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赤焰在线阅读 - 第14章

第14章

        第14章

        时间过得很快,压抑的高三不觉中又迎来期中考试,高中的这最后一年,似乎就是被各种大大小小的考试所充斥的。

        江御去了外省比赛,许久都没回来,习惯了他坐在旁边,他刚走的那段时间,夏栀还有点儿不大适应。

        她经常会看着他空空的座位发呆,想到他坐在那里时,会戴着耳机,趴在桌上睡觉,一米八几大高个像只慵懒的大猫儿蜷缩在那里。

        江御就是那样散漫不羁的一个人,他做事情从来不会在乎别人的看法,夏栀很羡慕他能活得那样洒脱,有时候她也希望自己能成为那样的人。

        这次的期中考试,夏栀的发挥一如既往得稳定,又拿到年级第一的好名次。

        老师们都说她稳进青大,但她却不敢掉以轻心。

        晚上回家,夏栀莫名收到那位老爷爷孙子发来的信息,他问她期中考试考得怎么样。

        两个人只联系过那一次,后来就不了了之,夏栀不懂他怎么又突然想起来找她。

        她组织下措辞,礼貌回复道:

        【发挥比较稳定,和以前一样。

        】

        对面又没动静了,似乎只是想关心地问一下她。

        可他明明不认识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

        周六晚上,韩今璐约夏栀一块出去吃饭,自从她谈恋爱以后,两个人连见面都很少了,只有在家门口碰见的时候才会说两句话。

        韩今璐偶尔约她一次,夏栀没好意思拒绝,只是到那以后才发现她说的吃饭那地是个酒吧。

        夏栀没进去过这种地方,潜意识里觉得这里边鱼龙混杂,不是她这个年纪该来的。

        刚要给韩今璐拨电话问怎么回事,她已经从酒吧里面出来了,身后还跟着她那个小男朋友。

        她男朋友搂着她的肩膀,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韩今璐打扮得也异常成熟,这么冷的天居然穿着吊带背心,脸上还化了妆。

        “你什么时候来的?

        怎么没给我打电话?”

        夏栀微微皱眉,反问她,“不是说吃饭的吗?”

        “是啊,我们点了好多外卖呢。”

        韩今璐拉住她,对她小声说了句:“今晚好多男生,我也不认识,怕我自己一个人尴尬,所以叫你过来陪我,别介意啊!”

        夏栀无奈,“你怎么不事先和我说?”

        “不是怕说了你不来吗?”

        她抱歉一笑,把她男朋友叫过来,“上次忘了给你们做介绍,这是我男朋友,他叫韦喆。”

        讲完,又对韦喆说:“这是我好姐妹,也是住我们家旁边的邻居,叫夏栀。”

        韦喆上一次见夏栀的时候她还戴着那副笨重的黑框眼镜,他没留心她,也没什么印象,眼下看见夏栀,他心底暗暗感叹一句“好漂亮”,态度也热情许多。

        “既然是璐璐的好姐妹,那我们也是朋友了,小姐姐进去吧。”

        韦喆冲夏栀眨了眨眼。

        夏栀不知自己是不是多疑,她总觉得这个男生很轻浮。

        “要不我还是回去吧。”

        她犹豫着开口,韩今璐却揽上她的胳膊,“你就不担心等下我被他们给灌醉了?

        万一出了事怎么办?”

        韩今璐一对夏栀进行道德绑架,她就说不上什么了,只能点点头。

        “那你要快点,我还得回去写作业。”

        “嗯,知道了。”

        韩今璐拉着夏栀进了酒吧,韦喆跟在后边,摸摸下巴,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好朋友,叫夏栀。”

        韩今璐一带夏栀过去,便大方对诸位介绍。

        夏栀礼貌性地颔首,听一个男生问:“美女,你单身吗?”

        “我姐们可是好学生,心里只有学习,不谈恋爱的。”

        韩今璐护着夏栀,带她坐下,拿零食给她吃。

        夏栀头一回来酒吧,看着四周灯红酒绿环境还挺新鲜,果然跟电视剧里出现的场景一样。

        刚才问夏栀是不是单身的男生忽然出现在旁边,他手里端着一杯酒,胳膊随意搭在夏栀的身后,问她,“美女,你叫什么名字呢?

        先认识一下呗。”

        “抱歉,我没有结识陌生人的习惯。”

        夏栀回绝得很彻底,这让对方的脸瞬间垮下去。

        韩今璐连忙扯了扯夏栀的胳膊,笑着跟那人说:“我姐妹说话直,你别介意。”

        “没事儿,我就喜欢这么有个性的。”

        说话间,他竟伸出手要朝夏栀的脸摸去。

        夏栀“蹭的”一下站起身,对韩今璐说:“下次不要喊我来这种地方了。”

        她因为珍惜和她的友情所以才答应了她的请求,谁知竟进了这种狼窝。

        其他男生见状,纷纷起哄道:

        “六哥,她居然这么不给你面子。”

        “是啊,居然还有我们六哥搞不定的人,有生之年居然看到六哥碰钉子,太不容易了。”

        夏栀无视他人的闲言碎语,起身离开,韩今璐连忙追上去,想跟夏栀道歉。

        她也不知道她男朋友玩的哥们儿都这么随便,这下搞得她像是故意害夏栀的一样。

        可韩今璐没走几步就被她男朋友韦喆拉回去,“行了,人家要走就走吧。”

        “她万一生我气了怎么办?”

        “那她就不是你真朋友,否则怎么会迁怒于你?”

        韩今璐半推半就地跟着韦喆回去坐下,心里还觉得十分忐忑。

        另一边,夏栀正穿过冗长的走廊往酒吧外面走,这家酒吧的面积非常大,从走廊过去是一个蹦迪的舞池,她飞快地往前走,忽然听见“咔嚓”一声碎响。

        脚步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夏栀正犹豫着要不要躲开,忽然听见一个熟悉的名字。

        “江御,我们威哥说了,今晚就弄死你。”

        江御?

        捕捉到这两个字,夏栀的心跳陡然加快。

        他不是去外省比赛了吗?

        什么时候回来的?

        夏栀慌张到极点,担心江御出事,却又不知道怎么做。

        她鼓起勇气往前走了几步,果然看见熟悉的身影,他背对她而站,手里拿着碎了一半的酒瓶。

        所以……刚才那声响是他砸的?

        气氛剑拔弩张,夏栀知道自己贸然过去只能给江御添麻烦,她正纠结之时,忽然看见江御将酒瓶一扔,转身往她的方向跑。

        江御跑过来见到夏栀,眼中浮现出惊愕,他想也没想地直接拉着她一起跑。

        这家酒吧,江御常来,对于地形熟悉得很。

        他拉着夏栀从后门跑出去后又拐进一条小巷子里,最后带她进了一个漆黑的房间,把门反锁。

        这房间特别小,根本不足以容纳两个人,他们俩的身子紧紧贴到一起,呼吸都在瞬间变得稀薄。

        她能清楚闻见他身上清凉的薄荷气息,宛如山间清爽的风掠过鼻尖。

        两人的身高差明显,她的脸刚好贴在他胸口,能清楚听见他心跳的声音,一阵强过一阵。

        夏栀与此同时也注意到自己的心跳,她从未和男生如此靠近过,心脏像是小鹿乱撞般跳个不停。

        再这样下去,她就要窒息了!

        身子不自然地扭动一下,夏栀轻轻喊他的名字,“江御……”

        他抬手捂住她的嘴巴,覆在她耳畔低语:“你是想要我命吗?”

        喑哑低沉的嗓音在耳畔响起,无声激起暧昧的电流。

        和她贴得这么紧,他的克制力已经到达极点了。

        夏栀听到这句,脸一瞬间羞得通红。

        外面有急促的脚步声过去,过了好一会儿,江御才打开门往外走,看见那一群人的背影,带夏栀出去,“好了,没事了。”

        夏栀终于呼吸到新鲜空气,缓了数秒后紧张地问江御,“你没受伤吧?”

        她眼底的担忧哪怕在如此昏暗的环境下也清晰可见,江御的心像是被什么击中,产生了动容。

        可他说话方式却一如既往得冷硬,别开头道:“没事。”

        他脸上和脖子都有不同程度的伤,夏栀离近了才看到,微抿嘴角,有些担心地拧眉。

        看着他,顿了半晌,她轻轻问:“江御,你为什么总和人打架?

        你不能老老实实地生活吗?”

        被她这么质问,江御的心脏钝痛了下。

        他冷笑着扯下唇,“你以为生活是能自由选择的吗?

        你想过什么样的生活就能过上了?

        难道我不羡慕普通人平凡的生活吗?”

        夏栀被他反问得答不上来,他的表情像是在说:你什么都不懂,不要站在道德制高点来要求我。

        可她明明只是不想让他受伤……

        “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样?”

        “凭什么告诉你?”

        江御的眼中有不屑,用力戳了戳她的额头,转移话题地说:“你一个女孩也敢这种酒吧,知道里边多少坏人么?

        不要带有侥幸心理,真出了事就晚了。”

        “不是我想来的,是……”夏栀不想和他解释那么多,又反问他:“你不是去外地比赛了吗?

        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回来难道还要向你报备?”

        他眼中冷漠的嘲讽让夏栀的心宛若失重般落空,她垂眸看着地面,轻声说了句“抱歉”。

        她不该自作多情地关心他,人家根本就不需要。

        “我回家了。”

        夏栀推开江御,往前走。

        她的背影在昏暗的巷子里隐隐约约,辨识不清,却能感受到其散发出一股落寞。

        江御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攥住,没有跟上去。

        夏栀也在等,她以为他会叫住她,所以她将步伐放到最慢最慢。

        忽然,他低沉的声音在他的背后传来:

        “以后我不会去学校了。”

        突然的一句,让夏栀的心脏狠狠颤抖了下。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难过,整个人像是被潮水淹没,一时间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用力地攥紧手,夏栀没回头,快步走出了这条阴暗的小巷。

        外面的路灯散发出明亮的光,她抬头看过去,眼睛被光芒刺痛。

        人在黑暗中待久了,看见光的时候,总是会被刺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