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赤焰在线阅读 - 第25章

第25章

        第25章

        饭后,    在江老爷子催促之下,夏栀随江御去到二楼书房,    向他传授下学习英语的经验。

        一推开门,    浓浓的书卷气扑面而来,地上的书和试卷一叠又一叠地挨着放,摞了好高,    可见平常用心学习的程度。

        夏栀走到书桌前,    看见那一张做到一半的数学卷子,忍不住拿起一看。

        江御照在她的身后,    像是愣住,    斑驳的阳光透过菱格的玻璃窗照进来,    打在她身上,    为她镀了层金色光晕,    这样美好的画面,    让他一时不忍心破坏。

        “这卷子是你自己做的?

        没对答案?”

        忽然,夏栀转过身,不敢相信地确认。

        江御轻嗤了声,    “瞧不起我?”

        “当然不是,    我就是看到全做对了,    感觉很不可思议。”

        “都说了老子之前是没想好好学。”

        他一脸我就是智商这么高的骄傲模样。

        看到江御又恢复了意气风发的少年感,    夏栀有点儿想哭。

        “好了,    别废话了。”

        江御为她抽开一把椅子让她坐下,“进入正题吧。”

        夏栀在他身旁入坐,    一不小心靠得太近,    她整个人都有些不大自在地往旁边挪了几分。

        看她与他保持距离,    江御的目光冷却几分,开口的声音也像掺了冰碴似的:“原来当同桌的时候也这么近,    没见你躲。”

        夏栀听闻,立刻反唇相讥,“那会儿我跟你说话,也没见你故意不理。”

        ko!

        她言外之意是他先开始的,这让他还有什么话说。

        夏栀默默将椅子挪远了一些,然后一句废话不多说,直接进入主题:“以我个人来说,英语要想考高分,首先要背大量的词汇,高中英语3500个单词起码要掌握,如果还有余力,把大学四级的也背了,词汇量越丰富越容易理解,做起题目来会更加得心应手。”

        “不想背怎么办?”

        “哦,那就没救了。”

        夏栀怼起人也也是不客气的。

        江御缓缓眯眸睨着她,怎么上个大学变了那么多?

        脾气还大了不少。

        “我抽查你一下吧,看看你对词汇量的掌握如何。”

        夏栀说完,从他那一堆书中找出了一本高中阅读理解的攻克练习册,她念一句让江御翻译一句,这样远比看着句子去翻译难多了。

        本以为江御的英语会很薄弱,可没想到她念一句,他不需要怎么思考就能翻译出来,这水平比她还厉害。

        “你过分谦虚了啊!”

        夏栀不由好奇地问他,“怎么做到的?”

        “可能和我经常看原声字幕的外国电影有关吧。”

        “你不看中文字幕能理解吗?”

        “一知半解吧。”

        江御说完,“还要考我吗?”

        “没这个必要了。”

        夏栀小声嘀咕,“我怎么感觉你英语比我还厉害,为什么要骗人。”

        “相较于其他科目就是不行,大概是我不会写作文吧。”

        “你把你之前写的作文拿出来,我看看有什么问题。”

        江御随手翻出一张试卷,这个的作文题目恰好是写给同桌的一封信。

        夏栀读着读着感觉到不对劲,这怎么描述得像是她啊!他说他的同桌皮肤白,眼睛大,性格好,学习成绩优异,这明明都很符合她。

        说是写信,只有快到结尾才点明了主题,真正用写信的语气,描述他的近况,又询问她在做什么,交代她一个人在大学里要好好照顾自己。

        夏栀看得还是很感动的,江御表面看着很冷漠,背地里却在默默关心她。

        描写方面是没问题的,就是英文语法使用得很混乱,有些地方转得太生硬,让人看不太明白。

        “你这个同桌写的是我吧?”

        夏栀试探性地询问,眼中带着期待。

        江御的眉宇间烦躁地拧起,“我就有过你这一个同桌,不写你写谁?”

        “那你下面关心我的那些话也是真心的了?”

        “谁写作文不挑好的说?

        难道我要诅咒你感冒发烧?”

        “………”这人,没法聊了。

        夏栀被他三言两语怼得心情失落至极,站起身道:“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事,先回家了。”

        说完,她毅然决然地往门口的方向走。

        江御看着她的背影,不解挠头。

        他这是又把人给气跑了?

        —

        之后的那些天,夏栀每天都待在家里,偶尔会和顾攸琳出门逛街,没有再见过江御。

        春节不知不觉中来到了,和去年一样,夏栀跟妈妈两个人合伙做了年夜饭,吃饭的时候,她忍不住去想江御,不知道他今年还是不是一个人待在那空荡荡的大别墅里。

        一想到,她就忍不住要心疼他,但他对她那样暴躁,她也不想管他了。

        到零点,夏栀也还没睡觉,许多同学掐点发来了新年祝福,这其中包括何晨欢,他一看就不是群发的,很用心地编辑了一长段文字。

        夏栀挨个给他们回复,发给何晨欢没多久,他就秒回她了。

        【我初三去温城哦!】

        下面还配了个兴奋的表情包。

        平心而论,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大男生,如果没有遇见江御的话,她和他真的有可能,只是人生哪来那么多如果呢?

        出场顺序很重要,往往决定了人这一生的未来走势。

        何晨欢始终没捅破那层窗户纸,夏栀也不好意思跟他明说,她知道自己和他不可能,也不想耽误人家,决定还是趁这次他来温城,找个机会和他说明白。

        —

        大年初三的下午,夏栀收到何晨欢的信息,问她晚上有没有空一起吃饭。

        他中午才到的姥姥家,下午就迫不及待地约她了。

        夏栀承诺过要请他吃饭的,也看好了地方,很爽快地答应下来。

        何晨欢很绅士,没让她去等着他,而是乘出租车来到花枝巷那边,亲自来带她。

        夏栀挑选的那家饭店就在花枝巷附近,他们家的菜很有温城特色,甜辣口和咸辣口的都有。

        店面初具酒店的规模化,哪怕是

        大年头三天,也照常营业,客人还很多,络绎不绝的,十分热闹。

        只是她哪里料到会那么巧,肖则烨和林溪言也来这边吃饭了。

        店里的空位没有几个,她和何晨欢刚好被安排在他们两个人的邻桌。

        肖则烨和林溪言都愣住了,盯着夏栀与何晨欢看了会儿,见夏栀没有出声介绍的打算,才主动问:“这不是你男朋友吧?”

        “不是。”

        夏栀连忙摇头,“这位是我的大学同学。”

        说完,又对何晨欢介绍道:“他们二位是我的高中同学。”

        何晨欢连忙打招呼,肖则烨跟个大爷似的懒懒靠在椅子上,故意说:“你应该再补充一句,还是你曾经的追求者。”

        话音未落,江御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他一身黑衣,冷不防出现在这处处热气腾腾的店里,使得温度骤然下降好几度。

        “又来一位。”

        肖则烨抚摸着下巴,笑得戏谑至极,对何晨欢眨眼,“也是夏栀的追求者。”

        “你别乱说了。”

        夏栀警告地瞪他一眼,赶紧对何晨欢解释,“他这个人就爱开玩笑。”

        “也不是玩笑吧。”

        何晨欢温柔地看着她,“你这么优秀,换做谁都会喜欢的。”

        江御走到旁边,听到这话,脚步微微一顿。

        他注意到他手腕上戴的那只手表,是当初在夏栀朋友圈出现过的,对她百般殷勤的那位。

        唇角边扯出一丝嘲弄的弧度,江御拉开一把椅子,痞里痞气地脱下身上的黑色外套,在肖则烨旁边坐下了。

        他里边穿了件白色的毛衣,刚才那种桀骜不驯的恶魔气质瞬间消失,变得像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

        夏栀本来觉得何晨欢才能带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与江御一对比,他完全不突出了。

        无论什么气质,江御都能拿捏得死死的。

        “看看,点什么。”

        夏栀收回视线,将菜单放在何晨欢的面前。

        “点你喜欢吃的就行,我不挑食。”

        他一边说着一边给她把杯子漱干净,考虑得相当周到。

        肖则烨默默注视着那边,对林溪言感激似的说:“这男生很强啊!哪个女生能受得住这种柔情攻势?”

        “早知道我那会儿也采用这种办法了。”

        林溪言抚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感慨:“不过应该也没用,人家喜欢学霸款的。”

        “学霸?”

        肖则烨看了眼江御,不能苟同,“御哥那会儿比谁都要学渣,我怎么觉得夏栀对他也有意思呢?”

        “那后来为什么移情别恋了呢?”

        “你们俩怎么他妈·的话这么多?

        不吃给我滚蛋!”

        江御“啪的”一声将杯子砸在桌上,这动静引得旁边两位都看过来了。

        何晨欢见江御满脸凶意,像只狼似的,小声对夏栀说:“你那位同学好像不太好惹的样子。”

        “他啊!”

        夏栀撇下嘴,“暴躁无常,大概脑子里的哪根神经搭错了。”

        这话说完,江御冷不丁打了个喷嚏。

        他转头看向夏栀的方向,她低头看着菜单,头发高高盘起,扎了个俏皮的丸子头,面部流畅的曲线延伸到天鹅颈,灯光下白得耀眼。

        看起来那么美丽优雅,哪里还有高中那会儿青涩的感觉。

        原来一个人的成长可以如此迅速。

        刚才第一眼都没注意,她居然打扮得这么好看。

        往下扫一眼,江御讥讽地扯下唇。

        这么冷的天,居然特么的穿裙子,也不怕冻出老寒腿。

        越看越不爽,他一点吃饭的心情都没了。

        偏偏肖则烨这时候说了句:“夏栀那腿可真长啊!又白又直的。”

        江御瞪他,下意识出声,“信不信我把你的眼珠子给抠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