挥手进去,江御在外面等她。

        他正低头看手机,旁边忽然响起一个声音:“你怎么在这儿?”

        江御转头,看见何晨欢,狭长的深眸缓缓眯起。

        他还没开口,那小子又开口说一句:“别告诉我,你是在这儿等夏栀的。”

        江御无声点头,嘴角勾起薄凉的笑,缓缓踱步朝他靠近,“我还要告诉你,夏栀是我的人,别再打她的主意。”

        “你的人?”

        何晨欢像是听到什么笑话,“夏栀现在还是单身,你别污蔑她的清白。”

        “那不信等下你问她。”

        江御无所谓地把手插进口袋,似乎笃定了夏栀不会反驳。

        何晨欢见他如此自信的模样,心中直敲小鼓,突然觉得自己没什么底气了。

        夏栀下楼时经过过道的窗口,看见江御竟然和何晨欢一起站在树下。

        她只慌了两秒就立刻恢复了镇定,她和何晨欢只是追与被追的关系,又没什么暧昧,干嘛要心虚。

        夏栀从宿舍大门走出来,何晨欢最先看到她,立刻阔步走上前去,堆起满脸讨好的笑容。

        “夏栀,那边有位冒充你男朋友的。”

        他余光示意江御的方向,意有所指地开口。

        夏栀假装皱下眉,反问:“谁说他是冒充的了?”

        何晨欢的面色倏然一僵,不敢相信地确认,“你们在一起了?

        什么时候的事儿?”

        “就前不久。”

        夏栀轻描淡写地回答。

        前不久等于刚刚,还是个谎言。

        没撒过谎,夏栀都感觉自己十分心虚。

        何晨欢满脸的不能接受,“你看上他什么了?

        长得帅吗?

        可他给人感觉就是不学无术的混混。”

        “我不允许你这么说他。”

        向来脾气温和的夏栀,面色倏然沉下来,怒喝出声。

        “他在我心里就是最好的。”

        看着江御,她坚定不移地开口。

        江御的脸上浮现出惊愕与茫然,似乎都被她震撼。

        他从来没有感受过被谁这样维护过,夏栀的话无疑袭击了他内心深处最柔软的角落。

        夏栀吼完那一声,走过去握住江御的手,“我们走。”

        她的手指软软的,像还带了电似的,令他浑身酥麻了下。

        江御低头看着,唇角的弧度肆意地上扬扩大。

        走远以后,夏栀似乎是觉得害羞了,想要放开江御的手,然而他却紧紧攥着,不让她逃离。

        夏栀垂眸看着地面,小声嗫嚅地开口:“你放开我呀。”

        “你想牵就牵,想放就放?

        谁允许你那么任性的?”

        江御扯下唇,慢慢地与她十指相扣,“牵手应该这样牵才对,笨蛋。”

        他的手掌很大,能够完全将她的手纳入掌心,发烫的温度一直传到了夏栀的心底,令她的耳朵都燃起了红。

        江御大大方方地带夏栀往前走,能和她在青大的校园里散步,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

        没遇见夏栀以前,江御都不知道一个人原来可以有无限的动力,要不是她,他这辈子包括下辈子可能都不知道拼命学习是什么滋味。

        校园里的梧桐树都长出了嫩绿的叶子,黄昏橙色的光晕打在书上,像是眨着眼睛的星星。

        这一刻,空气很甜,风也温柔。

        不知不觉中,两人走到校园的食堂门口,夏栀低头看一眼仍被江御牵着的手,重重咳嗽了声。

        “你还不打算放开我吗?”

        “放什么?”

        他皱眉,“这样牵着多好。”

        说完,大大方方地带她走进去。

        这个点食堂里的人特别多,他走在前面替她挡着人流,避免别人会碰到她。

        夏栀忽然体会到校园恋爱的美好,难怪总是有那么多成双成对的,在这样心无旁骛的年纪里,没有什么比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更让人心情愉悦的了。

        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空位,江御安排夏栀坐下,他去给她打饭。

        江御走远后,夏栀还在张望他的背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对他的依赖已经深得超乎想象。

        江御拿的是夏栀的饭卡,他径直去到充值处,说要往里边充五千。

        大妈惊了,“你充那么多干嘛?

        万一掉了很麻烦的。”

        “给女朋友充的。”

        “那也别充那么多,给你充一千吧。”

        大妈热心肠,不由分说给他充了一千块。

        江御无奈挑眉,来到某窗口前,打了两份餐。

        身后忽然有人拍下他的肩膀,他一转头看见了周柯。

        “这么巧?”

        “是啊,你又来找嫂子玩?”

        在周柯他们的眼中,已经默认为江御和夏栀是一对了。

        江御点下头,“我先过去了,怕女朋友饿。”

        他后边那句明显是在故意炫耀,周柯哟呵一声,“追上了?”

        “嗯,你那一声嫂子喊得名正言顺。”

        江御唇角的弧度好不得意。

        周柯对他竖起大拇指,吹了句彩虹屁,“果然是御哥,办事效率就是高。”

        “行了,不跟你说了,回头再聊。”

        江御怕夏栀等着急,快步走回去。

        夏栀看到他一个人拿着两份餐回来,急忙起身去接。

        “早知道我就去给你帮忙了。”

        “我一个人又不是搞不定,别把我想得太没用。”

        江御放下餐盘,卷起袖口。

        夏栀刚要说话,忽然注意到他手臂上的一道新疤,脸上顷刻间变了样。

        “你又跟人打架了是不是?”

        江御听她询问的语气,有点儿不爽。

        “在你眼里,我就只会打架?”

        “那你这疤是怎么回事?”

        “不小心划的。”

        江御见她不信,只能又解释,“帮爷爷修缮花棚的时候,被铁丝划到了。”

        “哦。”

        夏栀松了口气,拿起筷子,又犹豫地开□□代,“你千万不要再和别人打架了。”

        她的心脏真的承受不起。

        江御的眼底掠过一抹黯淡,轻声说:“知道了。”

        他不知道怎么改变她对他的固有印象,只能以后通过时间来证明了。

        夏栀听出来江御声音低沉,觉得自己不小心伤害到他,连忙讨好地夹了块鸡肉放到他的盘子里。

        “我怎么感觉你瘦了呢?

        要多吃点肉补补才行呀。”

        “嗯。”

        见江御话都不想说了,夏栀纠结地皱起眉头,懊恼自己又说错话了。

        “抱歉啊!我刚才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担心你。”

        “那你会觉得跟我在一起丢人吗?”

        江御猛地抬头,唇角的笑容带着自嘲,“因为我只会打架斗殴。”

        “我怎么会那样认为呢?

        你别这样想。”

        “你不会这样以为,可我却很担心别人对你的看法。”

        江御望着窗外形形色色经过的人,“我很怕别人说你夏栀是瞎了眼才看上江御这种人。”

        “你能不能别否定自己?”

        夏栀拧眉望着他,“我要怎么证明你才会相信,你在我心里特别优秀?”

        江御无声摇下头,“吃饭吧。”

        —

        陪夏栀吃完这顿晚饭,江御要连夜赶回温城,他陪着夏栀根本无心复习,眼下最重要的当然还是高考,不能贪图一时的快乐而耽误了未来。

        夏栀想送他去高铁站,他自然不会同意,大晚上的让她再自己回学校,他怎么能放心呢。

        回到宿舍,戚箬正在卸妆,看见夏栀进来,激动地说:“我当你今晚不回来了呢!”

        “不回来我住哪儿?”

        “当然是去酒店开房了。”

        她冲她挤眉弄眼一下,继而感慨:“真没想到你喜欢的男生那么帅,我当时第一眼看见都惊呆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是万万不敢相信还有人长那么完美。”

        “你整天面对你小叔叔那样的大美男,不是应该对帅哥免疫了吗?”

        “不一样。”

        戚箬晃了晃手指,“你的那款是韩剧男主角类型,又痞又帅,花季少女绝对招架不住。”

        夏栀不和她多说了,收拾一下进去洗手间洗澡了。

        等她出来,第一件事就是拿起手机问江御他的高铁出发没有,江御给她录了视频,正好高铁在缓缓启动。

        夏栀的心里忽然产生一种特别难过的感觉,如果她和江御不用分开就好了。

        想到今下午的十指紧扣,夏栀的脸又开始发烫。

        她不知道自己和江御现在究竟是什么关系,应该是已经交往了吧?

        可她却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大概是因为他们两个人都没有明说。

        戚箬见夏栀坐在床上,一副神游在外的样子,喊了她一声,“你又在想你那小哥哥呢?”

        “哪有。”

        夏栀下意识反驳,倒在了床上。

        戚箬笑了两声,“哎,你们俩现在是什么关系啊?

        我怎么感觉那么暧昧呢?”

        “你还说呢!我正在为这件事情烦恼。”

        夏栀将下午发生的事情和戚箬说了一遍,她听后一拍巴掌,“这已经成为男女朋友了啊!还用得着明说吗?”

        “那我们两个人以后就是情侣了?

        他是我男朋友了?”

        “当然了,你见过有不是情侣的男女十指相牵的吗?”

        “也是。”

        夏栀若有所思地点头,“如果我还感觉别扭,就和他明说吧。”

        “真羡慕你,可以两情相悦。”

        戚箬满眼都是憧憬的星星。

        这世间看似相爱的人许许多多,但其实彼此深爱的人还是少数,有太多的将就与委屈,为了年龄,为了家庭等等外在因素而牺牲自己本真的情感。

        夏栀能和喜欢的人走在一起,已经属于难得的幸运。

        —

        隔日去班上,夏栀和何晨欢打了个照面,他看着她,重重冷哼了声,“你一定会为自己的选择后悔的。”

        夏栀之前还觉得他性格挺好,没想到也如此卑劣,得不到就拼命诋毁。

        听完他放的狠话,她满不在乎地笑了笑,“那行,你拭目以待吧!千万要睁大眼睛好好看着,看我会不会后悔。”

        “跟那种人混在一起,能有什么好下场,你现在就是年轻,才放着我这么好的选择不选,去跟那种没前途的人纠缠。”

        夏栀想不到他居然还在说,且这番话让她听完差点没气得背过去。

        她恨恨瞪了他一眼,懒得再说什么,去自己的位子坐下。

        因为何晨欢的破坏,夏栀这一上午的心情都不是很好,等到中午和戚箬去学校食堂吃饭,才逮到机会对她吐槽。

        戚箬听完,十分嫌弃地皱起眉,“真看不出来,那何晨欢居然是那种人,表面看起来温润如玉的,像个翩翩公子,没想到疯起来像个泼妇。”

        说完,长叹了口气,“幸好你已经有喜欢的人,没跟他在一起。”

        夏栀已经走到爱吃的盒饭窗口前,她要了两荤两素,转头问戚箬要吃什么,想一起把卡刷了。

        “我跟你一样吧。”

        戚箬有选择恐惧症,也不想思考那么多了。

        夏栀把饭卡放到刷卡机上,一看余额,整个人被吓一跳。

        “我什么时候充这么多钱了?”

        她满脸错愕,下意识以为是自己拿错了卡,问戚箬,“这是你的吧?”

        “我的卡上贴了可达鸭的,你忘了?”

        “那这张卡是谁的?”

        “你看看卡号不就知道是不是你的了吗?”

        夏栀低头看一眼尾号,确实是她的,上面还有一道浅浅的划痕,绝对错不了。

        她仔细思考了下,很快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等吃完饭回到宿舍,夏栀立刻给江御发了消息。

        【你怎么给我充了那么多钱?

        】

        江御给她设置了特别关心,几乎是秒回:

        【想把我媳妇儿养胖点,不行?

        】

        媳、妇、儿?

        ?

        猝不及防地看到这三个字,夏栀拿在手里的手机突然都开始发烫,反射性地让她扔在了桌上。

        她过了很久都没平复下心情,自然也没有回江御,想不到他很快又发来一句:

        【我猜你现在一定在脸红。

        】

        【………】

        夏栀回过去一串点点点,她败了。

        之前还在患得患失,对他们俩目前的关系存疑,如今已经不需要确认了,他明明白白告诉了她,他们两个人现在是什么关系。

        夏栀对自己感到无语,也就她还傻乎乎地纠结,人家连称呼都改了。

        —

        两周后,夏栀和戚箬再次去往津城拍摄广告。

        这一组的广告主题是恋爱,产品是某知名品牌的口香糖,拍摄地点选择津城有名的林海景区,分别在海边和城堡取了景。

        和夏栀进行搭档的也是一位大学生,来自于中传的表演系,长得十分阳光帅气。

        他比夏栀大一岁,已经拍摄了好几部广告片,很有经验,人非常nice,有礼貌,一直在耐心传授夏栀,没有因为她是新人就表现得不耐烦。

        当然了,夏栀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导演本以为这是位新人,放不开,进入不了状态,肯定要比预计拍摄时长久,结果两天时间顺利完成了拍摄,这让他对夏栀尤为满意。

        拍摄时,戚箬有在摄像机前偷看,夏栀穿着蓝白色的裙子,踩在柔软的沙滩上,表现得十分灵动。

        以前她一直觉得夏栀是很内向的女孩,可透过这次的广告拍摄,发现她对她的了解只是浮于表面,真正的夏栀什么样子,好像谁也看不透。

        完成拍摄后,与夏栀搭档的男生邀请她一块吃饭,被夏栀婉拒了,说她今晚就要赶回学校。

        男生没有勉强,笑着点头道:“别忘了,我也在首都上学,有空常联系。”

        说完,他拿出手机要加夏栀的微信,她找不到理由拒绝,只能先加上了。

        订好的高铁票在晚上九点,本来,夏栀打算和戚箬去高铁站的肯德基吃一顿的,她却激动地拉着她说:“我小叔叔要请吃饭,还说太晚了不放心我们两个女孩坐高铁回去,要亲自开车送我们。”

        “那票怎么办?”

        “当然是退了啊!”

        戚箬难掩兴奋之色,“我正好想和我小叔叔多相处一会儿。”

        “那行吧,到时候你记得多表现一下自己。”

        夏栀给她一个暧昧的挪愉的眼神,“该出手了,大胆点,畏手畏脚都不符合你的性格了。”

        “哎呀,我不是担心和他戳破这层窗户纸就回不到以前了么。”

        “那万一他也喜欢你呢?

        我看他对你这么关心,说不定是真的在暗恋你,只不过拿不定你对他的想法,所以不敢表现出来。”

        夏栀说得戚箬有些蠢蠢欲动了,她转了转眼珠,“要不要我旁敲侧击一下?”

        “我来吧。”

        夏栀拍拍她的肩膀,让她放平常心,“为了好姐妹的爱情,豁出去了。”

        戚箬扑到她的怀里,撒娇似的蹭了蹭,“爱死你了,宝贝。”

        —

        小叔叔订的吃饭的地方在津城有名的饭庄逸香阁,夏栀和戚箬到那儿时,他已经在包厢里了。

        推开门,夏栀看见男人单手拿着手机,正站在窗边,背对着门的方向打电话。

        深沉的夜色仿佛成了背景板,窗外璀璨的万家灯火将他的气质衬托得更加耀眼夺目。

        听见开门的声音,小叔叔缓缓转身,对她们比了个“嘘”的手势,示意她们先不要说话。

        乖乖等小叔叔打完电话,戚箬才出声音,小叔叔的目光越过她,扫了眼夏栀,礼貌地对她颔首。

        夏栀之前还对戚箬保证,她会帮忙探测下小叔叔的心意,真正见到本人后,她紧张得腿都在发软。

        “我已经点好了菜,快点吃完回学校。”

        小叔叔说完便吩咐服务员上菜。

        他脱下西装外套挂到衣架上,内穿的白衬衫洁白得发亮,包裹着有型的身躯,隐约可见肌肉线条,纽扣系到了最上面那颗,充满了清冷禁欲的气息。

        这样的男人是不敢令人多窥探一眼的,更何况肖想。

        戚箬看一眼夏栀,紧张地扣着手指甲,开口道:“其实我们俩自己回学校也行的,你明天不是还要工作吗?

        一来一回肯定休息不好吧?”

        “正好我要去那边的分公司视察。”

        小叔叔淡声说完,看向夏栀,“郭导向来以严苛著称,今天却亲自给我打来电话,夸你表现得好,你可以考虑一下与我们进行长期合作。”

        “谢谢,我之后应该会以学业为重。”

        夏栀答应了江御拍完这条广告就不会再继续拍了,她不想当个反悔的人。

        这顿饭吃得格外安静,小叔叔是个极其沉默寡言的男人,吃饭时更不喜欢说话。

        吃完饭,他穿上西装外套,阔步朝外走。

        车停在门口,夏栀和戚箬分别从两边拉开门上车。

        戚箬拿手机打了一行字给夏栀看,上面显示:

        【你觉得他像是喜欢我的样子吗?

        】

        夏栀挠挠头,小叔叔给她的感觉的确就像一位长辈,不过这也许是他很会伪装自己呢?

        心一横,夏栀豁出去了,故意装作和戚箬聊天的样子,问她:“学校里有很多男生追你,你怎么都没看中的呢?”

        车内安静的氛围冷不丁被打破,突兀地响起这一句。

        戚箬心虚地看一眼小叔叔,心想夏栀她可真敢问。

        在她上高中那会儿,小叔叔倒是警告过她,让她不许早恋,也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态度。

        “我……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戚箬也决定破罐子破摔,管它呢!

        坐在前方的男人就像没听见她们两个人的聊天,始终在安安静静地开车。

        见他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夏栀干脆主动出声询问,“叔叔您怎么还没交女朋友呢?”

        她想,她真的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和这种男人搭话。

        气氛沉默了一秒两秒………眼看着一分钟都过去了,对方还没出声,夏栀绝望了,认为他一定是不想理她。

        戚箬感觉到气氛尴尬,正想找个话题带过去,却忽然听见她的小叔叔出声说:“我也有喜欢的人了。”

        他的声音清冽,不疾不徐地道来,回味悠长。

        戚箬的脑海中下意识浮现出一个女人的身影,她沮丧地低下头,沉默片刻,突然脱口而出地问:“是静雅姐吧?”

        她与小叔叔是高中同学,任由谁都说他们两个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只可惜高中毕业后,文静雅选择出国留学,他们两个人才不了了之。

        小叔叔并没有否认,戚箬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

        她早就该想到的,她小他八岁呢,他怎么可能看得上她这样一个青涩稚嫩的小丫头。

        夏栀看到戚箬眼里的难过,连忙攥住了她的手。

        要不是当着小叔叔的面,戚箬真的要趴到夏栀的怀里对着她大哭一通了。

        她长达七年的暗恋怎么能还没开始就夭折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