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赤焰在线阅读 - 第26章

第26章

        第26章

        身旁坐着一位随时会爆炸的“老醋坛子”,    肖则烨和林溪言都不敢乱说话了。

        江御跟个“冷面阎王”似的,周身散发出零下几十度的低气压,    害得他们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不过看看旁边那一桌,    他们却相处得格外和谐,两个人不知道在聊什么,夏栀总被逗得忍俊不禁。

        “啧,    那小子看着一本正经的,    还挺会撩妹。”

        肖则烨不太甘心被这样的男生比下去。

        当初要不是江御从中横插一杠,他肯定下决心去追夏栀了,    结果他可倒好,    把他拦住了,    自己也不去追。

        江御吃不下去了,    今天这家店做菜有失水准,    他吃哪道菜都觉得特酸。

        将筷子一拍,    江御站起身要去洗手间,恰好这时何晨欢也站起来,二人的目光不期然在半空中交汇。

        江御的唇角勾起一抹挑衅的弧度,    给他递了个眼色,    率先过去了。

        何晨欢跟在他的后面,    夏栀看着这俩人的背影,    心底有隐隐的担心。

        江御不会和他发生什么冲突吧?

        来到洗手池前,    江御挤上洗手液,慢条斯理地一根根清洗自己的手指。

        他的手生得极为好看,    修长又骨节分明。

        无论是谁,    站在他旁边,    都会产生一种自卑的心理。

        何晨欢垂眸看着洗手池,忽然听见旁边的人问:“追夏栀多久了?”

        他一怔,    抬起头淡淡地说:“还没开始追。”

        “都追来这儿了,还不叫追?”

        对他的不愿承认,江御感到鄙视。

        “我和她先以朋友的方式相处,这样她的压力也不会太大。”

        “你倒想得周到。”

        江御轻扯下唇角,笑容意味不明。

        “你也喜欢夏栀吧?”

        何晨欢一语戳破。

        江御没回答,只是用余光瞥他一眼,而后淡淡道:“我有自知之明配不上她,但你恐怕没有。”

        “当然没有,我没觉得自己哪儿配不上。”

        剑拔弩张的气氛瞬间起来了,二人的目光对峙着,谁都没有先让步。

        最终,还是江御先收回了目光,将手擦干净,转身回去。

        何晨欢紧绷的神经瞬间放松下来,拍拍自己的胸膛,长舒一口气。

        哪里来的妖孽,气场也太强大了。

        —

        看到江御和何晨欢一前一后相安无事地回来,夏栀紧张的心情才放松下来。

        何晨欢在夏栀对过坐下,故作不经意地问她,“最近有个电影挺火爆的,你知道吗?”

        “你说的是那部科幻题材的吧?”

        “嗯。”

        何晨欢点点头,接着约她,“明天你要没事的话,我们一起去看吧?”

        “明天啊……”夏栀的确是没事,可跟他一起去看电影,总觉得有些别扭。

        “我后天就回去了。”

        何晨欢的眼睛祈求地看着她,盼望着她能答应。

        夏栀想到自己要和他讲明白的那事儿,犹豫片刻还是答应了。

        “那我现在就订票。”

        何晨欢生怕她会反悔。

        邻桌隐隐约约地听见他们两个人谈什么“电影”,肖则烨扯唇冷笑了声,“这攻势真是够猛的,接二连三地来。”

        “人家又没男朋友,自然想怎么追就怎么追了。”

        林溪言故意这么说以刺激江御。

        他看起来表情淡淡的,没什么反应。

        但隔壁那一桌起身离开,他也紧跟着一起往外走。

        林溪言不屑地撇下嘴,“让他傲娇,看他能装到什么时候。”

        肖则烨附和着点头,“我也想看看他能撑到几时。”

        他们俩跟江御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对他也颇为了解,这人就是典型的死要面子活受罪。

        —

        何晨欢去路边拦了出租车要送夏栀回去,一辆摩托车却骑过来,对夏栀冷冷地吐出两个字:“上车。”

        谁知夏栀居然说:“我为什么放着暖和的出租车不坐,去坐你四下漏风的摩托车?”

        “你现在也怕冷了?

        那还大冬天露着腿?”

        他目光朝下扫一眼,语气不善。

        “谁露腿了!我还穿了一层好吗?”

        他们直男一看就不知道有光腿神器这种东西!

        江御不和她废话,又催她一遍,让她上车。

        何晨欢拉开出租车后座的车门,径直让夏栀坐进去,夏栀也没看江御一眼,弯腰进了车里。

        江御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拉下脸居然换来这么个结果。

        而且这孙子还教训他一句,说让他懂得尊重女孩。

        他没把她直接拉上车,这还不够尊重?

        看到出租车扬长而去,江御气得一拳砸在了方向盘上。

        虽然生气,但想想还是不放心,怕那孙子不老实送夏栀回家,又带她去别的地方,江御还是悄悄跟在了出租车的后面。

        好在对方没有起别的坏心思,直接把夏栀送到了花枝巷的巷口。

        夏栀从出租车上下来,何晨欢还跟她一起下车,他看到巷子里那么黑,感觉不太放心,想亲自把她送到家门口,被夏栀拒绝了。

        “这么晚了,被我妈妈看到会误会的。”

        夏栀用开玩笑的方式说,让何晨欢无话可言了。

        “那我站在这儿看着你,你到家给我发个消息。”

        “不用,你也早点回去吧。”

        江御的车停在远处,看到那俩人腻腻歪歪的,那么恋恋不舍的样子,恶心得想吐。

        刚才吃饭的时候还没聊够?

        在大街上不能注意点影响?

        他烦躁地拧眉,终于等到何晨欢上了出租车,一加油门冲到了夏栀的旁边。

        “喂。”

        夏栀听见了熟悉的声音,脚步一顿,并没回头。

        江御看到她侧脸的冷漠,找到一丝熟悉的感觉。

        他怎么从她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呢?

        夏栀是在故意报复他吧?

        那个时候他刚从拘留所放出来,被关了一个多月的小黑屋,思想的确有些扭曲,极度厌恶世界,谁也不想搭理,经过半年多的沉淀,慢慢好转起来了,但这小丫头似乎跟他记上仇了。

        夏栀快步往前走,江御将车速放到最慢,亦步亦趋地跟着她。

        突然,他喂了一声,“明天不许跟那小子去看电影。”

        “为什么?”

        夏栀无辜转头,说话像个呛口小辣椒,“我想跟谁去看就跟谁看,和你有关系?”

        “没关系,但老子就是不允许。”

        “你家住海边吗?

        管那么宽。”

        夏栀不想搭理他,快步往家的方向走,给了江御一个闭门羹。

        “靠!”

        他爆一声粗口,狠狠一脚踹在了旁边的电线杆上。

        —

        翌日上午,夏栀与何晨欢约定好在国贸大厦门口见面,她不好意思总让他来接她,便强烈要求如此。

        夏栀提前一小时出门,她打扮得特别时尚,经典款的千鸟格大衣,下面穿了黑色长筒的骑士靴,看上去像模特一样。

        自从上了大学,和戚箬认识以后,她整个人就像脱胎换骨了似的,不仅五官长开了,气质也越来越绝。

        将门锁上,夏栀挎上黑色的包,往巷口的方向走。

        结果到菜市场门口,江爷爷突然冒出来,抓住她的胳膊,说:“丫头,我……我心绞痛好像犯了,你……你能不能好心送我去趟医院?

        麻烦你了。”

        夏栀一听,立刻答应下来,搀扶着江爷爷,先扶他去石凳坐下,然后赶紧给江御打电话,想让他快点送点药过来,不然从这儿到医院要一个小时,老爷子的身体可经不起折腾。

        江御接电话接得很快,不仅药送来了,还让司机开了车过来。

        夏栀和江御一起扶老爷子上了车,本来有江御陪着,她可以不用跟去医院,可江老爷子却紧紧抓着她的胳膊,说:“我就是跟这孙子吵架才犯心绞痛的,我不想看见他,你让他下车。”

        为难地看了眼江御,夏栀还没说话,他把头扭向一旁,“你就当我不存在。”

        夏栀没办法,只能在中间当和事佬,想到自己还和何晨欢约好看电影,一来二去的肯定要耽搁了,她赶紧给他发消息道歉,说她恐怕要失约了。

        坐在前排副驾驶的江御透过后视镜看见夏栀对着键盘打字,唇角勾起一抹讥诮的弧度。

        到头来还不是没看成?

        昨晚痛快答应了他多好,也就不必请爷爷出马了。

        夏栀一抬眸,也从后视镜里看到江御渗透出笑意的目光,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江爷爷,吃完了药,您有没有感觉舒服一点?”

        夏栀转头关心地问。

        江老爷子头往后靠着,闭着眼睛,还有些气喘,缓了几秒才说:“吃了速效救心丸好多了,幸亏碰到你了,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啊!丫头。”

        夏栀感觉很不好意思,“江爷爷,我也没做什么。”

        “不用做什么,爷爷看到你都高兴。”

        说着,又重重咳嗽了两声。

        江御的唇角似有若无地勾着,奥斯卡不给他爷爷颁发个小金人都说不过去。

        —

        来到医院,江老爷子被带去做检查,夏栀和江御坐在外面的休息椅上等着。

        她扭头看他一眼,忍不住批评起他,“你明知道你爷爷的心脏不好,干嘛还要和他起冲突?

        就不能让让他老人家?

        都多大的人了。”

        听她用长辈似的口吻教训他,江御笑了。

        “那你多大?

        能跟我这样说话吗?”

        他眯眸打量着她,“小小年纪,口气挺大。”

        “反正我比你懂事,我要有个这么疼爱我的爷爷,我一定会好好孝顺他。”

        江御摸了摸后脑勺,想不到自己的这个主意还给夏栀留下了不孝顺的负面影响。

        夏栀还在和何晨欢聊天,他听说她临时有急事,虽然失落,但也没放弃,又问她下午有没有时间看。

        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拒绝了,因为她不确定江爷爷会不会放她回家,可能他还是不想看见江御,那她就要留在这儿当和事佬。

        江御见夏栀聊个没完没了,烦躁得很拧起眉。

        趁此机会他问了句,“你打算什么时候把我从黑名单里拉出来?”

        夏栀眨了眨眼,“我没打算过啊!”

        听闻,他差点胸闷得吐血。

        很快,夏栀又补充一句:“反正也听不见几句好听的人话,留着何用?”

        江御被气笑了,缓缓眯眸,俯身压下去,手指轻轻捏住她的下巴,“你现在说话是越来越放肆了啊!”

        随着他低头的动作,一股清冽的气息扑面而来,夹杂着强烈的男性荷尔蒙因子在空气中无声飘散,那深邃的眼眸就像是夜空中存在的漩涡,漆黑透亮,足以轻易撩拨少女的心。

        夏栀无所畏惧地与他对视,倏尔他冷笑着勾起唇,威胁地开口:“我不仅不会说人话,还不会做人事,你要不要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