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赤焰在线阅读 - 第4章

第4章

        第4章

        “等着看好了,等下江御说不定会把桌子掀翻。”

        “不能吧?

        人家好歹也是女孩子,哪能让人这么没面子呢?”

        “你见江御怜香惜玉过吗?

        那次有个女孩给他递情书表白,他看都没看就撕碎扔进了垃圾桶里。”

        “江御过去了!走过去了!那女生指定完蛋了!”

        “…………”

        同学们屏息以待,看着江御一步一步走到毫无察觉在低头看书的夏栀旁边。

        每个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里,以为接下来会有什么大场面发生,可结果——

        江御抽出他课桌椅,懒洋洋地坐下了,像是根本没有注意到旁边有人。

        “卧槽卧槽卧槽!什么情况?”

        “江阎王这是洗心革面了?

        咋突然变得这么善良?”

        “不对劲,肯定不对劲!说不定接下来会有一场暴风雨来临!”

        早自习眼看着都要开始了,江御仍是没动静,这些同学心急得抓耳挠腮。

        夏栀看书时比较专注,教室里一直比较喧闹,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并未留意旁边什么时候坐了人。

        直到班主任走进教室,拿黑板擦用力地拍了拍桌子,让大家安静,她才猛地抬起头来。

        江御坐在一边,被无视得彻彻底底。

        她倒也听话,让她戴眼镜还真戴了,颜值毁了近一半。

        想到自己的坏主意,江御的唇角隐隐上扬,莫名觉得挺爽。

        坐正身子,江御将书包随便往桌洞一塞,这动静才引起了夏栀的注意。

        夏栀转头看见他,呆住了。

        “你……你是我同桌吗?”

        她不太敢相信。

        “嗯。”

        江御随意点头,并不想跟她多聊的样子。

        夏栀也不是话多之人,听班主任在讲话,老老实实看向了黑板。

        然而她的内心却在敲小鼓,很怕江御难相处。

        “咱们班刚转来一位新同学,这位同学的学习成绩十分优异,在她之前那所高中稳稳排名年级前三,学校将她安排进我们的17班,也是想给大家做个表率,你们以后有什么不懂的问题可以去请教她。”

        班主任话说完,忐忑地问了一下江御,“让她做你同桌没问题吧?”

        江御的手指弯曲在桌上轻轻敲打着,无所谓地应了声。

        教室里瞬间响起一片唏嘘,都觉得江御是被下了降头了。

        班主任松了口气,“那就先这样坐着吧。”

        —

        夏栀与江御成为同桌的第一天非常和平,没有出现同学们以为的那种大场面。

        有男同学故意开玩笑说江御可能是看上人家了,女同学立刻不屑地反驳,江御怎么会看上一个呆呆的四眼妹呢。

        下午放学,夏栀和韩今璐在教学楼前碰面,听说夏栀进了17班,韩今璐震惊得不行。

        “那可是附中最乱的一个班了,里边的学生基本上都是富二代,没几个把学习当回事的,据说班里有好几对早恋的,那些男生整天打架斗殴,女生也个个像小太妹似的。”

        韩今璐小声对夏栀说,不太放心她,“你说你这么老实的人,会不会被她们欺负啊?”

        “我尽量避免和他们产生交流。”

        夏栀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考上首都的青大,从而摆脱现在的生活,在这之前,她能忍气吞声就忍。

        于她而言,唯有读书才能改变出路。

        “我突然想起来了,江御不是在17班吗?”

        “嗯,他是我同桌。”

        “什……什么?

        你和江御同桌?”

        韩今璐差点没把自己的舌头咬掉,“他那人那么难搞,你往后的日子怎么过啊?

        要不然还是找老师申请换一下座位吧。”

        “班里没有空位子了,我不惹他就行了。”

        和韩今璐一路聊着天回家,柳思然还没回来,夏栀决定做好饭等她回来。

        柳思然到家时已经九点多了,她今晚临时加班,给夏栀发了信息,让她先吃饭,不用等她,可是到家时却见她正趴在茶几上写作业,一旁摆着两个盘子,里边是炒好的菜。

        “淼淼,这是你做的饭吗?”

        柳思然不敢相信地问,眼眶有些湿润。

        夏栀应了声,“我肚子太饿了就先吃了,你把这些都吃了吧。”

        “果然有女儿就是好,贴心小棉袄。”

        柳思然无比后悔把夏栀让给了她爸爸,她以为自己一个女人没多大本领,罩不住她,现在看来,其实她也能把女儿照顾好。

        —

        翌日来到学校,夏栀刚一坐下,后边的女生就戳了戳她的后背,“把昨天的作业拿给我抄一下。”

        夏栀将自己的习题册等递给她,女生眨眨眼,“谢了。”

        她翻开准备开始抄,忽然想到什么,又抬起头说:“哎,你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吧?”

        “嗯,你叫什么?”

        “顾攸琳。”

        她眨眨眼睛,一副大姐大的口吻对夏栀说:“谁敢找你麻烦来找我,姐罩你。”

        江御过来正好听见这话,他不屑地嗤笑了声,还用你罩了?

        顾攸琳不懂他这声笑是什么意思,她也懒得去思考,反正江御一直都是个脾气古怪的人。

        早自习开始,英语老师走进来,先带领大家读单词,然后让同学们自由朗读。

        顾攸琳正埋头奋笔疾书地抄作业,哪有空读,她并不知道,英语老师悄然走到了她的身旁,一把拿起了夏栀的那本习题册。

        “高三了还抄作业?

        就你这学习态度能考上大学吗?”

        翻到封面,看见上面写了夏栀的名字,英语老师镜片下的眸闪过一抹犀利的光。

        “我们的新同学胆子够大的,才刚转来一天就敢给同学抄作业,你们两个人都给我出去罚站去。”

        顾攸琳听夏栀要受牵连,立刻表示:“是我自己要抄的,不关她的事,要罚就罚我一个人。”

        “你还挺讲义气。”

        英语老师冷着脸,又看向夏栀,“给我出去。”

        夏栀不敢违抗老师的命令,乖乖出去了,顾攸琳紧随其后,一出来就跟她说了声“对不起。”

        夏栀低头看着脚下,没有吭声。

        其实她并不想给她抄的,就是怕得罪人,没想到那么倒霉,又被老师逮到了。

        一直到早自习结束,两个女生才回教室,夏栀刚坐下,就听见旁边的人嘲讽地吐出三个字:“蠢不蠢?”

        她知道是在说她,静静翻开课本,没有理会。

        江御最讨厌软包子的性格,夏栀刚好踩在他的雷点上。

        —

        中午放学,江御走出教室就被林可彤堵住。

        “我听说你们班转来个女孩,还跟你是同桌,我来看看她长什么样。”

        “滚。”

        江御不耐烦地吐出一个字,狠狠撞过她的肩膀走过去。

        林可彤皱眉瞪着他的背影,忍了几秒还是没忍住跟了上去。

        “江御,你去哪个食堂吃饭?

        我跟你一起好不好?”

        “我今天中午想吃水煮鱼,你呢?”

        不管林可彤说什么,江御都不理她。

        两个人走下楼梯,林可彤假装不小心崴到脚,一下扑进江御的怀里。

        就算她得不到他,也要让别人误会他们两个人有暧昧关系。

        江御用力地将她扯开,这要是个男的,他早他妈揍她了。

        他刚要对她吼,夏栀从旁边经过,她始终目视前方,连个余光都吝啬给。

        胸口处陡然升起一股愤怒,他将林可彤狠狠往后一推,鄙夷地说:“才多大就往男人怀里贴,你爸妈知道你这么不要脸吗?

        我再说最后一遍,给我滚,不然我管你是谁,照揍不误。”

        话落,他猛然松手,林可彤一屁股坐在了楼梯上。

        周围不乏看热闹的同学,见向来骄傲得像孔雀一样的林可彤那么狼狈地坐在那儿,都忍不住发出了嘲笑声。

        夏栀没走远,江御的吼声清晰地传进了她的耳朵里,要不是亲耳听见,她真觉得这位同桌好相处了。

        —

        夜晚,酒吧。

        “御哥,我听说你有同桌了?”

        肖则烨玩味地翘着二郎腿,“我不就翘课两天,就发生了这么惊天动地的事儿?”

        路枫低头跟女朋友发着消息,勾着唇笑了笑,“我听说他同桌长得很丑,戴着个中年妇女才会戴的眼镜,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被人下降头了。”

        “说不定咱们御哥就好这一口呢。”

        “滚。”

        江御恶心得踹了他一脚。

        他巡视着前方,目光如鹰一般犀利。

        上次被那个黄毛暗算之后,他心里一直耿耿于怀,听说他最近天天光顾这家酒吧,他专程过来了。

        也是时候报仇雪恨了。

        江御咬紧牙根,看见目标出现后,抄起旁边的棒球棍就站起来。

        他悄悄走到那黄毛胖子的身后,趁其不备,狠狠一棍子对着他的头就敲了下去。

        鲜血顺着对方额头留下,他连尖叫都没来得及发出来就眼睛一眯倒在了地上。

        肖则烨和路枫错愕地看着这一幕的发生,两人面面相觑一番,同时发出“卧槽。”

        “这他妈会死人的吧?

        御哥怎么越来越狠了?”

        “他真是不给自己留后路啊!公共场合敢下这么狠的手。”

        “啧啧啧,我八辈子也不会有这样的魄力。”

        江御将人打昏过去还不满意,又在他身上狠狠抡了几棍子才罢休。

        “狗东西。”

        他嗤笑了声,叫站在旁边已经傻眼的服务员打电话叫救护车过来。

        —

        寂静的深巷,摩托车的轰鸣声划破长空,像是野兽的哀鸣。

        夏栀正在门口处理积水,忽然一辆摩托车冲过去,她低头看了眼自己裸·露的小腿,无奈皱眉。

        还好没穿长裙,不然又要被溅泥点了。

        摩托车退回来,江御看到拿着扫把弯腰扫地的娇小身影,流里流气地吹了声口哨。

        夏栀抬头,看见朦胧夜色中他立体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