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赤焰在线阅读 - 第21章

第21章

        第21章

        高考结束,    迎来最长的一个暑假,夏栀决定找份兼职,    赚点大学的生活费。

        她不想离家太远,    于是将目标放在了花枝巷周围的那些店,暑假一到,这些店都在招临时工,    开出的工资不算高,    但很轻松。

        夏栀进去一家奶茶店,刚说自己是来应聘的,    老板就热情点头说:“就你了,    留下来工作吧。”

        这是位女老板,    留着一头利落的短发,    看起来英姿飒爽。

        “您都不需要了解一下我吗?”

        夏栀不由错愕地问。

        老板笑着说:“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    放在我们店里就是个活招牌,    只要你不算太懒,想工作多久都可以。”

        “我刚高考完,应该只工作两个月。”

        “看你的年纪就不大。”

        老板打量着她说完,    问了句:“是不是附中的?”

        “嗯。”

        “我也是从那毕业的。”

        原来老板还是学姐,    夏栀放下心来。

        两人简单聊了一会儿,    夏栀便同意留下来工作了。

        店里的生意挺好,    老板说平时都是两名员工在忙,    其中一名辞职回老家了,另一名在岗的还没过来。

        夏栀很快就见到她另一位同事,    看起来非常文质彬彬的男生,    老实木讷。

        他不爱说话,    夏栀只和他打了声招呼。

        老板交代:“阿江这孩子很勤快,就是太沉默寡言,    平常你多帮忙招呼下客人,干活的事情交给他就行。”

        夏栀笑着应下,虽然她也不擅长和人交谈,但正好可以趁这个机会锻炼一下自己。

        —

        还不到一周时间,夏栀对工作便得心应手了,刚开始那两天,进来客人她都不太好意思说话,后来慢慢就放开了。

        来了这么一位漂亮的美女店员,客人果然多了起来,特别是男顾客,一些十六七八岁的男孩子还找夏栀要联系方式,不过都被她拒绝了。

        奶茶店的工作看似轻松,还是非常辛苦的,上午十点钟上班,晚上九点钟下班,除了没客人的时候,一整天都要站着。

        看女儿那么辛苦,柳思然不想让她干了,怕她为了赚这点钱把自己的身体给累坏了。

        夏栀并不觉得有什么,年轻时候吃点苦怕什么呢?

        她从小苦日子过惯了,还真不觉得现在有什么难过的。

        高考成绩很快出来了,夏栀特意请了一天假,准时在手机上登录查询,紧张得呼吸都有点儿困难。

        柳思然坐在她旁边,一直双手合十,祈求上天保佑。

        夏栀屏息凝神,点击了查询,成绩接着跳了出来。

        她第一眼看到的是150分的这个成绩,数学考了满分,夏栀松了口气,继续往下看,除了语文以外,几乎都是满分的成绩。

        真正看到自己的高考成绩,夏栀莫名有一种虚幻的感觉,她的手掌心隐隐发麻,布满了汗水,回想自己的付出,心中只觉得五味杂陈。

        柳思然激动得喜极而泣,正想说等下带夏栀出去吃饭庆祝一下,她的手机就响了。

        这通电话是学校打来的,说夏栀是市理科状元,为他们附中赚得了荣誉,他们特地发来贺电。

        接下来的这一天,柳思然的手机一直在响,不光是几大top级的名校打来电话抢人,还有电视台、杂志社的记者说要来采访。

        做了那么多年的普通人,柳思然对于这样的状况还真的不能适应。

        她发现女儿的心理素质比她好太多了,她看起来丝毫不受影响,依旧从容淡定。

        —

        晚上,忙碌了一天的夏栀终于躺下休息,她放空望着天花板,仍有一种做梦般不真实的感觉。

        床边的手机忽然震动一下,夏栀拿起一看,江御竟然给她回了消息。

        她在知道成绩后没过多久就和他分享了,在自己亲妈面前都表现得非常淡然的她,却是极为兴奋地对江御说:

        【我能考上青大啦!你等我哦!】

        江御知道今天是出高考成绩的日子,他每个月都能向教练申请要手机给家里人打电话,特意留到了今天。

        在看到夏栀给他发来消息时,他既为她感到高兴又觉得自卑。

        那么优秀的女孩,他要多么努力才能配得上。

        当下的他望着手机凝神许久,才回复了她四个字:

        【淼淼真棒。

        】

        夏栀很快就回他了:

        【没想到你这么快就看见了,我还以为给你留言要过好久才有回音呢。

        】

        江御觉得这干巴巴的文字不过瘾,直接给她拨了电话过去。

        夜,静悄悄的。

        女孩温柔得像春风般的声音徐徐飘进他的耳朵里:“江御。”

        她每一次叫他名字时,都会让他有一股冲动。

        想把她压在身下,逼她多喊几声。

        谁让她的声音那么娇嗔那么撩人!

        稳下心神,江御才“嗯”了一声。

        “你最近过得怎么样?

        有没有多吃点?”

        她对他的关心全体现在催他长胖上面了。

        江御好笑地勾下唇,“放心,我吃了很多。”

        两个人闲聊片刻,江御才告诉她,“下个月比完赛我就可以回温城了,到时和你一起去青大报道。”

        “好。”

        夏栀的眼睛里满满的全是对未来美好的憧憬。

        想到她和江御一起在青大的校园里散步的画面,她上扬的嘴角怎么也抑制不住。

        这一刻的她觉得幸福离自己是那么近,仿佛触手可及,可是后来她回想现在,感觉是那样可笑。

        她生来就命运多舛,时运不济,人生怎么可能会事事如意呢?

        梦想考上青大能得以实现,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

        —

        夏栀从一开始的目标就是青大,无论别的学校开出再丰厚的条件,她也没有更改初心,毅然决然将第一志愿填了青大。

        为了让自己的生活不受影响,她也没有接受杂志社的采访。

        奶茶店的老板都不知道夏栀就是市里那个理科状元,还对夏栀说:“你知道吧?

        今年理科的高考状元是个女孩呢!听说数学还考了满分,可真厉害!”

        夏栀听到后,只是抿唇一笑,没说什么。

        晚上,母女俩在家吃饭时,柳思然无意间提到了韩今璐,叹气道:“听说璐璐考了三百多分,连个像样的专科都上不了,她家里人正逼着她复读,她还嚷嚷着不想再上学了,想下来打工赚钱,你说她年纪轻轻的能干嘛呢?”

        夏栀猜测韩今璐考得这么差应该是和她谈恋爱有关,可这事儿她也不能跟她妈妈说。

        “别人都羡慕我有个听话的乖女儿,长得漂亮,学习又好,从来没有让我操过心,妈妈真是骄傲。”

        柳思然给夏栀夹了块肉放进她的碗里,而后又说:“妈妈苦了一辈子,年轻时候因为看走眼跟你爸在一起,他那人就剩下一张嘴能说会道,骗骗小姑娘,整天就是混日子,不上进,如果我不是嫁给了他,应该能生活得很好。”

        说话间,柳思然的眼睛里全是后悔,不过随即又话锋一转道:“不过也是有好处的,生了你这个争气的女儿,往后就指望你出人头地,让妈妈过上好日子了。”

        夏栀听到她妈这么说,勉强笑了笑。

        许多当父母的都是这样,自己过得不好,就将希望全托付给下一代,完全不考虑孩子会有多大的压力。

        “对了,你爸给你打电话了吗?”

        “没有。”

        夏栀摇摇头。

        她对她那个爹已经不再抱有希望了。

        估计他现在日子过得安逸至极,早已经把她给忘了。

        否则自己的亲生女儿要高考了,怎么也该打个电话慰问一下,如今就连出了成绩,都一点也不关心。

        夏栀的心底溢满失望,真想狠狠心,永远不再理他,可过不久看他打来电话,她还是犹豫着不知道要不要挂断。

        “谁打来的电话?”

        柳思然听见手机铃声响,过来问了句。

        “我爸。”

        “他还知道打电话啊!”

        柳思然气狠狠地把手机夺过去,“我来接。”

        她不希望夏栀听见他们两个人争吵,于是走到了外面,但夏栀还是能隐约听见她妈妈说什么:

        “你看你像个当父亲的样吗?”

        “不要觉得孩子到我这儿来,你就可以永远不用管了,她大学的学费你起码负担一半。”

        “差点忘了告诉你,女儿是温城市的理科状元,你现在不尽好一个当父亲的责任,以后也别想她能孝顺你。”

        夏栀听见这些话,心里不可能没有触动。

        她记得他们离婚那阵,她就像个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的,小时候落下的心理阴影,一辈子都不可能忘。

        —

        夏维升听说夏栀取得了市高考状元,没过几天就来看她了,还带着秦可心一起。

        夏栀接到他的电话时,恰巧老板在店里,她很通情达理地说:“你要有事就去忙,我今天没事,可以在店里看着。”

        于是,夏栀请了半天假。

        夏维升在花枝巷的巷口等着她,远远的她就看见他和秦可心并排站着,手里撑着一把伞,给秦可心遮着太阳。

        想想自己身为女儿,从没享受过这些疼爱,夏栀的心里不禁觉得悲凉。

        秦可心看见夏栀,朝她挥挥手,热情地喊了声“姐姐”。

        她还是很聪明的,当着夏维升的面,懂得如何做一个好妹妹。

        夏栀走过去,表情淡淡的,“来怎么没提前说一声?”

        “这不是想给你个惊喜吗?”

        夏维升笑笑,“进家里说吧,外面太热了。”

        夏栀在前面带路,秦可心跟在后面,打量着周围,露出满脸的嫌弃。

        这么破烂的地方要怎么住人啊?

        到处都是青苔、泥泞,肮脏不堪。

        进到夏栀家里以后,她更是直言:“姐,你就住在这种地方啊?

        还没我家一半好。”

        夏栀横了她一眼,“你可以选择不进来。”

        “心心她就是心疼你,说话别这么冲。”

        夏维升开口打圆场。

        三个人进了客厅,秦可心看到这简陋的环境,都无法想象要怎么住下去。

        “太热了,连空调都没有吗?”

        “我说了,你可以选择出去。”

        夏栀面无表情地说完,转身去泡茶。

        出于家教、礼貌和待客之道,她对他们已经够客气了。

        她倒了两杯水,一杯放在夏维升的手边,另一杯放在秦可心的面前。

        秦可心只是扫了一眼,并没有喝。

        她嫌脏。

        夏栀并不在乎她的态度,反正她们俩往后也不会有什么交集。

        夏维升从上衣口袋里拿出来一张卡,递给夏栀,“这里边有五千块钱,是给你这学期的学费。”

        “不用,我学费全免。”

        夏栀淡淡的一句,杀伤力却十足。

        秦可心不由产生嫉妒,凭什么同样的智商,夏栀就能学习那么好?

        “那你当生活费。”

        “学校有奖学金。”

        夏栀依旧拒绝。

        她可不想拿了他的钱,回头再被那个恶毒的后妈暗中诅咒。

        夏维升来这趟依旧是没得到什么好脸色,他气得在心中暗暗发誓,以后在也不来看她了,连秦可心也在旁边煽风点火,说夏栀的态度太恶劣,让她很受伤。

        “叔叔,您好歹也是她的爸爸,您看她对您那态度也太不尊重了吧?

        哪有这样当女儿的。”

        本来夏维升就生气,听秦可心说完这两句,重重哼一声道:“以后再也不来了,就让她和她妈两个人过吧!”

        —

        时间悄然进入八月份,夏栀在奶茶店工作快两个月了,老板发工资很积极,见她表现得好,还给她发了奖金。

        想到夏栀马上就要去上大学,辞职不干了,她还颇为遗憾。

        夏栀在奶茶店工作的最后三天,碰见了她往后人生的噩梦,在未来的日子里,她曾无数次的后悔,如果当初她没去找兼职,没去那家奶茶店工作,每天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哪儿也没去就好了,可惜人永远都无法预测未来会发生什么,纵然你悔得肠子都青了,人生也不可能再重来了。

        这天下午,夏栀正在擦洗吧台,忽然门口的铃铛响了,她抬头一看,进来两个男生,一位她认识,是韩今璐的男朋友,而另一位,她隐约觉得面熟,却又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

        韦喆看见夏栀,十分吃惊,他下意识扭头看了眼旁边的人,他显然也是认出来了。

        “哟,这位不是当初在酒吧拒绝我那位吗?”

        李森吊儿郎当地笑着,犀利的眼神似带着杀气一般在夏栀的身上打量着。

        夏栀心下一惊,想到他是那天晚上在酒吧想非礼他的男人,别人都喊他“六哥”。

        “给我来一百杯柠檬水。”

        李森坐到椅子上,像是皇帝一般发出命令。

        “你确定要这么多吗?”

        夏栀确认一遍,怕他是想故意整人。

        “当我付不起?”

        李森给韦喆递了个眼色,让他去把钱付了。

        韦喆付了款以后,夏栀和另一位男生就开始制作。

        李森嘴里叼着根烟,痞气地翘着二郎腿,就坐在那里看着。

        他一根接一根地抽,弄得整个奶茶店里都烟雾缭绕。

        夏栀对烟味比较敏感,被呛得直咳嗽,眼睛也熏得通红。

        她正在捣柠檬,身后忽然传来一声,“你的口水都进杯子里了,还能喝吗?

        想让我吃你口水,直接过来和我接吻不行?”

        如此赤·裸·裸的语言调戏让夏栀羞耻不已,她低头沉默得一言不发,旁边的同事看到她侧脸紧绷着,明显是在压抑自己。

        从那个男人开口说要一百杯柠檬水的时候,他就预感到他和夏栀可能是有过节,刚才听他说那么混蛋的话,都忍不住想去教训他了。

        两个人合力做了一个小时才做完一百杯柠檬水,夏栀捣柠檬捣得手发酸,胳膊都累得抬不起来,整个奶茶店里已经是乌烟瘴气了。

        李森根本没要,叫着韦喆转身出去了,很明显就是故意在整她。

        同事一直忍着脾气没发作,见人走了才敢骂一声“混账”。

        “有钱赚就好,管他呢。”

        夏栀假装无所谓地耸肩,打开一杯递给他,“喝杯消消火气,少浪费一杯是一杯。”

        —

        晚上九点多,夏栀从店里离开,她沿着街边不疾不徐往前走,时不时抬头望一眼夜空,月朗星稀,仿佛触手可及。

        想到自己马上就要去青大报道,开启崭新和美好的校园生活,她的心里便充满无限期待,脸上都在不知不觉中浮现出微笑。

        快到花枝巷,夏栀加快了脚步,谁料从巷子里突然拐出来一个人,拦住了她的去路。

        李森明显是喝醉了,整个人都醉醺醺的,夏栀看到他,心中充满警惕,下意识后退了步。

        “我知道这是你回家的必经之路,特意在这儿等你的。”

        他冲夏栀坏笑着,一步步地逼近她。

        夏栀反应很快,立刻转身往前飞奔,然而他很轻易地就追上她,从后面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将她整个人都扯进他的怀里。

        路上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夏栀拼命挣扎喊救命,李森捂住她的嘴巴,直接拖着她进了旁边狭窄的一条小巷子。

        夏栀的心底满是绝望,她用力全身力气去挣扎也推不开他,情急之下只能用力一口咬在了他的手掌上。

        她用的力气很大,这恰恰激怒了李森,他扬手就给她一个巴掌,打得夏栀偏过头去,耳朵嗡嗡响,嘴角渗出了血。

        “你最好乖乖配合我,不然我弄死你。”

        李森将她推到了后面一个废弃的汽油桶上,接着去解他的腰带。

        一边解还一边骂骂咧咧地说:“臭·婊·子,还敢咬我,你等着吧!我等下就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夏栀还没放弃呼喊,这儿是居民区,一定会有人听见的。

        她怀抱着一丝希望,却被他扯住头发,捂住嘴巴。

        “再给我喊,信不信把你舌头割了?”

        他一身的酒味熏人得很,夏栀趁此机会用力推开他,想往外跑。

        李森追上去,从后面抓住她,“你还想跑?”

        夏栀的眼泪顺着眼角不停地往下流,害怕和恐惧让她的身体抖成了一个筛子,可她还没放弃希望,还在呼喊“救命”。

        她不相信在当今的法治社会,还会有人这么正大光明,然而这社会上本来就是有许多阴暗面不被人所见的。

        她被他拉着往回走,这次,李森直接将她推到墙上,低头就要亲下去……

        关键时刻,身后一股力道猛地将李森向后一扯,对方手里拿了根木棍,对着他的头狠狠地敲了下去,没有半分犹豫,也没有手下留情。

        空气在一瞬间安静下来,刚才还压在夏栀身上五大三粗的男人满脸血地在她面前倒了下去。

        夏栀吓得瞳孔涣散,好几秒后才失声尖叫,扑进江御的怀里。

        他的胸膛火热,散发出浓浓的温暖,她瞬间像是来到避风港,内心踏实而宁静。

        她的眼泪瞬间决堤,打湿了他的t恤。

        江御后怕地轻拍着她的后背,“好了好了,没事了。”

        他庆幸自己在当天晚上就赶回来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夏栀缓了好一会儿才平复情绪,她想起倒在地上的人,害怕得身子都在抖,问江御:“他……他不会死了吧?”

        “不知道。”

        江御看起来无比淡定,甚至说:“这种垃圾,死了正好。”

        他回来后想第一时间去找夏栀,结果刚来到这附近就听见女生绝望的哭喊,江御对她的声音太过熟悉,很快辨认出这就是夏栀。

        当下的他立刻抄起倒在垃圾桶旁的一根木棍,等他冲进来这条小巷时,看见的是夏栀被一个男人按在墙上,他低头要去强吻她的画面。

        当下的他,理智全被焚烧了,他只想要了那个男人的命,于是狠狠一棍子敲了下去,没管他是死是活。

        “你说什么呢?

        他要是死了,你会被判刑的。”

        江御垂眸看着地面上的一滩血,讥讽地扯下唇。

        没死也会被判刑,不过就是多几年前几年的事儿,不对,人死了的话他也有可能会被判死刑或无期徒刑。

        夏栀看见江御居然还笑得出来,不由脊背发凉,她发现,他对于生死这种事情看得很淡,全然漠视,根本没有当回事。

        “不能让他死了。”

        夏栀蹲下去,试探性地探了探他的鼻息,发现还有呼吸。

        她松了口气,赶紧拿出手机想打120,江御却阻止了她。

        “他要是死了,那你从今往后就是一个杀人犯,这辈子都洗不清了知道吗?”

        夏栀死死盯着他的眼睛质问,眼眶红得惊人,江御整个人就像是被点了穴,浑身失去力气,抓着夏栀胳膊的那只手怔怔地垂落下去。

        杀人犯……

        呵,他和这个词还真是有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