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赤焰在线阅读 - 第15章

第15章

        第15章

        翌日来到学校,    夏栀的精神有些恍惚,头一次看书时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身旁的座位空空的,    让她的心底莫名产生别扭的感觉。

        下课,顾攸琳坐到江御的位子上,问夏栀:“听说江御不来上课了,    你知道这事儿吗?”

        “为什么不来?”

        “他在运动会上拿了全省第一的好名次,    他爷爷又动用了关系,直接把他送进青大了。”

        “青大?”

        听到这个,    夏栀的眼睛倏然一亮。

        “哎。”

        顾攸琳托着下巴,    一脸郁闷地说:“有点儿特长也挺好,    像我这种,    家里有关系也送不进去。”

        夏栀听不进去她说了什么,    她低头看着课本,    神经莫名有些兴奋。

        江御如果进青大,那她又能经常和他见面了?

        不过看他那样,貌似也不想搭理她。

        夏栀不知道自己怎么得罪了江御,    昨天他对她态度那么恶劣。

        或许是她的话刺激到他,    毕竟他那个人视尊严如命,    他一定觉得她又瞧不起他了。

        —

        下午放学,    夏栀随着人群往外走,    韩今璐突然从后边冲过来,揽住了她的胳膊,    “夏栀,    今天我们俩一块回去吧。”

        “你不和你男朋友一起了?”

        “跟他吵架了。”

        韩今璐傲娇地一转头,    “谁让他交那种不靠谱的朋友的。”

        夏栀没表态,默默往前走。

        “你应该没生我的气吧?”

        韩今璐歪着头试探性地询问,    晃着她的胳膊,撒娇一般地说:“我是真不知道他朋友那么混蛋,早知道就不叫你过去了。”

        “不怪你。”

        夏栀淡淡道,对她勉强露出一个微笑。

        两个人聊着天走出学校,忽然有个低沉磁性的声音叫住夏栀。

        喑哑的声调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夏栀的心弦刹那间被拨乱,她一回头,看见戴着黑色口罩的江御,他在校门旁的那棵槐树下,不是很引人注目,却因他的存在,周围的气温都仿佛低了几度。

        “我找你有事儿。”

        韩今璐愣了下,急忙对夏栀说:“那我先回去了,你们慢慢聊。”

        夏栀莫名有一种预感,江御要和她说的可能不是什么好事儿。

        从他昨晚那样冷淡的态度中她已经能预知。

        两个人往花枝巷的方向慢慢走,江御许久没开口说话,夏栀的心里有些忐忑,就在她决定先打破沉默的时候,忽然听见江御说:“我要离开这儿了。”

        她的心倏然往下一沉,问他要去哪里。

        “去首都,参加集训。”

        江御说到这个没来由地一阵烦躁,本来这是他巴不得赶快实现的事情,他早就想离开这个破地方,然而现在,他一想起来就觉得暴怒症要发作。

        夏栀的眸光停滞片刻,脑海中的第一反应是——

        她明年下半年应该也要去首都了。

        前提是她的高考能够发挥稳定。

        “那你一个人去了外地,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夏栀沉默半晌后交代他。

        江御捏紧拳头,“你除了这个,没别的要跟我说的了?”

        夏栀的眼睛无辜地看着他,好像是真不知道说什么了。

        江御陡然觉得无力,悻悻然垂下手,“算了。”

        看他情绪又不爽,夏栀很小心地问:“你哪天离开啊?

        需不需要我去送你?”

        “不必。”

        江御下意识回绝,两秒后又生硬地补充:“你非想去,我也拦不住。”

        “那……”夏栀也摸不准他的态度了,小心翼翼窥探着他的神情,“我如果去,你别凶我啊!”

        江御的余光看着她,圆碌碌的大眼睛里有一丝惶恐,明显是在惧怕。

        他平时对她很凶?

        眉宇间拧起一道褶皱,江御想到那天晚上对她的态度,不禁觉得有些抱歉。

        可让他道歉又难以启齿,他只能委婉表达,“在酒吧那晚,我发生了一件特糟糕的事儿,所以心情有点儿暴躁。”

        不知道这样说她能不能明白他的意思,这样再不懂,那她可真是个书呆子了。

        夏栀只“哦”了一声,没别的反应,她的情绪总是这样淡淡的,让人看不透在想什么,江御感觉特抓狂。

        “你就不能多说两个字?”

        他在跟她道歉!

        道歉,道歉知道吗?

        !

        夏栀的眼睛眨了眨,“你是在跟我解释,那晚你不是故意对我态度那么差的,对不对?”

        女孩的眼睛澄澈透亮,被她直直盯着,江御的视线都有种无处可躲的感觉。

        他没接她那话,转身朝前走,“跟我走,带你吃香喝辣。”

        道歉哪能用嘴说,当然要拿出实际行动。

        —

        夏栀第一次来这种大排档,一个简易的大棚下面,摆放了几张塑料桌子,周围圈了几把椅子,老板站在门口热情迎客,在他旁边有个大冰柜,里边各种各样的食材都有。

        江御要了小龙虾和烧烤,他似乎跟老板很熟了,人家还送了他一扎啤酒。

        看到他拿冰啤酒当水似的那么喝,夏栀觉得太伤胃,想阻止又不知道怎么劝。

        “小龙虾来咯。”

        老板吆喝一声,将小龙虾放到桌上,“先慢慢剥着虾,烧烤还得等会儿。”

        笑着说完,老板问江御,“这你女朋友吧?

        长得可真漂亮。”

        “瞎说什么,这我同学。”

        江御否认得极快。

        他想得是,人家小女孩脸皮薄,肯定经不住这样的玩笑。

        “我看你们俩挺般配,都长得好看。”

        老板笑着说完,去忙别的了。

        “别理他,这人就爱开玩笑。”

        江御把一次性手套递给夏栀,他也戴上,开始剥虾。

        夏栀剥了一个放进嘴里,辣得她有些受不了,赶紧摘下手套,喝了口水,对江御说:“这太辣了。”

        “你不能吃辣?”

        江御诧异两秒,又不觉得奇怪了,“看你这性格,就不像能吃辣的。”

        抬手叫来老板,江御重新要了一份不辣的小龙虾,并交代烧烤都不要放辣椒。

        老板乐呵呵地答应下来,又给端来一盆小龙虾,夏栀拧起秀眉,“我们能吃得完这么多吗?”

        “慢慢吃。”

        江御带她来吃小龙虾就是不想这顿饭那么快结束。

        随着夜色渐浓,这家店的人越来越多,每桌都热闹无比,喝酒划拳的,乱侃聊天的,充满了市井气息。

        热气腾腾的麻辣烧烤直击人的味蕾,人心总是能在品尝到美食的时候得到疗愈。

        “好学生,你喝过酒没?”

        江御忽然问夏栀,她摇摇头,“没喝过,也不想喝。”

        “你就不想尝尝这是什么味道?”

        “知道了又有什么用呢?”

        夏栀淡淡反问,她喜欢上了剥小龙虾的感觉,一只一只停不下来。

        江御觉得好笑,还真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吗?

        “淼淼——”

        忽然一个夹杂着怒意的声音传进耳朵里,破坏了此刻美好和谐的气氛。

        夏栀的手一抖,小龙虾掉到白色上衣的胸前,染上油汁,随着她起身的动作又滚落到地上。

        目光闪躲,不敢看妈妈的眼睛,夏栀的心慌到极致,精神都跟着恍惚。

        柳思然冲过来,一把抓住夏栀的手腕,恨恨地瞪着江御,“我女儿是好学生,可不能跟你这种人同流合污,麻烦你不要跟她一起。”

        讲完这话,她拉着夏栀离开。

        周围人声鼎沸,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这桌发生了什么。

        夏栀被柳思然拉着走出很远以后,忽然意识到自己刚才没反驳她妈妈的话。

        “同流合污”这种字眼多伤人,很多时候,人不经意的一句话就能将一个人击垮。

        “妈。”

        夏栀用力拿开她妈妈的手,还没来得及说话,她已经质问她,“你大晚上的不在家待着,跑来和江御出来吃饭,你和他到底什么关系?”

        “他是我的同学,难道我连选择和谁交朋友的权利都没有?”

        “你和那种人交朋友,只能被他带坏!”

        “谁说的?

        我觉得江御很好。”

        “他一个成天就知道打架的人好什么好?

        我看你是被他给迷惑住了,你们俩是不是在交往?

        你是不是忘了你现在最要紧的是什么?

        难道你不想考个好大学扬眉吐气了吗?”

        母女俩在大街上就吵起来,夏栀看到人来人往的人,头很疼。

        “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我也不会耽误学习的,您大可以放心。”

        夏栀能理解她妈妈对于江御的误会,也理解她之所以这么激动是出于对她的担心。

        柳思然看到夏栀眼里的倔强,浑身一震,眼泪顺着脸颊缓缓流下来。

        “妈妈一直以为你是个听话的好孩子,真没想到你会这样……”

        短短一句话,宛如刀割在了夏栀的心上。

        她无声地攥住拳头,不懂和江御走得近怎么就不是好孩子了?

        她对她的失望就来得这么轻而易举吗?

        —

        夏栀想跟江御道歉,却又没他的联系方式,他往后不再来学校,昨晚那一别,他们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到,或许他被她妈妈的话伤到,永远都不会来找她了。

        隔日来到学校,她问顾攸琳有没有江御的手机号,她听到后,非常震惊。

        “你们俩关系那么好,连手机号都没有?”

        “呃……”

        江御从未主动提起过,她也没好意思找他要。

        顾攸琳翻了翻手机,“诶,还真有,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存的。”

        她给夏栀念了一遍,夏栀觉得这手机号有点儿耳熟,尾号三个六,跟那位老爷爷孙子的号码很像。

        待回家后,夏栀对照一番,发现这真是那孙子的。

        她怀疑江御早就知道她是谁,否则怎么会在他外出比赛期间给她发信息,问她考得怎么样,陌生人怎么可能会关心。

        拨通电话,夏栀的心情很忐忑,手指无意识缠绕着发丝,脑海中思考等下要怎么跟他开口。

        可是一直到彩铃响完,都没人接,夏栀不知道他是故意不接还是没听见。

        与此同时,网吧。

        江御和肖则烨、林溪言、路枫他们四个一起开黑,每个人的耳朵上都戴了副耳机。

        安静的空间里忽然响起突兀的铃声,过了一会儿,还在响,肖则烨不满地出声嚷嚷:“谁的电话啊?

        怎么没人接?”

        “老子的,闭嘴。”

        江御疯狂敲击着键盘,不耐烦地吼出声。

        肖则烨瑟缩一下脖子,和旁边的林溪言对视一眼,都不知道江御怎么又发疯了。

        “我出去抽根烟。”

        突然,江御冷冷起身,将手机揣进口袋,还对着椅子狠狠踹了一脚。

        “诶,游戏还没打完呢!”

        肖则烨连忙叫他,“你不能挂机啊!”

        “你看他还像有心情打游戏的样子吗?”

        肖则烨看他走了,才敢说:“我怎么感觉他这反应像失恋了呢?”

        “什么失恋?

        他连恋都没恋过好吗?”

        林溪言反驳他的话,撇了撇嘴,“我觉得夏栀那样的好学生看不上御哥,虽然他长得帅,但人家女孩那么老实,不会喜欢这一款的。”

        “你又知道了?”

        路枫噙起唇笑了笑,“看来只能我这位非单身人士去安慰他了。”

        语气里满满的自豪感。

        肖则烨不屑地嗤了声,“你不就现在谈了个女朋友吗?

        老子以前的女朋友多得胜不胜数。”

        “有个屁用,都不是两情相悦。”

        路枫说完,他跟着江御一块出去,让肖则烨一个“靠”字活生生憋在了肚子里。

        网吧在二楼,东侧有个露台,供人抽烟。

        远远的,路枫看见江御的身影,指尖一点猩红若隐若现。

        他从后面拍拍他的肩膀,“为情所困?”

        江御给他一个不屑的眼神,像是在说:你觉得可能吗?

        “说出来,让兄弟我乐呵乐呵……不是,开导开导。”

        “你恋爱经验挺丰富?

        我需要你开导。”

        江御拿下来他的手,将烟掐灭。

        看到他转身下楼梯,路枫一愣,急忙喊:“你这就走了?”

        江御背对他,只摆了摆手。

        以前无聊的时候他最爱玩游戏,可现在却觉得游戏也没什么意思。

        网吧就在花枝巷附近,江御步行就能回去。

        他拿出手机看一眼时间,距离夏栀打那通电话已经过去半小时。

        她之前应该是不知道这是他手机号的,他一直也没暴露身份,那她打电话过来,肯定是知道这号码是他的。

        夏栀她妈说的话还历历在耳,江御也不生气,人家当妈妈的为自己孩子担心有错吗?

        她那样一个前途光明的好学生是不该和他这种卑劣的人混一块。

        江御走到花枝巷的巷口,那家修车店已经关了门,从昏暗的环境中,他隐约看见那一抹熟悉的身影,脚步倏然停顿。

        回过神来,江御立刻转身,她却喊了一声他的名字,飞快跟上来。

        “江御!”

        夏栀追了他好久才拦住他,整个人都累得气喘吁吁。

        江御不屑地嗤笑一声,上下打量着她,“特意站在那儿等我的?

        一天没见就想得那么难受?”

        夏栀不理会他说什么,明亮的眼睛看着他,认真开口:“我妈妈她不了解你的为人,所以她说的话你不要往心里去,我替她向你道歉。”

        “她不了解,那你就了解了?”

        江御冷笑,上前扣住夏栀的后脑勺,逼迫她与他对视,“你就确定我是一个好人吗?”

        他抽了烟,身上带着浓浓的烟草味道,夏栀闻不惯,狠狠呛了两声。

        “看,你连烟味儿都闻不了,咱俩能是一个世界的人么?”

        江御冷笑着,另一只手的手掌缓缓抚摸上她的脸颊,“别太天真了,我对你好,不过也是看你长得漂亮,想玩玩而已。”

        他的掌心里有薄薄的茧,摩擦在她娇嫩的皮肤上,带着点火辣辣的疼痛。

        可夏栀并没有推开他,反而看着他,异常坚定地说:“不管你怎么说,都破坏不了你在我心里的形象。”

        她认定江御是一个好人,他就是,不管别人说什么,都动摇不了她的想法。

        小女孩的声音糯糯的,很清甜,像温柔的风拂过耳畔,却带着那么坚定的力量。

        江御猛然松手,快步向前走,似逃一般。

        他向来不惧怕冷漠,然而温暖会令他不知所措。

        —

        有好多天,夏栀没见到江御,她在花枝巷的巷口等,也没有像那个夜晚似的等来他。

        他就像从人间蒸发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快到期末考试,学习任务越发得紧,夏栀只能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复习上。

        以前她梦想考青大,而今是她必须要考上青大。

        生活突然一下陷入平静,每天都是家与学校两点一线,只有吃饭的时候,神经才能得到短暂地放松。

        夏栀在中午都是和顾攸琳一起去学校食堂吃,有顾攸琳陪着她,瞧不起她身世的人明显少了许多。

        顾攸琳和夏栀一块吃饭,每次都被她打击得不行,因为她的饭量实在太小了,一小份米饭或是一个馒头就饱了,难怪细胳膊细腿的那么瘦。

        她也想像她一样吃那么少,但总是管不住自己的嘴。

        “你和江御应该经常联系吧?”

        顾攸琳忍了好几天,终于忍不住问了。

        哪有女孩不爱八卦的,尤其是像江御这种高冷痞帅的男生,她特想知道他喜欢上一个人会变成什么样。

        夏栀摇摇头,突然觉得盘子里的菜索然无味了。

        “不是吧?

        你不是从我这儿要他的手机号了吗?

        肯定打给他了吧?”

        “嗯,不过我们不怎么联系,他大概很忙吧。”

        夏栀明显不太想回答这个问题,顾攸琳很识趣,也不再追问了。

        两个人默默低头吃饭,忽然一个声音传来:

        “夏栀,这么巧啊?”

        韩今璐端着餐盘,笑得一脸灿烂,在她身后还站着她那位学弟男友。

        “都没多少空位了,要不然我们就坐在你这边吃了。”

        韩今璐说着坐下来,她坐到夏栀的旁边,而韦喆则坐到顾攸琳的旁边。

        顾攸琳无奈地翻个白眼,不大情愿,但想想她们马上就要吃完了,也没发表意见。

        “刚才买了牛奶,给你们喝。”

        韦喆递给她们俩一人一瓶。

        韩今璐皱起眉,不大高兴。

        那明明是买了给她下午喝的。

        韦喆递给她一个安抚的眼神,像是在说:等下再给你买。

        “我最讨厌草莓味的东西了。”

        顾攸琳很直接地拒绝了,丝毫不给人留面子。

        韩今璐那一脸不高兴被她尽收眼底,她顾大小姐差钱吗?

        才不稀罕要这么一瓶不值钱的东西,就她还拿着当宝贝一样。

        韩今璐听完,神色有些僵住,她咬了咬牙,只能对夏栀说:“那你都喝了,我知道你喜欢草莓味。”

        夏栀见气氛尴尬,没说什么。

        为了息事宁人,她打开牛奶喝了一口。

        顾攸琳觉得夏栀这是在拆她的台,“蹭的”一下站起身,未发一语离开了。

        夏栀错愕地看着她的背影,这就生气了?

        看顾攸琳离开,韩今璐才敢吐槽:“夏栀,你怎么跟这种人一起玩?

        她就是个娇纵跋扈的大小姐,看人都不用正眼看,她表面和你玩,背地里还不一定怎么笑话你,说不定就是在可怜你。”

        “那你和我玩是可怜我吗?”

        夏栀反问得韩今璐无话可说。

        下一秒,她站起身,“我吃完了,你们慢慢吃。”

        夏栀从来都是不浪费粮食的,当今天这顿饭,真让她吃不下去了。

        寒冬时节,校园里树木萧条,她走到办公楼前,忽然想起来盛夏之时,穿着干净白衬衫的江御走在那茂密的树下,那时的她还不知道他们两个人日后会有诸多牵扯。

        一阵寒风猝不及防袭来,冷得夏栀打了个颤栗,温城的冷与北方不同,它是湿冷,寒意就像小虫子似的往人的骨缝里钻。

        她加快步伐想要快点回教室,却在拐角处看见迎面走来的翩翩少年。

        他即使是在零下几度的天,也依旧穿着单薄,只一件黑色外套罢了。

        猝不及防的相遇最惹人心动,夏栀细数着心跳的节拍,随着他迈动的脚步逐渐加快。

        江御走到她的面前,“来学校办个手续。”

        他语气淡淡的,就像是对普通同学的寒暄,夏栀怔了下,才开口:“我当你已经去外地了。”

        “应该年后走了。”

        江御薄唇抿了抿,“我过去了。”

        说完,他就要走,夏栀却叫住他。

        “你真不打算理我了对吗?”

        她的声线轻微颤抖,像是也不敢问,怕得到不想听的回答。

        江御望着地上他们两个人交错的身影,终究是不忍心。

        “没有。”

        他否认了她的话。

        “那我给你发短信,你能不能回?”

        夏栀知道自己这样有些卑微了,可是她忍不住。

        从来都抱着地球离了谁都照样转的她,头一次觉得离了江御,真的不行。

        “有事找我,我会回。”

        江御这样回答俨然是在告诫她,没事的时候不要随便找他。

        夏栀勉强一笑,“我明白了,你去忙吧。”

        江御未发一语,径直往前走了,夏栀转身,看着他颀长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视线里,心脏像被针扎一样细细密密得疼。

        —

        “夏栀,下午放学陪我去图书馆买几套练习题吧?

        我不知道什么样的好。”

        坐在后面的顾攸琳戳了下夏栀的后背,拉回她跑掉的神。

        她茫然转头看向她,“你说什么?”

        顾攸琳看到她呆呆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

        她的大眼睛湿漉漉的,像只无辜的小白兔看着她,真可爱得让人融化。

        “你想什么呢?”

        她托着下巴看她,一脸看透她的表情。

        “没什么。”

        夏栀目光闪躲着否认,低头认真做题。

        顾攸琳坐到她的旁边,江御原来的位置,打量着她的侧脸,问她:“是不是想江……”

        话还没说完,夏栀就瞪了她一眼,“我做题呢,你别说话。”

        “哟。”

        顾攸琳看到夏栀发脾气了,感觉很惊奇,“我以为你都不会生气的呢。”

        “哪有人不会生气,我只是不想发作。”

        夏栀嘟哝着,题也做进不去了。

        顾攸琳转了转眼珠,“你要是想见他,那简单啊!我带你去他家不就行了?”

        “谁说我……”夏栀被她惹得脸涨红,“你别乱说话了。”

        知道她脸皮薄,顾攸琳不逗她了。

        女孩子都是这样口是心非的,越说没有越是有。

        —

        放学后,顾攸琳拉着夏栀走出教室,准备去图书馆。

        “顾攸琳,你还真跟她一块玩了?”

        赵希曼不屑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你妈妈是个大慈善家,你也深得她真传啊!看来夏栀没少从你那儿得到好处啊!”

        “那是,穷人傍上了富人的大腿,肯定是要占便宜的。”

        黄薇也紧跟着附和一句。

        之前,她们两个人忌惮江御,不敢对夏栀说什么做什么,但现在,江御都不来学校了,夏栀也没人罩着了,她们还怕什么?

        “你们再说,信不信我撕烂你们的嘴?”

        顾攸琳转过头去警告。

        她们俩都知道顾攸琳不敢,她虽然看着厉害,但顾忌太多,不敢做有损顾家脸面的事情。

        “啧,也不知道夏栀之前是给江御灌什么迷魂汤了,让他替你出头,不过那又怎么样?

        最后还不是被他给甩了?”

        赵希曼越说越过分,甚至辱骂道:“这么想靠男人,就去□□啊!还学什么习?”

        顾攸琳都听不下去了,攥紧拳头,正想教训她一下,没想到夏栀一个箭步冲上去,对准她的脸,狠狠给了她一个巴掌。

        赵希曼愣住了,“你……你敢打我?”

        “打的就是你。”

        顾攸琳爽翻了,给夏栀竖起大拇指,“干得好。”

        “我现在就去告诉老师,你打人。”

        “抓紧时间去,有我这个证人呢。”

        顾攸琳冷笑了声,“难道不是你言语辱骂在先的?”

        “我……”

        赵希曼还想再说什么,黄薇扯了扯她的胳膊,示意她别说了。

        “我们走。”

        顾攸琳拉着夏栀转身,回想赵希曼吃瘪的神情,就觉得爽歪歪。

        —

        从图书馆出来,天色将黑未黑,夏栀打算回家了,可顾攸琳非要请她吃饭。

        她是名门出身的大小姐,吃饭的地方自然不会选择那种路边摊,而是一家高档餐厅,一楼用餐,二楼娱乐。

        夏栀初次来这种奢侈的环境用餐,感觉不太适应,服务生在她面前放一本菜单让她点餐,她缓缓掀开,看见第一道菜就写着:

        本店招牌,法式鱼子酱鹅肝套餐,599元。

        这一道顶得上她一个月的餐费了。

        “你快点啊!那个法式鹅肝可好吃了。”

        顾攸琳已经点完,催促她,怕她有负担,说:“别怕花钱,我零花钱多得都花不完。”

        夏栀听闻,在心里默默想,她和顾攸琳来这种地方吃饭,不就成为赵希曼和黄薇说的那种人了?

        “你吃吧,我不饿。”

        顾攸琳傻眼,“那你也不能看着我吃啊?”

        “抱歉,我不知道来这种地方这么贵。”

        夏栀垂眸看着桌面,有些无措。

        她以为来这种地方吃饭,最多花个两三百,上次的期中考试,学校有给她发三千元的奖学金,她可以请顾攸琳吃,却没想到贵到如此离谱的程度,随便点几道就要好几千,她那点钱根本不够。

        有钱人的生活果真是穷人难以想象的。

        顾攸琳叹了口气,“那不然我们换个地方吃吧?”

        其实她带她来这儿是想看能不能偶遇到江御,她听人说,他最近经常来这儿,前两天还见肖则烨发在这边玩的视频,一个类似于江御的身影从中一闪而过。

        “你不介意的话,那就换。”

        “我当然不介意了,我也不是非吃这个不可的,不是想带你来尝尝的么。”

        顾攸琳说完,拉着夏栀要走,却见穿着花衬衫的肖则烨朝她们的方向走来。

        他早在一进门的时候就看到夏栀,她穿着简单的白色外套,乖巧地坐在那里,恬静而优雅,将这么一个庸俗的销金窟都衬得清新起来。

        “两位妹妹,这么巧?”

        “乱喊什么呢!我可比你大。”

        顾攸琳瞪他一眼,故意问:“就你一个人来的?”

        “御哥他们在楼上呢。”

        肖则烨下意识回答,看了眼夏栀,“你要不要跟我上去看看?”

        夏栀还没表态,顾攸琳已经拉住她的胳膊,替她答应下来。

        “走,去看看呗!”

        来到二楼,肖则烨推开其中一个包间的门,映入夏栀眼帘的是一个烟雾缭绕的环境,她被呛得捂住嘴巴轻声咳嗽,仔细辨别才认出坐在最中间的那人是江御。

        在他两边,坐着好几个或染着头发或露着花臂刺身的男生,他们给夏栀的第一感觉就是——

        不像好人。

        只有为首的江御,他身着白衬衫,气质清冽而干净,与这乱糟糟的环境仿佛格格不入,哪怕指间夹着烟,也从雅痞的状态里透露出几分淡然。

        “御哥,你看谁来了?”

        肖则烨的声音传进去,里边的人才往外看。

        江御刚才一直低头摸手里的牌,完全没有注意,猛一抬头,当看见夏栀,下意识将烟头掐灭,狭长的眼眸缓缓眯了起来。

        其他几个男生都不认得夏栀,一看到,纷纷进行语言调戏:

        “哟,这是哪来的小美女?

        皮肤可真白。”

        “小妹妹一看还是高中生,嫩得都要出水……”

        这人的话还没说完,江御猛地把桌子掀翻了。

        “都给我滚。”

        谁也不知道江御为什么突然发这么大的火,他们只知道这种节骨眼上溜之大吉为妙。

        那几个男生一个接一个地出去,夏栀侧身给他们让位,肖则烨走进去,拍了拍江御的肩膀,“御哥怎么这么大的……我的天……哦哦哦………疼疼疼!”

        江御反手拧了下他的手腕,随即一个过肩摔将他扔在了地上。

        肖则烨疼得额头上都要冒汗了,他躺在地上缓了半天都没起来。

        对自己的好兄弟下手也这么狠,江御他真是冷血动物么?

        肖则烨真无力吐槽,他不是喜欢夏栀么?

        把她带来给他见还不高兴了?

        早知道他就不应该让给他的。

        夏栀站在门外,澄澈的眸子静静地看着江御,没有半点波澜。

        原来他还有好多她没见过的样子,眼前的他陌生得像是她从未认识过一样,当真是个放浪形骸的纨绔少爷。

        “跟我过来。”

        江御走出去,对夏栀扔下一句。

        夏栀下意识要跟上去,顾攸琳拉住他,“他那是什么态度?

        凭什么让你跟上去你就跟?”

        “他就那样,我都习惯了。”

        夏栀不在意地笑了笑,拿开顾攸琳的手。

        可真是个好脾气。

        也只有她能受得了江御的性格。

        —

        江御走到拐角处,随手推开了一个房间的门,里边黑漆漆的,他按开灯,发现这居然是个情趣房间。

        墙上有各种各样的艳色海报,还有张水床。

        他皱眉,本打算换一间,夏栀已经进来了。

        小姑娘大概也是很懵圈,眼睛打量着四周,露出不知所措的神情。

        江御顺势问:“你觉得这种地方是你该来的吗?”

        夏栀回答不上来,这是顾攸琳带她来的,从外面看,也不像是个不正经的地方啊!

        “上来专程找我的?

        才几天没见又想了?”

        江御捏住她软乎乎的脸,迫使她的视线看向她。

        夏栀没理会他的问题,反问:“你经常来这儿吗?

        和那群人一起?”

        “那群?”

        捕捉到这个有趣的字眼,江御笑了,“你觉得他们是什么人?”

        “看着……看着不大像好人。”

        “为什么?”

        “他们都有纹身。”

        像是听见多么可笑的话,江御从喉咙里溢出来一声低笑。

        他猝不及防地撩开自己的衬衫,露出八块结实的腹肌,其中一块上有个青色的图案——

        “看看,哥哥这儿也有纹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