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赤焰在线阅读 - 第8章

第8章

        第8章

        感冒来势汹汹,江御吃了药以后也没有好转,一整天都趴在桌子上,连下午体育队的训练都没去。

        看他状态如此糟糕,一个人趴在那儿,像是受了伤的野兽独自舔舐伤口,夏栀的心底升起一种很复杂的情绪。

        她并不想多管闲事,但对他就是忍不住起恻隐之心,或许是他的身世令她心生同情,对没得到家庭温暖的人,她会觉得格外亲近,因为他们能理解彼此的感受。

        “江御……”

        试探性地喊了一声他名字,夏栀的手指轻轻戳他。

        “别烦我。”

        江御不耐烦地低吼出声,吓得夏栀整个人都绷紧后背,不敢再有动作。

        谁也看不见江御吼完后的神情有多懊恼,他并不想对夏栀发火,可总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夏栀默默地收拾好书包,起身离开座位时还是说了句:“要不然你就去打个针吧。”

        说完,她不等江御开口便飞速离开,以免又要被他凶。

        江御过了几秒后抬头,发现夏栀居然都走到教室门口了。

        溜得这么快?

        狭长的眸缓缓眯起,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他是死是活有人关心吗?

        她不过也是因为愧疚才给他买药催他看病的,否则一定也不理会。

        —

        夏栀和韩今璐一块回家,她拉着她的胳膊,很兴奋地对她说:“夏栀,我要恋爱了。”

        高三这种节骨眼上谈恋爱?

        她还没发表意见,韩今璐又跟她说起来,“那个男生他是高一的小学弟,我和他是在走廊上认识的,当时我抱着一叠语文卷子,他不小心撞到了我,害得我把卷子洒在地上,他帮我捡起来,看到卷子上写着六班,后来就来班门口找我了,说对我一见钟情。”

        “他只见了你一次就对你一见钟情了?”

        “嗯。”

        韩今璐仰头看着碧蓝如洗的天空,“我也没想到爱情会来得这么快。”

        夏栀想劝她以学习为重,但看她整个人完全陷进去了,知道说什么她都不会听了。

        “学姐。”

        刚提到那位小学弟,他就出现了。

        背着双肩包,笑容很灿烂,长得确实挺帅。

        韩今璐看一眼夏栀,试探性地问:“要不你先回去?”

        夏栀觉得她不该耽误高考,但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提醒她,“你等下就回去做作业吧。”

        谁料韩今璐不屑地撇下嘴,说:“我就算早回家了也不写作业,都看不懂,有什么好写的。”

        这话让夏栀没法接,她转身先走了。

        韩今璐过去挽上那男生的胳膊,仰头笑着问他:“你要带我吃什么好吃的啊?”

        “随你挑。”

        夏栀走远一点,听不见他们的对话了。

        无论怎样,她还是希望韩今璐能够幸福的,但愿那个男生不要辜负她。

        快走到花枝巷的巷口时,夏栀忽然听见摩托车的喇叭声,她转头看见江御,人坐在黑色重型机车上面,特别拉风。

        “你没去打针吗?”

        她多嘴问一句。

        感冒那么严重了,还能骑车,也不戴头盔,不嫌风吹得头疼吗?

        “你陪我去。”

        江御的口吻是命令式的,往后示意一眼,不容拒绝道:“上车。”

        “我还要早点回家写作业。”

        “我打针的时候,你写作业不行?”

        行是行,可她没道理陪他啊!

        夏栀看到江御凶神恶煞的眼神,有质疑也不敢说出来。

        “快点,别磨磨蹭蹭的。”

        江御一脸“老子可没多少耐心”的神情。

        夏栀从未坐过这种重型机车,战战兢兢地上去,都不知道把手放哪儿。

        “手抓着后面,别想趁机占我便宜。”

        前边忽然传来一声,夏栀不由瞠目。

        他坐春秋大梦呢?

        她懒得碰他。

        夏栀牢牢抓紧后面的扶手,江御把挂在一旁的头盔拿下来,给她扣在头上。

        这头盔是他的,一戴上去,夏栀就闻见清爽的洗发水的味道。

        她的脸微微有些发烫,不太适应和男生走这么近。

        江御骑上车后载着她先去了一家kfc,他让夏栀在外面等着,进去后点了两份套餐。

        “拿着。”

        夏栀接过去,嘀咕了声,“你想得还挺周到。”

        江御听见她说了什么,唇角边勾起一抹坏笑,缓缓俯下身,隔着头盔透明的挡风玻璃对她低语:“哥哥还有更周到的,你有待发掘。”

        他的目光如夜空般深邃,笑起来时眼睛里就像洒满了星星,璀璨夺目。

        夏栀的心跳毫无征兆漏跳了一拍。

        —

        来到诊所,大夫给江御挂了吊瓶,他懒懒地靠在床头,将扎了针的右手放在旁边。

        夏栀拿出课本要做作业,他却命令她先吃饭。

        kfc虽然已经是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电了,但夏栀也没吃过几回,她的爸爸总偷偷带她继妹秦可心去吃,每回吃完回来,秦可心都会跟她炫耀。

        夏栀不羡慕她吃了什么,她羡慕她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夺走她爸爸原本对她的爱,他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在一起时,她总像个局外人。

        打开包装,夏栀一边拿着笔写作业,一边默默地吃。

        见她如此争分夺秒,江御生平第一次产生佩服的感觉。

        原来真的有这种人,她可以不受外界的干扰,坚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他仗着自己体育成绩好,从来没有认真学习过,看到夏栀这么用功,有些惭愧。

        “喂,好学生。”

        夏栀刚吃完就被江御喊了声。

        她错愕地回头看向他,见他懒洋洋地靠在那儿,似笑非笑地说:“你吃饱了,我还饿着呢。”

        “我不知道你也要吃。”

        夏栀抓抓耳朵,将汉堡拿给他。

        江御示意一眼,无耻却又理直气壮地说:“左手使不上劲。”

        言外之意是她要喂他吃。

        夏栀哪怕是好脾气也被搞得恼羞成怒了,她一把塞给他,“你自己吃。”

        说完她气呼呼地坐回到椅子上,继续埋头写作业。

        啧,生气了?

        江御感觉很新鲜,他还是头一回见到她发脾气。

        —

        打针打了两小时,离开时,夏栀把全部的作业都搞定了。

        江御送她回去,到巷子口时,夏栀就让他把她放下去。

        她怕被她妈妈或者是邻居看到她坐了江御的车。

        江御一眼就看出她在想什么,舌尖抵着上颚,他发出一声冷笑,缓缓俯身质问道:“怕跟我扯上关系对吗?”

        夏栀往后退一步,没有回答。

        她的沉默俨然给出了答案,江御忍住才没当场对她发火。

        他径直走到车旁驱车离开,摩托车的轰鸣声划破长空。

        夏栀看着消失的车尾,目光有些空洞。

        原来人的思想在无形中是可以被同化的,她的潜意识里居然是拿江御当一个坏人看待的。

        —

        顾攸琳生日的这天很快就到了,下午放学前,顾攸琳特意告诉了夏栀一声,让她等下一定去。

        她在自己家的大别墅里举办生日派对,那边距离花枝巷并不远,夏栀回家拿了礼物后,打车过去。

        出租车不允许入内,司机师傅只好停在别墅区的门口。

        夏栀一下车,旁边就有辆摩托车如疾风般飞速驶过,她定住神,猜测那是江御,一如那天在雨里看见的感觉,他身穿一身黑衣,像是从修罗世界逃出的王子。

        自从那天他在诊所门口生气离开,她就没有再见他,一连几天,他都没去上课。

        夏栀经常看着他空空的座椅发呆,她想自己是该跟江御说一声对不起的。

        走到别墅门口,夏栀看见有几位班里的女同学正站在外边聊天,她微笑着跟她们打招呼,但她们却一转头,理都不想理她。

        夏栀进去别墅,看见的是金碧辉煌的大厅,璀璨的琉璃灯、金色的地板,她只在偶像剧里见过这样的场面。

        顾攸琳正忙碌穿梭在人群中,她换上了明艳的鹅黄色长裙,抹胸的款式,露出白皙优美的天鹅颈,长发随意盘起,别了顶钻石皇冠,看上去更加贵气逼人。

        她才是真正的公主,从小被众星捧月长大。

        夏栀想到自己廉价的礼物,有一些窘迫,觉得拿不出手。

        “哎,夏栀。”

        有个女声忽然喊了她,夏栀随之望去,又听她出声道:“你给顾攸琳准备了什么礼物啊?

        不会是空手来的吧?”

        “我……”夏栀迟疑地拉开包,从里边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礼品盒,缓缓递给顾攸琳,小声道:“生日快乐。”

        在顾攸琳旁边的赵希曼一把夺过去,几下拆开了包装盒,拿出里边的八音盒,露出一脸不屑鄙夷的神情,“我当什么呢!就这破玩意儿也好意思拿得出手?”

        “就是。”

        黄薇也紧跟着附和,“顾攸琳擦手的纸巾都比这贵吧。”

        “就是啊!送不起就别送好了,拿这东西是故意膈应人的吗?

        都拉低了这儿的档次。”

        “行了,你们说够了没有?”

        顾攸琳将八音盒拿过来,笑着对夏栀说:“我挺喜欢的,谢谢你。”

        夏栀垂眸,从光洁的地面能隐约看见自己的倒影,她想她现在一定难堪又落魄。

        或许最初就不应该答应来这儿,结果只能是自取其辱。

        身后有脚步声传来,每一步都格外沉稳有力。

        “江御?”

        赵希曼最先注意到走进来的人,不由吃了一惊。

        因为这种集体活动,从来没有见江御参加过。

        他刚刚站在暗处,没人注意到,大厅里所发生的状况被他尽收眼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