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赤焰在线阅读 - 第12章

第12章

        第12章

        月考成绩公布,夏栀出乎意料得拿到了年级第一的名次,成绩一公布,全班同学都沸腾了。

        他们17班整天被别的班看不起,说他们是最差的一个班,连个年级前十名都没出过,如今班里出了个年级第一,他们自然觉得与有荣焉。

        赵希曼和黄薇上次因为夏栀出了那么大的丑,心里还在记恨,看到别的同学夸夏栀长得漂亮还聪明,她们俩都很不耻。

        不过她们也不敢拿夏栀怎么着,得罪她无疑是得罪江御。

        大家对这俩人的关系好奇得不行,却也没一个敢问的。

        夏栀一转来就拿到年级第一的名次,班主任都觉得扬眉吐气。

        在班会课上,他着重表扬了夏栀,说她稳定发挥下去,一定可以上青大。

        夏栀的成绩非常惊人,除了语文和英语,其他都是满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江御妥妥的年级倒数前十,班内第一,各个科目的分数都是十几二十分。

        卷子发下来,江御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羞耻感,以前他拿倒数从来没觉得丢人,然而现在……他很想回到高一,重新用功学习。

        江御试图把卷子藏起来,没想到夏栀还凑过来关心地问他,“你考得怎么样啊?

        有没有不会的题,我可以帮你讲讲。”

        江御帮了她好多次,她很想还人情,但自己除了学习成绩,也没别的拿得出手的,只能帮他讲题。

        江御却不屑地扯唇道:“我都懒得做,蒙了几道选择题,其他交了白卷。”

        “……好吧。”

        看他这学习态度,夏栀觉得没救了。

        江御听她那么无奈的语气,趁机询问:“你不会是觉得我成绩差,瞧不起我吧?”

        “当然不会。”

        夏栀很认真地否认,“你虽然学习不好,但你体育很棒啊!以后也会有好的发展的。”

        听她如此真诚地说,江御的唇角忍不住翘起来。

        “看在你绞尽脑汁夸我的份上,我就让你给我讲一道题吧。”

        江御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说。

        夏栀怔了两秒,“扑哧”一声笑出来。

        她极少会笑成这样,眼睛像月牙似的弯起来,眸光晶亮亮的,像是洒了星星,窗外绚烂的阳光勾勒一圈光晕,她整个人都分外柔和。

        江御的神情中掠过一抹不自然,摸摸后脑勺,“笑什么?”

        “没什么。”

        夏栀摇摇头,马尾辫跟着一甩一甩,“就觉得你讲话特别逗。”

        她向来很讨厌那些普通却自信的男生,然而江御他是有自恋的资本在的,自然也不让她觉得反感。

        —

        晚上回家,夏栀告诉了柳思然她这次的月考成绩,柳思然高兴得眼泪瞬间飙出来,两只手放在腿上,都不知道做什么什么动作。

        “早知道我就去杀只鸡、买条鱼,给你好好庆祝庆祝了。”

        她擦去眼角的泪,还是按捺不住激动的情绪给了夏栀一个拥抱,“我的女儿真是太棒了。”

        夏栀听到她的表扬,内心才泛起波澜。

        她想,她拼了命去努力,有一部分原因也是想得到家人的肯定,她想让他们知道,她不是一个拖油瓶,她很优秀,以后也是能让他们过上好日子的。

        这天晚上,夏栀本应该睡得很香甜很踏实,可午夜时分却做了一个可怕的噩梦。

        梦里,她的继母手握一瓶硫酸要朝她的脸泼去,她咬牙切齿地瞪着她,嘶吼:“快点给我从这个家里滚出去!我没义务养着你!”

        话落,硫酸泼了出去,夏栀在梦里觉得自己这辈子都完了,铁定要毁容,等睁开眼发现这是一场梦,瞬间松了口气。

        她擦擦额头上惊出的冷汗,无助地蜷缩起身子,紧紧抱住自己。

        曾经她的心里不停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个世界那么大,却连她一个容身之所都没有?

        她不止一次的怀疑,自己的出生是一个错误,她或许就不该来这个世界。

        直到被她的亲妈接来这里,才终于心理平衡一点。

        —

        夏栀一考出好成绩,所有任课老师对她的态度都变好了,个个慈眉善目,点她起来回答问题还会好好表扬一番。

        班主任甚至直接告诉夏栀,她是他们学校这一届的希望,希望她能继续努力,一举夺得明年的高考状元。

        其他科目的老师对夏栀也越发上心,期盼着她的成绩更上一层楼。

        哪个老师不想带出市高考状元呢?

        夏栀可以理解他们的态度。

        只不过与此同时,压力接踵而来,夏栀接连好几晚失眠,闭上眼就会出现那些数学公式之类的,她被折磨得精神状态不佳,连生理期肚子都疼得比以往厉害。

        早自习,江御发现以往努力用功的同桌今天竟趴在桌子上看书,朗读的声音听起来也有气无力的。

        他目光往下看,发现她的手捂着肚子,一下猜到了原因。

        “肚子疼?”

        “嗯?”

        夏栀诧异看向他。

        “你是不是吃错东西了?”

        江御又问。

        夏栀不知怎么回答他这种羞人的问题,索性装听不见。

        见她这样的态度,江御明白了。

        他一个大男生倒是十分坦然,“不就是你们女孩每个月都……”

        “江御!”

        夏栀脸涨红地打断他的话,声音由于无力听起来有些软糯,像裹了蜜糖似的,“不许你再说了。”

        “好。”

        江御失笑着答应,扔下四个字,“你等等我。”

        随即,他堂而皇之地离开了教室。

        等早自习结束,江御终于回来了,将一杯益母草口味的奶茶放到夏栀的面前。

        “怕太苦了你喝不进去,加了半杯草莓奶茶。”

        他漫不经心地解释完,怕她拒绝,先来一句:“不喝也得扔了,我又不喝这玩意儿。”

        夏栀看着这杯奶茶,想起自己以往痛经,根本不会有人关心,甚至她放学回到家,肚子痛得要死了,还要被继母逼着做家务。

        而她的那个继妹从来都是在她洗碗、拖地的时候,拿着零食看电视,家务活没见过她做过一次。

        她的亲生父亲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却没有一次站出来为她说公道话。

        最初夏栀还不明白,为什么她爸爸那么害怕继母,后来她终于知道,原来继母的舅舅在市·政·府工作,托她的关系他才能进到一家事业单位里,他可不得拿人家当姑奶奶一样伺候着吗?

        回过神,夏栀认真地对江御说了一声“谢谢”。

        他给予的温暖,远比这杯奶茶要热烈。

        —

        下午放学时,夏栀的肚子终于没那么疼了,她收拾好书包,准备离开,旁边睡觉的人忽然抬头问:“需要我送你回家吗?”

        愣了一下,明白他这么问的原因,夏栀摇头道:“不用了,我肚子不疼了。”

        江御知道她爱逞强,有些半信半疑。

        他没说什么,微抬下巴,“那你走吧。”

        夏栀走出教室后,江御悄然跟上去,他终归还是不太放心,隔着数几米的距离护送她。

        走出校门,夏栀正要左转,忽然有人叫了她的小名:

        “淼淼。”

        转头,夏栀想不到自己竟然见到了爸爸。

        他穿西装打领带,看上去意气风发,气宇轩昂。

        要不是她爸有副好皮囊,那位继母肯定也看不上他。

        夏维升在校门口等了好久,生怕自己碰不见女儿,还好从人群中找到了她。

        他快步朝她走去,对她笑着说:“我来这边出差,顺便看看你。”

        顺便……

        捕捉到这样的字眼,夏栀的目光冷却几分。

        她默默攥紧书包带,希望的火苗宛如被人当头浇灭。

        “我们找个地方吃饭吧?

        边吃边聊。”

        夏维升见学校门口人来人往,觉得这不是说话的地方,“淼淼,你想吃什么?”

        “我想回家,我还要做作业。”

        “爸爸好不容易来看你一次,着急回家做什么?”

        夏维升皱起眉,拉住她的胳膊,“走,爸爸带你去吃饭。”

        “我不去。”

        夏栀用力掰开他的手指,甩开他的手。

        她的眼睛直直地瞪着他,倔强的眼神中带着绝望,忍住才没让眼泪掉出来。

        “你早干嘛去了?

        原来怎么没想过带我去吃饭?

        有好多次我回到家什么吃的都没有,我饿得饥肠辘辘的时候,你怎么没说要带我去吃饭呢?”

        “你——你这孩子说什么呢?”

        夏维升的面上挂不住,长叹一口气,“我就不该来看你。”

        他说完这句拿出钱包,从里边抽出几张百元大钞,一把塞给她,而后转身就走。

        夏栀低头看着手里的钱,眼泪一滴滴落下,砸在了钞票上。

        怕被人看出狼狈,她将钱塞进口袋,抬手胡乱擦了下眼泪。

        她不会跟钱过不去的,这好几百块也够她一个月的伙食费了,况且这是他本来就该给的。

        夏栀提步往前走,步伐比以往都要快,像是急于逃离什么。

        可是她越往前走,眼泪流得越凶,像是决堤的河流,怎么都控制不住。

        站定在原地,夏栀捂住脸,任由眼泪放肆地流,泪水从指缝流下去,静默无声。

        忽然,一只手搭在夏栀的头顶,温柔地抚摸几下。

        夏栀错愕地抬头,她盛满眼泪的眸跌入一双深邃的黑眸。

        江御凝视着她,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攥紧。

        从来都那么坚强的女孩,被人奚落嘲讽时都没有哭,只淡淡说一句“习惯了”,而今却哭得那么悲伤,像被主人抛弃的猫一样,可怜兮兮。

        江御一直都觉得女孩子哭很烦人,然而夏栀一哭,却让他产生一种想要毁灭世界的冲动。

        “袖子借你。”

        江御伸出胳膊到她面前,想让她擦眼泪。

        夏栀这次真没客气,拿他的袖口胡乱擦了擦脸,抬头看向他时,满脸的难堪与尴尬。

        “你一定看到了吧?”

        “嗯,那个男人是你父亲?”

        江御猜到了。

        夏栀点头,继而道:“不过在我心里,有他没他都一样,他已经把我对他的感情全部消磨干净了,在我心里,爸爸这个身份并非那么神圣。”

        “他怎么你了?”

        “边走边说吧。”

        夏栀往前走,想到夏维升给她的钱,她勉强笑着开口道:“我难得手里有笔巨款,请你吃肯德基呀!”

        她虽然在笑,但那笑容里满是苦涩,让江御看了真觉得心疼。

        走去肯德基的这一路,夏栀和江御讲了她这几年的经历,听完后,江御终于明白她那么早熟又那么淡然的原因。

        不在爱里成长的人,总是要逼着自己懂事。

        进去肯德基,两人去到前台点餐,结账时,江御动作飞快地扫了码。

        “诶,你怎么——?”

        夏栀满脸无奈地看着他,不知道说什么好。

        “过去吧。”

        江御将手机收回口袋,阔步往前走。

        两个人在儿童游玩区域旁边的位子入坐,这个点客人还挺多的,滑滑梯上的小朋友一个接一个,玩得不亦乐乎。

        夏栀看得有些羡慕,她就没经历过这么快乐的童年。

        过一会儿,江御去取了餐回来,他知道夏栀的肚子不舒服,特意把套餐里的可乐换成了热饮。

        夏栀喝一口,全身都暖洋洋的,她的眉宇也跟着舒展。

        “他给你的钱你并不想要对吗?”

        江御忽然出声。

        听江御这样问,夏栀怔住。

        她确实是想有骨气一点,不花他的钱,但现实生活根本没给她这样的资格。

        “我没来得及还给他,他就走了,那总不能扔了吧。”

        “为什么要还?

        你本来就该拿。”

        江御说完这句,又问:“他每个月会给你们母女抚养费吗?”

        “他的钱都在继母那里,不归他管,想拿也拿不出。”

        江御想说这种情况可以打官司,但想想夏栀她们母女俩目前的境况,也没那个金钱和精力。

        —

        晚上柳思然回到家,夏栀从房间出来,将夏维升给她的钱放到桌上。

        “我爸出差,顺便去校门口看了我。”

        柳思然冷笑了声,“这点钱也好意思拿出手。”

        她说完接着看向夏栀,无比认真道:“以后不管他给你多少钱,你都别要,妈妈可以养得起你,就算砸锅卖铁也要供你上完大学,你如果还想读研,妈妈全力支持。”

        夏栀还没听她说完这番话,眼泪已经落下来。

        不知道是不是生理期的缘故,她最近两天情绪特别低落,脆弱又敏感。

        “妈,谢谢您。”

        夏栀想要的真的不多。

        她只想有人能站在她的身后,告诉她,无论何时她都不是一个人。

        —

        附中每年都要同其他学校举行运动联赛,时间定在深秋,参赛者基本都是高一和高二年级的,高三由于要备考,只有体育生参加。

        运动联赛开幕的当天,学校很人性化地给高三放了一天假,而夏栀因为在月考当中成绩突出,被年级推选出来进行演讲。

        柳思然得知此事,特地去给夏栀买了一身漂亮的衣服,白衬衫搭配黑色短款小外套,下面是黑色格子的百褶裙,这样一身英伦风的学院打扮,使得夏栀一出场就吸引了无数视线,周围的同学纷纷朝她看过来。

        站在红旗下,面前是话筒,夏栀从容而自信,缓缓出声道:“在这秋高气爽的日子里,我很荣幸能代表高三年级部为这次运动联赛致辞……”

        她清脆的声音通过话筒,回响在校园的每个角落。

        许多人只闻其声,未见其人,都好奇这是哪个女生拥有如此好听的声音。

        观众席下边,江御和林溪言等人懒懒地靠在那儿,等待比赛开始。

        他远远地只能看见夏栀的侧影,身材纤细而高挑,站在阳光下,浑身都像洒满了金色。

        从未有一个人能优秀到让他自卑,夏栀偏偏是这样的存在。

        江御不敢看她。

        十月的风吹起她的秀发,也吹乱了他的心。

        夏栀的演讲完毕,同学们自发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

        大家都对台上的人产生了强烈的好奇。

        从台上下去,几位其他学校的男生盯着夏栀的腿,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附中还能有如此绝色的美女,真让人意想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