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赤焰在线阅读 - 第19章

第19章

        第19章

        年初一,    是电影院最为火爆的一天,放眼望去全是攒动的人头,    挤也挤不进去。

        夏栀像个小学生似的跟在江御的后面,    他的胳膊横在她的身前,在前面替她开路,避免别人会碰到她。

        终于进了大厅,    江御安排夏栀站在原地等他,    他径直走向取票机。

        江御所到之处,皆会引起女孩的注视,    夏栀有注意到,    两个女孩在偷偷指着他讨论,    脸上满是兴奋的神情。

        他这种人,    该生来就是天之骄子的。

        夏栀的旁边是一棵绿植,    上面点缀了可爱的星星彩灯,    她百无聊赖地数着有多少颗,忽然旁边传来一个惊喜的声音:“仙女,你也来看电影?”

        肖则烨和林溪言一块来的,    那位去买奶茶了。

        “嗯。”

        夏栀不确定他是不是和江御说好的一起来的。

        正想着,    肖则烨问她,    “你和谁一起来的?

        要不要一起?”

        夏栀转头望江御的方向看一眼,    他已经买完票,    折身返回了。

        肖则烨顺着望去,在看到江御,    表情跟活见了鬼一样。

        卧槽!还是人吗?

        !

        这是人干的事吗?

        !

        江御走到他的面前,    丝毫没有慌乱和心虚,    还很自然地微微颔首寒暄一句:“你也来看电影。”

        肖则烨咬着牙微笑了下,凑到他耳畔轻声道:“我还不知道,    你这么重色轻友。”

        “那你现在知道了。”

        江御推开他,看向夏栀,“电影快开场了,我们过去等。”

        林溪言这时买完奶茶回来,看见江御和夏栀,不由一愣。

        “你不是说不来看电影吗?”

        他错愕地问,没看明白怎么回事。

        “谢谢你的奶茶。”

        江御一把夺过去,“我们先过去了。”

        林溪言低头看着自己的两手空空,过了几秒才问肖则烨,“什么情况?”

        “傻逼。”

        肖则烨对着他的头拍了一巴掌。

        —

        电影开场,江御带夏栀去到座位上不久,看见肖则烨和林溪言居然进场了,还来到了他们这一排。

        两个无耻之徒去跟坐在夏栀旁边的那对情侣交换了座位,肖则烨快林溪言一步坐到了夏栀的旁边。

        江御黑着脸,给夏栀示意一眼,要和她换位。

        肖则烨怀里抱了一桶爆米花,充满鄙视地对江御说:“和女孩看电影,连爆米花都不给买,真抠。”

        他又没跟女孩看过电影,怎么知道要买这玩意儿?

        原本可以很美好的双人电影被破坏,肖则烨和林溪言两个人就跟故意似的,一阵一阵地笑出声,江御狠踹了好几脚,他们也不理会。

        夏栀倒是看得很认真,没有受他们的影响,她看到好笑的情节时也会唇角上扬,但只是微笑,没他们那么夸张。

        江御根本不知道电影演了什么情节,注意力全被旁边的女孩吸引,看到她笑,他也会情不自禁地跟着笑。

        每当这个时候,旁边的肖则烨就会突然爆发出猛烈的大笑声,冲破美好的气氛。

        江御额头的青筋始终在暴跳,为自己交友不慎而感到悲哀。

        终于熬到电影结束,肖则烨当着夏栀的面,故意问江御,“御哥,快到晚餐时间了,你那么大方,要请我们吃什么啊?”

        “滚。”

        江御瞪他一眼,转头看向夏栀时,语气瞬间变得温柔,“你想吃什么?”

        “我晚上要陪妈妈吃饭的,你们吃吧。”

        夏栀拒绝了,她不能回去得太晚。

        “那我送你回去吧。”

        江御无视一旁的肖则烨和林溪言,视他们俩为空气。

        看着江御和夏栀远走的身影,肖则烨问林溪言,“你说,御哥他怎么想的,真动心了?”

        “不然你觉得他是闲的?”

        林溪言翻个白眼,“果然男人都抵抗不了美女的诱惑。”

        —

        隔日年初二,巷子里依旧有放鞭炮的,夏栀大早上又被吵醒。

        她揉揉眼睛,不舍地从温暖的被窝里出来,套上羽绒服朝外走,看见她老妈大早上又在忙活。

        柳思然是北方人,她早起包了水饺,下了好几盘,让夏栀给韩今璐她们家送去。

        夏栀和韩今璐还在闹别扭,两个人碰到了也没有交流,就像陌生人似的擦肩而过。

        听到她妈妈让她去韩今璐的家里,夏栀十分头疼。

        她故意说自己肚子疼,让她妈妈去送,柳思然却满脸紧张地要拉着她去医院看看。

        没办法,夏栀只能说实话了,“我和璐璐闹了点不愉快,她不想理我,我也不知道怎么面对她。”

        “璐璐那孩子大大咧咧的,不该记仇啊!”

        柳思然狐疑地蹙起眉,鼓励夏栀去试试,“我陪你去敲门,她看到我总不好意思再不理你。”

        夏栀不太愿意,却强行被她妈妈拉着去了隔壁。

        韩今璐过来给开的门,看见夏栀,眸光微闪,视线从她身上越过看向柳思然,喊了声“阿姨”。

        “阿姨包了水饺给你们送过来。”

        柳思然将她手里的那盘递过去,夏栀的手里还有一盘,韩今璐自己又拿不了,只能让夏栀给她送进去。

        夏栀不想让自己的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韩今璐不想和她说话,她也不强求,准备放下东西就走。

        客厅里,韩今璐的爷爷以及她的爸爸妈妈都在,看见夏栀,韩今璐的妈妈连忙问她,“听说你学习特别好是不是?

        这次期末考试考得怎么样?”

        韩今璐听闻,凉凉地说了句:“人家又考了年级第一。”

        “哎呀,你说这孩子怎么那么厉害呢?

        有空过来多教教我们家璐璐啊!”

        “我才不用她教。”

        韩今璐下意识反驳。

        夏栀拧眉,感觉韩今璐把什么情绪都摆在脸上,有点儿幼稚。

        韩今璐送夏栀出去,嘴里愉悦地哼着歌,就像是故意在她面前表现自己心情好的样子。

        夏栀出门后,转头看向她,“纠正你一个错误。”

        “什么?”

        “这次我退步了,考了年级第二。”

        “哦,年级第二就年级第二呗!有什么差别?

        都是我够不到的高度。”

        听她这样说话,夏栀有些好笑。

        她迈下台阶,准备回家,谁知她又叫住她,“咱俩都多久没一起吃饭了,下午要不要一起去逛逛?”

        “好。”

        她主动朝她示好,夏栀自然也不会端着。

        —

        柳思然听到韩今璐约夏栀下午出去玩特别开心,还塞给夏栀二百块钱,让她请韩今璐吃饭。

        夏栀能感觉到,她妈妈有努力地想帮她处理好人际关系,让她交到朋友。

        她的想法倒和她妈妈不太一样,交朋友这种事情是要讲缘分的,就像谈恋爱一样,两个人合得来自然能走得长远。

        下午两点,韩今璐准时在门口等着夏栀,她出来后,她上前挽住她的胳膊,又和从前一样,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来到商场门口,韩今璐让夏栀等等,说她男朋友马上就到。

        夏栀皱下眉,“你事先没告诉我,你男朋友会来。”

        “他来还怎么了?

        我们俩的花销都由他买单,多好。”

        韩今璐不以为意地耸肩,语气听起来还挺骄傲。

        夏栀的心底涌上强烈的不适,听见远处传来一个男声:

        “抱歉,路上堵车,来晚了。”

        韦喆快步跑过来,看见夏栀,脸上并未露出意外的神情,显然是事先就知道她会来。

        “那我们快点进去吧,外面太冷了。”

        韩今璐不由分说拉着夏栀往里走,径直去到二楼的游戏城里。

        里边的人特别多,几乎都是学生,分布在各个娱乐项目前面,跳舞机的音乐震耳欲聋地在响,夏栀的耳膜极不舒服。

        韦喆去兑换了三百块的游戏币,每人一个小筐,分别递给韩今璐和夏栀一个。

        夏栀没接,“你们玩吧,我都不会。”

        “不会我可以教你啊!”

        韦喆笑着开口,态度极为热情。

        韩今璐附和着点头,看向韦喆的眼神中充满了崇拜,对夏栀夸赞道:“我男朋友可厉害了。”

        说完,她拉着夏栀去娃娃机前面,“让我男朋友抓个娃娃给你看看。”

        韩今璐的语气里满满的都是炫耀。

        韦喆投进去两枚游戏币,看似轻轻松松上阵,结果却打脸了,没抓上来。

        “一定是失误了,再试试。”

        韩今璐给他找理由,又对夏栀吹嘘道:“他之前给我抓过二十多个娃娃呢。”

        夏栀勉强笑了笑,看到韦喆第二次抓依旧没抓住。

        韩今璐的表情有点儿尴尬了,故意岔开话题似的说:“夏栀,你要不要来试试?”

        “你来吧。”

        夏栀摇头拒绝,她是真不感兴趣。

        韦喆试了三次都没抓到,挠挠头发,看向投篮机,“要不去玩那个吧。”

        三个人转移阵地,韩今璐投了币以后就开始投,韦喆往另一台机子里投了两枚,看向夏栀,“你玩吧,不玩也浪费了。”

        夏栀的态度很坚定,依旧是拒绝。

        韦喆竟然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要拉她过去,夏栀如遭电击,反射性地想甩开,结果有人动作比她更快——

        她被一股力道猛然往后扯去,怔愣间只看到一堵坚实的后背。

        她对他的背影太过熟悉,只是看到他的后脑勺,心跳都悄然开始加速。

        “往哪儿碰呢?

        信不信我把你的手砍下来?”

        江御狠厉的目光中带着一丝阴冷,近乎偏执地死死盯着韦喆的手。

        他一瞬间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脊背都在发凉。

        韩今璐赶紧冲过来,挡在韦喆的面前,问:“是发生什么误会了吗?

        我男朋友怎么得罪你了?”

        “男朋友?”

        江御扯出一抹讥诮的笑,语气讽刺无比,“那就管好你的男人,别惦记不该惦记的。”

        话落,他直接拉着夏栀,头也不回地离开。

        韩今璐定在那儿,琢磨江御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是说她男朋友惦记夏栀吗?

        开什么玩笑!

        —

        江御拉着夏栀去到洗手间,他打开水龙头,将她的胳膊放在水龙头下面不停地冲,还挤上洗手液给她搓洗一遍,之后又拿面巾纸给她擦干净。

        在他擦的时候,夏栀的眼睛一眨不眨在盯着他。

        看到他机械性地重复着动作,就好像有什么强迫症一样,她忽然意识到江御的性格真的偏执到极致。

        夏栀的皮肤很敏感,经过一番揉搓,那一片已经红得不成样子。

        江御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不禁懊恼地蹙眉。

        他看到有男生去拉夏栀的手时就觉得自己开始失控了,接下来做什么都不太清醒,否则也不会这样去伤害她。

        “疼吗?”

        他有点儿不太敢问。

        “这有什么疼的。”

        夏栀嘀咕一声,打量着他的神色,试探性地反问:“你怎么了?”

        江御紧抿着薄唇没出声。

        老子吃醋了呗!还问!

        “你也去那里玩的吗?”

        夏栀又换个问题。

        “不然我是去拖地的?”

        听他突如其来的幽默,夏栀忍不住笑出声。

        “不准笑。”

        江御很严肃地瞪着她,还加以警告,“你那个朋友不太靠谱,以后少和她来往。”

        “你怎么看出来的?”

        “能看上那样的男生,她本人能有多好。”

        江御目光幽幽瞥向她,还剩下半句话没说。

        又不是每个人的眼光都像他这么好。

        —

        江御又带夏栀回去游戏城,他去兑换了游戏币,问夏栀想玩什么。

        夏栀带他来到娃娃机前,指着那个白色垂着耳朵的兔子说:“我想要那个。”

        明明刚才还丝毫不感兴趣的,现在看到娃娃机里边的每个娃娃都觉得好可爱,想带回家!

        江御的深眸紧盯着透明的娃娃机,投进去两枚币,潇洒地晃动操纵杆,风轻云淡,全凭感觉,瞅准时机就“啪的”一声按下去。

        夏栀注意到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呼吸有刹那凝滞。

        这手好看得简直要命,连抓娃娃这种事儿都有艺术感了。

        娃娃机的爪子摇摇晃晃,抓住那只兔子后又缓缓上升,往洞口的方向走。

        本来夏栀没抱什么希望,却没想到他真的抓到了。

        看见兔子从洞口出来,她瞬间惊喜地睁大眼睛。

        江御将兔子塞进她的怀里,表情淡淡,丝毫不觉得骄傲,只问她还想要什么,夏栀眸光晶亮亮的,又伸手指向泰迪熊。

        “等着,哥哥都让你带回家。”

        唇角扬起一抹痞笑,江御目光如炬地盯准目标,突然认真起来。

        娃娃机上方有一盏小灯,白色的光晕照在他的头顶,给他的黑发镀上小小的光圈,像个暗夜里的王子。

        江御简直就像开了挂似的,一个接一个抓不停,周围的人都被他吸引过来,简直像在看大神直播。

        女孩子们芳心萌动,一个个地都在小声讨论,说这个男生好帅,好宠女朋友之类的。

        夏栀那会儿听韩今璐说还感到不服,怎么可能会有人次次都抓到,直到江御上手操作,她心服口服。

        韩今璐和韦喆看到层层包围的人群,也好奇得围过来,没想到里边的主角竟然是江御和夏栀。

        夏栀的怀里抱了好多娃娃,女生们都羡慕地看着她,想想自己的男朋友刚才一个都没抓到,韩今璐就觉得脸上挂不住了。

        她抓着韦喆转身就走,夏栀不经意间转头,瞥见她的侧影。

        韩今璐这次大概真的会和她绝交了。

        不过有什么关系呢?

        毫无质量的社交还不如独处。

        —

        高三的寒假十分短暂,春节过去五天就开学了。

        开学之后的学习任务更加紧迫,一模二模等考试会接踵而来,没有同学敢掉以轻心。

        教室黑板上贴着的高考倒计时,每时每刻都在提醒夏栀,她所剩的时间不多了,在这种高压环境下,夏栀开始陷入无止境的失眠,连饭都没什么胃口吃。

        她怕妈妈担心,也不敢和她说,只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

        江御前些天也去了首都参加集训,他的手机上交了,夏栀和他也失去了联系。

        一模考试来临,夏栀的发挥还算稳定,又回到年级第一的位置,只是成绩公布完的当天,夏栀就晕了过去。

        班主任吓得赶紧将她送到医院,通知家长过来,柳思然看到女儿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懊恼不已。

        她最近两天发现了她神色憔悴,还以为是压力太大了,结果刚才听医生说,她是营养不良加上休息不足,才导致的大脑缺氧,供血不足。

        夏栀来到医院又昏迷了两个小时才醒过来,柳思然给她买了现炖的鸡汤,看到她醒过来,赶紧给她盛了一碗让她喝。

        可夏栀现在什么胃口都没有,摇头并不想喝,只想赶紧看书学习。

        她昏迷的时候做了一个噩梦,梦里高考成绩公布,她发挥失常,比平时成绩少了三十几分,与青大失之交臂。

        夏栀醒来后都还记得梦里的绝望,她绝对不能允许那样的情况发生。

        柳思然见女儿饭也不想吃,又心疼又焦虑,低头默默地流眼泪。

        “妈,你怎么哭了?”

        夏栀哑着嗓子问,满脸不解。

        柳思然摇摇头,抽噎着说:“妈是在自责,没能把你照顾好。”

        “这不怪您,是我自己不想吃的。”

        夏栀抱住她,安慰地拍她的后背。

        母女俩抱在一起,柳思然低声痛哭,画面温馨却又有几分落寞。

        夏栀在医院挂了两天营养针便强制要求出院了,哪有高三生这么浪费时间的,她在医院的时候,只能躺着,连看会儿书,她妈都不允许。

        到家后,柳思然去旁边的菜市场买菜,夏栀坐到书桌前,上面摆了好几只娃娃,剩下一些被她放在了床头。

        每次看到这些,她就想起了江御,那是第一次,夏栀体会到男生认真起来原来那么有魅力这件事。

        从抽屉里拿出来她的新手机,夏栀开机点进微信,发现江御竟然在昨天给她发了消息。

        【老师把手机发下来了,只允许玩一晚上,有空打电话吗?

        】

        十五分钟后:

        【看来你没看手机,那算了,好好学习吧。

        】

        夏栀能从这句话里看出江御的无奈。

        她忍不住笑了,连忙给他回复消息:

        【抱歉啊!昨晚我没看手机。

        】

        等他下一次再拿到手机,应该就可以看到消息了吧。

        可谁知,江御竟然秒回了。

        【我听说你晕倒住院了?

        在哪家医院?

        】

        夏栀的心“咯噔”一下,他怎会知道?

        【我已经出院了,没什么事儿。

        】

        【我现在在回温城的路上,你最好真的没事。

        】

        夏栀一怔,手机差点脱落。

        她想,根本不需要问他怎么会突然回来,从他急切的语气里已经得到答案了。

        —

        柳思然给夏栀做完饭就去上晚班了,没过多久,夏栀收到江御的消息,说他在她的家门口。

        夏栀飞快地过去开门,看见江御风尘仆仆地站在门外,黑色卫衣,挎着个单肩包,眉宇间依旧那么桀骜不驯。

        在他身后,是花枝巷斑驳的旧墙,春末夏初之时,藤蔓绿油油的,好似衬托他的背景。

        许久不见,夏栀对他的感觉多了几分陌生,心头却又在强烈地悸动。

        原来她比自己想象得还要想他。

        “你先进来吧。”

        夏栀微微侧身,给他让出空,“我妈妈不在。”

        “算了吧,万一突然回来了。”

        江御摇头,“方便的话,你出来下。”

        “那好,我去换身衣服。”

        “还换什么,你穿这样……”江御上下扫一眼,“挺可爱的。”

        夏栀在家时穿的都比较休闲,此刻她身上是一件白色的长袖,胸前印着樱桃小丸子的图案。

        这衣服还是好几年前她妈妈买给她的,那时候穿还行,现在的年纪再去穿,实在过于幼稚了,所以她都是在家待着才穿。

        —

        两人来到附近的小公园,夏栀换了一件粉白的裙子,清新又干净。

        他们坐在河边的长椅上,晚风温柔吹来,画面和谐而美好。

        得知江御为了回来看她向队里请假,夏栀感觉很懊恼。

        “那个肖则烨怎么那么大喇叭,什么都告诉你。”

        “他不和我说,那你肯定永远也不会告诉我。”

        “又不是什么大事儿。”

        江御听她这么轻描淡写的语气就很恼,她都不知道他在看到肖则烨发来消息说,夏栀在学校昏倒的那一刻,急成了什么样,恨不得插上翅膀出现在她身边。

        “你们训练应该很严格的吧?

        你请假是不是对个人影响不好?”

        “老子都要担心死了,天王老子也拦不住。”

        江御说完,凛冽的目光充满警告地瞪着她,“你给我好好吃饭,按时休息,听到没有?

        不然我再多请几次假,就要被队里除名了。”

        夏栀听闻,心惊了下,“后果这么严重,那你还请什么假啊?”

        江御冷笑了声,缓缓倾身,与她四目相对——

        “原因不是很明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