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赤焰在线阅读 - 第23章

第23章

        第23章

        判决结果出来,    江御无罪释放。

        原因是李森早在四十八小时之内醒来,却为了让江御能够坐牢,    故意欺瞒,    触犯了法律。

        再加之江御行事的动机是为了救人,两两相抵了。

        夏栀坐在下面,听见法官宣布结果的时候,    激动地捂住了嘴巴,    眼神之中难掩兴奋。

        她看着江御,恨不能冲上前去拥抱他。

        然而,    他并没有往她的方向看,    甚至连一个眼角余光都吝啬给,    结束后直接被警察带走,    头也不回。

        夏栀的大脑有点儿空,    并没想那么多,    她看向江爷爷,问他:“江爷爷,江御什么时候能够回家啊?”

        “应该很快吧。”

        江爷爷说得很快果然够快,    江御在下午就从警局里出来了。

        夏栀一直在外面等着他,    看到他穿着一身黑衣,    表情肃穆地往外走,    她立刻飞奔着跑过去。

        “江御!”

        夏栀双眸亮闪闪地看着他,    唇角的弧度高高扬起,难掩激动。

        然而,    江御暗沉的双眸丝毫不起波澜,    只是那么盯着她,    许久不语。

        夏栀被他看得有些发毛,笑容渐渐消失在唇边,    心底直敲鼓。

        她不自然地扯下衣角,讪然笑着问他:“你怎么了?

        干嘛这样看着我啊?”

        他就像是没听见她的话,越过她径直往前走。

        像是一阵寒风从身旁掠过,温度冷得让人发颤。

        夏栀的心脏骤然失重,疼痛渐渐开始蔓延,像被人拿刀子一寸一寸地凌迟。

        这与她曾经预想的画面完全不同,她还以为他会紧紧地拥抱她,和她一起分享喜悦。

        然而现在,他对她却像是陌生人一般,连一个字都懒得回。

        夏栀看到他迈下台阶,眼泪一滴滴砸下去。

        “江御,你为什么不理我了?”

        她眼眶泛起红,沙哑着嗓子问。

        江御的脚步微微停顿。

        夏栀追上去,拦在他的面前,看见她的眼泪,江御的心脏蓦然疼了下。

        因为——

        他肮脏的世界不配拥有美好。

        “我做错什么了吗?

        你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

        怎么现在对我这么冷淡?”

        夏栀无措地看着他,泪水还在眼眶里

        她的话音落下,男生响起一声不屑的轻嘲。

        “要不是因为你,我能进去蹲这么多天?

        你带给我这么大的麻烦,还好意思出现在我面前?”

        夏栀听闻,身体猛然一僵,她怔然望着他,声音都在发颤,“你……你为什么会这么说?”

        “因为老子他妈蹲急了!”

        江御表现出一脸厌恶,看她一眼似乎都觉得烦,“要不你进去蹲那么多天试试?”

        夏栀以为他真的是在生气,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无措地揪着自己的手,说:“我……我知道我很对不起你,你想要什么补偿都可以提,我能满足的都尽量满足。”

        “补偿?

        你确定?”

        江御的眼中浮现出兴味的笑,缓缓俯身逼近她,“任何都可以吗?”

        “嗯,只要我能做到的。”

        “那你陪我睡一觉吧。”

        江御懒洋洋地在她耳边开口,“反正我对你好的目的就是为了骗你心甘情愿地和我上床。”

        夏栀听到他这样说,如遭雷击。

        她定在原地,缓了好几秒钟,才怔怔摇头,“我不相信。”

        “不信的话你就去问肖则烨他们吧,我和他们打了个赌,说你考上大学就会自己到我的床上躺着。”

        江御扔下这话,大步流星地离开。

        夏栀僵直地转身,看着他冷漠无情的身影,不知该笑还是该哭。

        门外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在等着,江御径直拉开车门上去,没有再回头看她一眼。

        夏栀傻傻地站在原地,看着车子开走,好半晌才缓缓地蹲下去,无助地埋头痛哭。

        她那么欢喜地等他出来,他为什么要这样呢?

        “小姑娘,你怎么了?”

        忽然,一位警察走过来询问。

        夏栀不想让人家看见自己满脸都是眼泪,低着头,闷闷地说“没事”。

        她胡乱用手背擦了擦眼泪,才从地上站起来。

        看到她哭得两眼通红,警察叔叔也不知道怎么安慰。

        “我看你有点儿眼熟啊!是不是之前经常过来,想见江御的那个女孩?”

        “嗯。”

        夏栀点头应了声,而后问:“叔叔,您知道江御在里边过得怎么样吗?”

        “他啊!”

        警察叔叔目光凝眺远方,“沉默寡言,和他说话也不理,估计是挺后悔的吧!这也能理解,谁犯了错误都会懊恼自己当初一时冲动。”

        夏栀听完他的一番话,眼神更加黯淡。

        江御应该是后悔救她了吧。

        毕竟他差一点就要坐牢了。

        而且因为她,也上不成青大了。

        —

        晚上,夏栀一个人在家,她低头看着手机,点开江御的头像又返回,来来回回重复了无数次。

        她想要找他,却又担心他态度冷淡,不敢去碰钉子。

        手指在键盘上敲打多回,每次打下一行字又觉得不太合适,默默删除。

        纠结数秒,夏栀还是发给他一句:

        【江御,你在干嘛呢?

        】

        这真的是最卑微的一句了,小心翼翼,充满试探。

        网上说,当有人问你在不在,或者在忙什么,其实都是在暗示——我想你了。

        夏栀等了许久也没等来江御的回复,她懊恼地抓了抓头发,看着外面的夜色,想出去找他却又不敢。

        自从那晚发生了那样糟糕的情况,夏栀就不敢一个人走夜路了,哪怕是在学校,她也是趁着天黑之前,早早地回宿舍待着。

        —

        彼时,江御正在酒吧和肖则烨等人一起喝酒。

        得知江御无罪释放,这几个好兄弟都为他感到高兴。

        “御哥,下一步你有什么打算?”

        肖则烨给江御倒满一杯酒,问他。

        他垂眸看着桌面,噙起唇一笑道:“回去复读呗,还能打算什么?”

        “不会吧?

        你还想考大学?”

        林溪言觉得十分意外,“就你那二三十分的成绩,还有再考的必要吗?”

        “那是老子没认真学!”

        江御瞪了他一眼,忽然手机震动了下,屏幕也跟着亮了起来。

        他不着痕迹地低头扫了眼,是夏栀发来的消息,烦躁地一拧眉,直接熄了屏。

        肖则烨刚才偷瞄一眼,看见了夏栀的名字,他不由唏嘘地问:“御哥,你怎么不回人家消息啊?”

        江御没理他,过一会儿,想起了什么,又交代道:“你们以后如果遇见夏栀,她问我当初对她好,是不是因为和你们打了赌想骗她上床,都给我说是。”

        肖则烨和林溪言还有路枫错愕地对视一眼,十分不解。

        “你什么时候跟我们打赌了?”

        “管那么多。”

        江御对着他的头狠狠拍了一巴掌,而后站起身,拿起外套甩到肩膀上,“回家睡觉了。”

        “不是吧?

        这才几点?”

        林溪言看着江御潇洒离去的背影,问其他两人,“有没有觉得御哥变了?

        我怎么感觉他在往良好青年的方向发展呢?”

        路枫喝一口酒,“大概是怕了吧。”

        “他也会害怕?”

        林溪言撇嘴,感觉不可思议。

        —

        江御不知不觉中走到花枝巷的巷口,他犹豫半天,还是决定走这条巷子回家。

        夏栀她家是必经之地,江御在菜市场破旧的大门前停住,看到她们家的侧窗还亮着。

        手机拿出来,他点开夏栀的头像,眼底掠过一抹受伤。

        看见她充满试探的口吻,他的心底就像掀起惊涛骇浪,翻涌起各种各样复杂的情愫。

        一步、两步、三步……

        他踩着缓慢的步伐朝她家门口靠近,想快点从她家门外走过去,却又忍不住停住了脚步。

        不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是不是还傻乎乎捧着手机,等他回复她的消息。

        江御扯唇,自嘲地笑了笑。

        她一个那么优秀的女孩,何必要理会他这种肮脏的人,招惹一身晦气。

        坐了那一个多月的牢,江御也想明白了,他这一生的命运就是曲折离奇,注定不会平坦顺遂,别人说得对,他骨子里流淌着犯罪的血液,他遗传了暴躁偏执的基因,这样的性格注定了他的人生不可能平顺,很容易有牢狱之灾,以后说不定也会因为冲动被抓进去,无法给她安定的生活。

        她的身世已经那样可怜,从小没得到过来自温馨家庭的安全感,那往后她应该找个温柔体贴的丈夫,生个懂事听话的孩子,平安顺遂地度过一生。

        既然这样,他就别去牵连她了,自己一个人潇洒不羁,了无牵挂。

        他只要看着她幸福就好了。

        江御在夏栀她家门口站了许久,正要离开,门忽然开了。

        他下意识迈步想走,她却已经出声叫住他,“江御。”

        夏栀一打开门看见江御在门外,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大脑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叫出了他的名字。

        夏栀的眼中溢出满满的惊喜,抬腿就要朝他飞奔而去,却忘了门前的那一道坎,整个人被狠狠绊倒,摔在了地上。

        江御本来想走,却听见身后的那一声惨叫,等回过头,她人已经趴在了地上。

        他站在那儿没动,只拧眉望着她。

        夏栀的手掌和膝盖都擦破皮了,两处传来火辣辣的疼痛。

        她最近受江御那事儿影响,变得格外脆弱,眼泪一下子涌出眼眶,神情中也满是委屈。

        “江御,我流血了,好疼啊……”

        小姑娘眼巴巴地看着那个清冷的身影,见他还没动作,又抽噎道:“脚好像也扭到了,家里都没人……”

        江御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攥着,眼角余光瞥见她在对着手掌心吹气。

        暖黄色的灯光下,她娇小的身影看起来特别无助又可怜。

        “我妈今晚要上整个夜班,你不管我,那我就在门口坐一整夜好了。”

        夏栀彻底对他耍起无赖,如果他真能狠下心不管她,说明他是真不想理她了。

        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忽然,夏栀看见他居然迈开步伐往前走了。

        他真不管她了……

        夏栀一瞬间泪如雨下,哭得特别伤心。

        然而,几秒后——

        江御认命地转身,将她打横抱起,抱回她家里。

        他把她放在椅子上,面无表情地问:“你家有消毒的东西吗?”

        “在那个抽屉里。”

        夏栀伸手指了指,还在小心翼翼窥探他的神色。

        江御拿出来碘酒,先帮她的手消毒,还没涂抹,夏栀的眉头已经拧起来。

        “我尽量轻点。”

        他不自然地解释一句,拿棉签沾了碘酒,往她的伤口上涂抹。

        “嘶——”

        夏栀虽然疼得倒抽气,眼睛却亮闪闪地看着他,还带着笑意。

        “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

        她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小小的得意,嘴角是毫不掩饰的弧度上扬。

        目的得逞,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

        江御不由觉得好笑,口中嘀咕一句:“上了大学,脸皮怎么还厚了。”

        他声音压得很低,夏栀还是听不见了。

        她不过是豁出这张脸不要罢了。

        “脚肿得厉害吗?

        试试能不能走。”

        江御给夏栀上完药,又不放心地看向她的脚踝。

        “脚没事,我故意骗你的。”

        夏栀说得理直气壮。

        江御语噎数秒,无奈拧眉。

        “太晚了,你早点休息吧。”

        说完他就要走,夏栀连忙拉住他,“你明明很关心我,为什么要表现得那么冷漠?”

        “因为我不想再和你有任何牵扯,懂了吗?”

        他一根根掰开她的手指,毫不留情地甩开。

        夏栀倔强地摇头,“我不信,你肯定是骗我的。”

        “我为什么要骗你?”

        “因为你上不了青大了,你自卑。”

        夏栀一语道破,江御恼羞成怒。

        “不要再纠缠我。”

        扔下这句话,他愤然而去。

        刚才和谐的气氛荡然无存,两人又闹得不欢而散。

        夏栀十分懊恼,她明知道他是自尊心那样强的人,刚才不该把话说得那么直白的。

        明天就要回学校了,江御还不理她,该怎么办呢?

        夏栀也没有别人可说,只能给顾攸琳打电话,她听完以后,冷笑了声:“那就晾着他,男人就这么贱,你不理他,他就凑上来找你了。”

        “我马上就离开这儿了,想理他也理不了啊!”

        “那不正好?

        距离有助于帮人冷静,省着你按捺不住还想跑去找他。”

        顾攸琳对爱情看得特别透彻,“安心啦!是你的终究是你的,跑不掉的,他如果因为你上学去了就和别的女生好上了,说明心里根本没有你,你更不用拿他当回事了。”

        “可我不敢赌。”

        夏栀承认自己怂,“他万一真跟别人好上了呢?”

        “以我对江御的了解,应该不会的,他真是乱搞暧昧的男生,这些年不得女友成堆了?”

        顾攸琳安慰着夏栀,让她不要心急。

        道理都懂,但夏栀就是觉得心里不踏实。

        —

        翌日下午,夏栀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准备去高铁站,柳思然送她出家门,夏栀对她挥挥手,走去巷子口打车。

        十月的天,空气里已经带了几分寒意,风卷积着地上金黄的落叶,大地一片萧条的景象。

        夏栀站在出租车站牌那里等着,看见远处一辆出租车过来,她抬手一招,有辆黑色的轿车比出租车更快一步停在了她的面前。

        副驾驶座的车窗缓缓降下,夏栀看见了江爷爷,他和蔼微笑着看她,“丫头,上哪去?”

        “江爷爷好,我去高铁站。”

        “那正好,我捎你一程。”

        “不用麻烦了。”

        “上来吧。”

        江爷爷的眼神不怒自威,夏栀有点儿害怕,不敢再拒绝。

        司机下车帮夏栀把行李箱放进后备箱里,她乖乖拉开车门坐上车,结果却看见江御坐在后座。

        他穿着白衬衫黑长裤,单手拿着手机,一侧的耳朵里插着耳机,整个人都透露出散漫不羁的模样。

        她愣了下,微笑着开口打招呼,他却没理她,尴尬得夏栀把两手放在膝盖上,都不知道如何自处了。

        江爷爷透过后视镜朝后看了眼,见江御板着脸,跟人家欠了他八百万似的,不由怒喝出声道:“江御,你不是要复读?

        也不跟你同学请教一下学习之道,别整天就知道看手机。”

        江御要复读?

        夏栀侧目看他一眼,他正烦躁地拧着眉,似乎怪爷爷多嘴。

        “你不当体育生了?”

        夏栀小声地问他。

        江御把脸一转,戴上另一只耳机,懒得回答她的问题。

        夏栀被晾得彻彻底底,指甲抠着自己的手心,不免觉得委屈。

        他有自尊心,难道她就没有吗?

        这么一次次践踏她的尊严,是真打算和她彻底划清界限,老死不相往来了吧。

        夏栀望着窗外,迫切地希望车子能赶紧开到目的地,这气氛太压抑了,她快窒息了。

        江老爷子忽然咳嗽了声,问夏栀,“你上学上得还适应吧?

        青大的校风严谨,像你这样乖的女孩子进去,老师同学肯定都特别喜欢你。”

        “还好。”

        夏栀不好意思地笑笑。

        江老爷子接着说:“看到有合适的男同学就相处看看,能凭本事考上青大的,实力都不俗,往后也会很有发展的。”

        江御听闻,眉宇间轻皱了下。

        他听夏栀笑着说:“爷爷您说得没错,我们班的男生的确都很优秀,有两位是省状元呢。”

        “哟,这么厉害?”

        江爷爷刚感慨一声,听见了某人不屑的嗤声。

        他转头看了眼江御,“你不服?

        不服也考个省状元试试。”

        “谁不服了?

        我嗓子不舒服。”

        江御说完闭上了眼睛。

        江老爷子撇下嘴,继续跟夏栀聊天。

        车内的气氛活跃起来,时间也没那么难熬了,不知不觉中就来到了高铁站。

        “江御,你帮夏栀拎行李,把人送进去。”

        “我不去。”

        江御下意识开口拒绝。

        夏栀的余光瞪他一眼,对江老爷子说:“我自己能行。”

        话说完,她推门下车,司机已经帮她把行李箱拿下来。

        夏栀道了声“谢谢”,阔步朝里走,她并不知,身后的那辆车降下了一扇车窗,江御看着她的背影,目光复杂至极。

        “人走了,舍不得了吧?”

        江老爷子一副看透的样子,“你说你这孩子,明明就在乎人家,干嘛还要摆架子?”

        “我没摆。”

        “那你对人家拉着一张臭脸做什么?”

        “不知道。”

        江御的心情烦躁得很,升起车窗,拉起遮阳板,闭眼睡觉了。

        —

        夏栀回到首都,还没从高铁站出来,就收到戚箬发来的消息。

        【你是今天的高铁吧?

        到了吗?

        】

        【刚到,你呢?

        】

        【我都到学校了。

        】

        戚箬发来这句,接着又问她:

        【你没看群消息吗?

        晚上班里聚餐的,你去不去?

        】

        【去。

        】

        夏栀之前因为江御的事情一直萎靡不振,如今他平安无事了,她的精神也振奋起来了。

        哪怕他不愿意搭理她,只要他过得好,她也不会太难过。

        聚餐的地点在学校附近的一家中式餐馆,除了发烧感冒身体不舒服的,班里的同学都来了。

        夏栀和戚箬一进包厢,许多人都露出吃惊的表情。

        主要是她之前一直不和人交流,给人感觉很孤傲,同学们都以为她不会参加这种活动的。

        “我们没来迟吧?”

        戚箬性格活泼,俏皮地眨眨眼,抽出一把椅子让夏栀先坐。

        夏栀恰好坐在了何晨欢的旁边,闻见她身上散发出的樱花香气,他的脸都有点儿发烫。

        “真想不到,你也来了。”

        他主动开口跟夏栀聊天,她这才注意到他,笑了笑,说:“上次谢谢你让我搭顺风车啊!”

        “哎呀!小事一桩。”

        何晨欢不在意地耸肩一笑,问夏栀喝不喝果汁。

        “好,喝一点吧。”

        夏栀刚一点头,他立刻为她倒上了。

        其他同学见何晨欢对夏栀如此殷勤,纷纷开起玩笑,说他不怀好意。

        何晨欢不是那种二皮脸的男生,被人一开玩笑,脸上就挂不住了,耳朵根都红了。

        戚箬看得好笑,捂着嘴巴,小声对夏栀说,“还有这么纯情的大男孩呢,可惜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不然和他试试也不错。”

        夏栀没接话,拿出手机下意识点进微信看一眼,他仍是没问她到没到。

        虽然她知道他不可能会关心她,可心里还是会傻傻地抱有期待。

        “夏栀,咱俩拍张合影,等下我发朋友圈。”

        戚箬打开相机,往她的方向拉她一下。

        夏栀收回纷繁复杂的思绪,与她脸贴脸靠一起,露出微笑。

        旁边的何晨欢恰好在为她倒果汁,半边身子出境。

        “等下我发完,你直接从我这儿搬运就行了。”

        戚箬低头p图,对夏栀说了句。

        “搬运?”

        她没听明白她的意思。

        “朋友圈啊!你不发吗?”

        夏栀摇摇头,戚箬压低声音对她说:“你得更新自己的动态让喜欢的人看见啊!这样他才能想起你,存在感要靠自己刷的。”

        夏栀从来没有发过朋友圈,她觉得戚箬说得有道理,于是在她发完以后,她保存了和她那张合照到自己的手机上,然后发到了自己的朋友圈里。

        她的微信好友没有几个,发的目的主要也是给江御看。

        状态发出去没过几分钟,顾攸琳就点了赞,还在下面评论道:

        【你这么快就变心了!】

        其实她的意思是吃醋夏栀交了新朋友,但这话看在别人的眼里,意味就不同了,好像夏栀又喜欢上了别人一样。

        江御也有顾攸琳的好友,能看见她给夏栀的评论。

        点开那张照片,他第一眼注意到夏栀,第二眼注意到她身后的那只手。

        虽然看不见脸,但穿着衬衫,戴着机械手表,一看就是男生。

        江御深邃的眸缓缓眯起,喉咙里发出一声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