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赤焰在线阅读 - 第30章

第30章

        第30章

        拂在耳畔的风似乎停止了流动,    世界也变得安静起来,静得能听见心跳声。

        夜色抹去了最后一缕残阳,    浓重得像是泼了墨。

        江御低沉的声音像是被设置了循环播放模式,    不停地在夏栀的耳边回荡。

        吃醋。

        简单的两个字,却有丰富的含义。

        归根结底来说是代表了喜欢。

        夏栀的心怦然加速,望着近在咫尺的他,    看见他勾起唇角,    扯出一抹坏笑。

        “听见这个回答,你是不是很开心?”

        有种被洞悉的羞赧感涌上心头,    夏栀目光闪躲,    刻意回避了他的话。

        “肚子饿了,    快去吃饭吧。”

        “你好像脸红了。”

        江御故意不放过她。

        夏栀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    下意识反驳:“没有!”

        江御扬了扬唇角,    “倒也不必过分激动。”

        夏栀很想在他的白球鞋上踩一脚。

        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面馆,    里边的客人很多,放眼一望,没怎么有空位。

        夏栀带江御去点单,    老板看到她,    眼睛一亮。

        像夏栀这样漂亮的,    自然是让人过目难忘的,    她只来了几次,    老板就记住她了。

        “不是放假了吗?

        这么早就来学校了?”

        寒暄着问完,看了眼江御,    半开玩笑地说:“你认识的男同学都长得挺帅啊!”

        听闻,    江御暗暗发出一声冷笑。

        “看来你跟不少帅哥来吃过饭啊!”

        他压低声音在夏栀的耳畔说。

        夏栀假装看菜单,    点了两碗面和两道凉拌小菜。

        老板安排位子让他们坐下,结果江御刚一落座,    就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喊他:

        “御哥?”

        他转头看向对方,是当初和他一起集训的队友周柯,如今已经是青大的学生了。

        江御与他对视后,他激动地站起身,来到他这一桌。

        “还真是你,我当我看错了呢。”

        周柯表情激动地说完,看一眼夏栀,暧昧地挑眉,“哥,这你女朋友啊?”

        江御静默两秒,回答:“朋友。”

        周柯越看夏栀越觉得眼熟,仔细一想,这不是他们青大新晋的校花吗?

        之前他们学校论坛上搞了个热帖,上面罗列了青大好几位漂亮的大一学妹,夏栀的人气高居榜首,连女生都公认她颜值高,长得好看。

        “哥,你艳福真不浅,还有这么漂亮的朋友呢?”

        周柯盯着夏栀,有些害羞了,犹豫地问她:“不知道我有没有那个荣幸,能拥有你的联系方式?”

        “滚。”

        江御瞪了他一眼,“老子都还没摊上号呢。”

        周柯愣了下,“御哥你也在追啊?”

        江御挑眉,不予置否。

        夏栀低头看着碗里的面,心想他什么时候追她了,她都不知道。

        周柯把话题从夏栀的身上带回来,又问他:“御哥这次过来是有什么事儿吗?”

        “送她上学。”

        一听这两个人就是有暧昧关系,周柯了然一笑,“那明晚你要没事的话,一起吃个饭吧?

        施宇他们也挺想你的。”

        他说的都是当初一起参加集训的队友,如今他们都是青大的学生了,江御的眼底还是难免掠过一抹黯淡。

        “好。”

        他迟疑地答应下来,“就去我们之前常去的老地方。”

        “行啊!”

        周柯灿烂笑着,又对夏栀挤眉弄眼一下,“美女,你到时也去啊!”

        夏栀只是淡然一笑,没有答应。

        她又不知道江御会不会让她去。

        —

        从面馆出来,两人步行回酒店。

        夜色浓重,弦月如钩,幽黑的天幕上还缀满了繁星点点。

        夏栀望着地上交错的身影,忽然出声呢喃:“你一定很难过吧。”

        “又说什么呢?”

        江御对着她的额头弹了下,“少胡思乱想的。”

        “你就不能轻点。”

        夏栀吃痛地倒抽了口气,嘟哝道:“本来就是我对不起你,害得你都不能上青大。”

        江御沉默数秒,很认真地开口:“夏栀,对我而言远远有比上青大更重要的事情,那天晚上,我很庆幸我及时赶到,再让我重新选择一万次,我也会毫不犹豫地救你,懂吗?”

        “懂。”

        夏栀沮丧地看着地面,“可我总觉得很对不起你。”

        “那就拿你的下半辈子来弥补吧。”

        他猝不及防的一句让夏栀怔住,愣愣地看向他,见他唇角高高扬起,她的心陡然失控撞到了胸口。

        江御还是说得不够直白,夏栀不敢妄自揣测,一颗心忽上忽下,够不着底。

        见她不说话了,江御停住脚步,转身按住她的肩膀。

        “没听懂我的意思?”

        他眉头紧蹙,分外严肃地看着她。

        夏栀摇摇头,表示自己没太懂。

        “笨。”

        他无奈地轻叹,揉揉她的头发,“现在不懂也没关系,早晚有一天会懂的。”

        其实两个人都心照不宣,但那一层窗户纸谁也没有先捅破。

        —

        回到酒店,夏栀先去洗澡躺下,她看见她的妈妈给她发了消息,问她这边的情况怎么样,夏栀目光冷却几分,回复她让她管好自己的事情。

        浴室里传出来哗啦啦的水声,是江御在洗澡,夏栀翻来覆去的,想催眠自己,然而脑海中总是会飘过他带着刺青的腹肌。

        只是看过一次,便深深扎根在了她的脑海里,再也忘不掉了。

        蓦地,水声戛然而止,安静的氛围维持不到一分钟,门开了。

        夏栀立刻闭上眼睛假装入睡,没多久,她听见脚步声越来越近,与之而来的是一股清香的沐浴露的味道。

        江御俯身查看一眼夏栀,见她紧张得睫毛乱颤,身体蜷缩在一起,不由好笑地勾唇。

        “又装睡?”

        缓缓出声在她耳畔,如清风掠过,激起一阵细腻的电流。

        他尾音上扬,格外撩人,说话间黑色发梢上落下一滴水珠,砸在夏栀的脸上,使她的身体都在发颤。

        “睁开眼睛看看我。”

        江御故意挑逗她,拿毛巾随意地擦拭着头发。

        夏栀拧眉,猛地睁开眼睛,瞪向他。

        “我都睡着了,你干嘛要吵醒我?”

        “是吗?”

        江御弯腰将她抱起,把她挪到一边,随即在她旁边躺下。

        夏栀不由心生警惕,拉起被子蒙在自己的身上,问他要干嘛。

        “既然睡不着,那就聊聊天呗。”

        他单手枕在脑后,身上只穿一条黑色的底裤,完美的身材显露无疑。

        结实的腰腹上是张扬的刺青,散发出致命又危险的气息。

        空气中无声流动着雄性荷尔蒙的因子。

        夏栀只看一眼就瘫软,目光从他性感的人鱼线飞快掠过,转移到他的脸上。

        “你想聊什么?”

        “不知道。”

        江御诚实地摇头,继而说:“就是不太想浪费和你相处的时间。”

        以前他心里想什么全都藏起来,但在今天,他已经将自己真实的情感流露给她,那自然不需要再掩饰。

        夏栀听闻,心底产生动容,她盯着他看了几秒,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慢慢地朝他靠近。

        当她的手搭上他的腰腹时,江御浑身肌肉瞬间紧绷,他如鹰一般犀利的目光扫向她,“你想撩火?”

        小姑娘清澈如水的眸子直直盯着他,干干净净的,没有一丝一毫的杂质。

        “我只是想离你近一点。”

        江御低笑出声,“想摸就摸,何必找那么多冠冕堂皇的借口。”

        他坚持锻炼身体,保持完美的身材,还不就是想让她摸起来爽一点?

        这样,他也会很有成就感。

        捉住她纤细的手腕,江御强行将她的手按在了他的腹肌上。

        他的肌肉块块结实,线条分明,摸起来硬邦邦的,超有手感。

        夏栀的红晕从脸颊红到脖颈,觉得烫手想要收回,他却按着不让她乱动。

        “发表一下摸后感吧。”

        他坏笑地看着她,深眸中闪烁着戏谑的光彩。

        夏栀无奈又想笑,怎么还和读书一样要发表感想的?

        她抽回自己的手,假装淡定地说了句:“身材锻炼得挺好,继续保持。”

        “那你满意吗?”

        “我………”夏栀把脸蒙进被窝里,“不知道,我想睡觉了。”

        明明是她先动手撩他的。

        江御隔着被子拍了拍她的头,“你害得我要再去冲一次澡,冷水澡。”

        他刻意强调了后面三个字。

        刚才被她摸了一通,他起了一身的火。

        夏栀听见他起身的声音,才敢掀开被子。

        她看到他清瘦却伟岸的身影,脸红且心跳加速,呼吸都有种不畅的感觉,仿佛下一秒就要拉去抢救。

        浴室里又传出来水声,夏栀倒在床上,忍不住偷笑。

        原来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是如此幸福的事情。

        —

        翌日,江御和夏栀又在图书馆里待了一天,到晚上才离开。

        昨天和周柯已经约好聚餐,江御直接带夏栀过去了。

        来了五个男生,都是之前和他一块待在集训队里的,另外还有两个女生,是其中两个男生的女朋友。

        周柯知道江御会带夏栀过来,所以特意让他们把自己的女朋友带上一起,免得只有夏栀一个女生比较尴尬。

        江御的人缘一看就非常好,大家见了他以后露出满脸激动,纷纷和他击掌。

        有个男生甚至还抱住他,假装要哭了似的说:“御哥,想死你了。”

        江御很淡定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有点儿出息。”

        他这人从来都是这样,淡然如青柏,不管内心深处再多情感都不愿意在脸上浮现。

        “这位是我的好朋友。”

        江御介绍夏栀给他们认识,末了又补充一句,“我在追,你们就别打她的主意了。”

        夏栀长这么漂亮,他如果不事先声明,这群豺狼虎豹肯定要下手。

        周柯笑笑,“其实我们大家都认识,她可是青大新晋校花。”

        江御听闻,诧异地扬眉。

        不过想想夏栀那张堪称绝色的脸,又觉得不足为奇了。

        夏栀跟大家打了招呼,坐在江御的旁边,与她另一边挨着的是那位短头发的女生。

        她的性格本来就很文静内向,面对着一桌子不认识的人,也不知道要聊什么。

        那两个女生却很大方,主动跟她聊天,还问她要不要喝酒。

        夏栀不太好意思拒绝别人好意,点下头,想说可以喝一点,江御警告的目光就瞪向她,好像在说:谁允许你喝酒的?

        她吓得立刻老老实实地摇头,说:“那我不喝了。”

        !

        周柯看到,“啧”了一声感慨:“御哥,你也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对人家女孩那么凶干嘛?”

        “就是,我对我女朋友可是连大声说话都不敢的。”

        王思炜也接了句,剥了个虾放进他女朋友的嘴里。

        江御注意到他讨好女友的动作,眉头拧起,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过于凶了。

        桌子上有小龙虾,江御见夏栀一直没吃,便戴上一次性手套为她剥起来。

        施宇这时端起酒杯敬江御,“御哥,我先干了。”

        江御已经剥了小半碗,摘下手套,放到夏栀面前,跟施宇碰了下杯子。

        夏栀刚才便猜他肯定是剥给她吃的,果然她没自作多情。

        “他长那么帅,还对你这么好,你怎么忍住不答应的啊?”

        短发女生凑过来,看一眼她碗里的小龙虾,八卦地问。

        夏栀吃了一个,心想江御他又没有明确表示过让她做他的女朋友,每次都是这样讲,对她却从来不正经表白,总不能她要自己硬往上贴,求他快点和她确立关系吧。

        “就是因为他长得太帅了,让我没有安全感。”

        夏栀故意找理由对那个女生说。

        这话落进江御的耳朵里,正在和施宇聊天的他猛然转头看向她,“你说谁长得帅?”

        夏栀的眼底闪过狡黠的光芒,像只小狐狸俏皮又灵动,“反正没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