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赤焰在线阅读 - 第3章

第3章

        第3章

        女孩见到自己喜欢的男孩,便全然不顾形象了。

        看到她脚踩几厘米的高跟鞋还一蹦几尺高,夏栀真担心她鞋跟断了。

        迈步,要走。

        旁边的人突然“啊”一声。

        鞋跟还真断了。

        夏栀的表情稍显微妙,她刚才并非想诅咒她。

        江御和林溪言已经走出来,他看见林可彤时就对着他的肚子捅了一拳,知道肯定是他暗中泄露了他的行程。

        在江御的一众追求者中,这位堂妹是最为热烈与执着的,学校里绝大多数人都知道她喜欢江御这事儿,也不管别人怎么看。

        林可彤委屈巴巴地看着江御,神情中暗藏一丝窘迫,“我为了见你,出门太着急了,挑了双质量最差的鞋……”

        “我让你见的?”

        江御轻嗤一声,阔步朝前走。

        夏栀还未走远,听见他那么不屑的语气,秀眉微蹙,下一秒就听见女孩颤抖的声音响起:“今天38度哎!我站在太阳底下等你那么久,现在鞋跟还断了,你就算不心疼,也该可怜可怜我吧。”

        “别做感动自己的事儿,很蠢。”

        江御头也不回地扔下一句,又继续往前走了。

        看着前面那个娇小玲珑的身影,他亦步亦趋地跟上去,适当保持一点距离,在别人看来,并无牵扯。

        林溪言受不了他这位堂妹痛哭流涕了,直接拉着她上车。

        林可彤还依依不舍地看着江御的背影,嚷嚷着让他放开她。

        “别丢人现眼了,他哪怕有一丝一毫喜欢你,也不会不搭理你。”

        “你闭嘴,我不想听。”

        兄妹俩的对话在“嘭的”一声中结束,林溪言关上车门,望一眼江御的方向,发现他竟然跟在了那位仙女的身后。

        缓缓眯起眸,林溪言莫名感觉到一丝不寻常,但这个想法很快就被消除。

        那可是江御,可能吗?

        —

        夏栀站在马路中间,很小心地观察两侧来往的车辆。

        附中离家大概二十分钟的路程,没有直达的公交,她不舍得打车,只能步行回家。

        走到马路对面,她低头看见一抹颀长的影子覆盖住她的影子,下意识回头,看见江御,离她仅有三厘米。

        “你怎么离我这么近?”

        下意识拉紧书包带,夏栀望向他的眼神有些谨慎。

        江御抬手一晃,她看见他手上的皮卡丘挂饰,心脏瞬间“咯噔”了下。

        那是她挂在书包上的,从她十一岁那年就跟着她了,刚刚居然掉了。

        “谢谢你。”

        夏栀真诚道谢,要伸手去拿,他却猛地往后倾身,让她扑了个空。

        还好她及时站稳脚跟,不然要扑到他身上了。

        两只手揪住衣角,夏栀紧张地看着,不明白他想做什么。

        江御看见她神情之中的忐忑,嘴角扬起,扯出一抹坏笑。

        他对着夏栀缓缓倾身,吓得她连忙向后躲,却高估了腰的柔韧性,向后趔趄两步,险些摔倒,还好江御拉住了她。

        “你好像很怕我啊。”

        江御的深眸半眯着,令人窥不透个中情绪。

        夏栀觉得他一定自尊心非常强,怕他敏感,装作不解地反问:“我为什么要怕你?”

        “不然怎么一见到我就躲?”

        那次在马路对面,他很清楚那俩女孩是想躲他的,而不是肖则烨。

        “没有。”

        夏栀很平静地否认,朝他伸手,“请你还给我,谢谢。”

        “这破玩意儿对你很重要?”

        破、玩、意?

        三个字像根针似的扎进夏栀的心里,她一时间气得脸涨红,很想回怼他,却又不知道怎么说,只能用圆碌碌的大眼睛,毫无威慑力地瞪着他。

        江御将皮卡丘给她挂回去,“你回家这条路上经常有小混混出没,我劝你最好把自己打扮得丑一点。”

        他莫名跳到另一个话题上,让夏栀都没跟上节奏。

        “而且,你如果转学进附中,丑一点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

        夏栀听闻,反射性追问:“怎么丑?”

        “跟我来。”

        江御带夏栀进了一家眼镜店,他问她近不近视,夏栀摇头,于是他给她挑了一副黑色粗框的平光眼镜,戴在夏栀脸上时,她整个人一瞬间木讷许多,看着也没那么有灵气了。

        “自己看吧。”

        江御拿镜子放到她面前。

        夏栀一瞬间没认出来这是自己。

        店主在一旁十分纳闷,那么漂亮的一小姑娘怎么挑这么难看的眼镜戴呢?

        这不是故意拉低自己的颜值吗?

        “如果你想在学校当校花,享受别人追你的快感,当我没提过。”

        江御压低声音说完这句,扬长而去,只留夏栀自己一个人在店里。

        店主忍不住八卦地问:“小姑娘,刚才那是你什么人啊?”

        “我……哥哥。”

        夏栀想了想,这个回答最为妥当。

        可她并没有想到,江御还会去而复返,听见“哥哥”两个字,他饶有兴致地挑起眉。

        “我看妹妹太热了,给妹妹买水去了。”

        将一瓶冰的气泡水塞给夏栀,江御痞笑着开口。

        他的眼底隐隐闪动着戏谑的光辉,妹妹这个称呼被他叫得极为暧昧。

        夏栀脸红得不好意思看他,早知道他会回来,她就说是同学了。

        “多……多少钱?”

        店主没想到这小姑娘还真买,愣了下回答:“三十。”

        夏栀从包里翻出钱包正要付钱,江御却已经拿出手机扫码付了三十,眼角余光往她的方向瞥一眼,十分鄙视地说:“现在谁还用现金。”

        夏栀:“……”

        走出店里,夏栀仍坚持要把钱给他,他请她喝饮料已经很不好意思了,她不喜欢欠别人人情。

        江御拧开瓶盖喝了口水,懒懒地抬下眼皮看她,“这点钱哥哥还是付得起的。”

        他怎么还自称哥哥呢?

        夏栀轻声解释:“我是怕别人误会我们早恋,才说你是我哥哥的。”

        “凭我这长相……”江御的笑容有些痞,“你该巴不得才对吧。”

        夏栀不是个会开玩笑的人,被他三两句话搞得面红耳赤,一转头道:“我该回家了,不和你说了。”

        —

        几天后,学校给柳思然打了电话,通知她夏栀通过了学校的入学考试,于九月一日正式开始上课。

        柳思然高兴极了,回到家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夏栀,还要拉着她去买几身新衣服,回头穿去学校。

        夏栀不愿意去,她知道妈妈一个月的工资只有三千多,还要拿出一部分付房租,剩下的吃喝拉撒都不太够。

        “我的衣服够穿了。”

        夏栀带来的衣服其实也是柳思然之前买了寄给她的,除了她,也没有谁还给她买衣服。

        有一次,她收到她寄来的一件白色雪纺裙,款式简单又漂亮,她自己还没舍得穿,被她继妹看到,非要夏栀把衣服让给她穿,夏栀不肯,结果她竟然拿了她的钢笔往那条裙子上甩了墨汁,而后还无辜一笑,说自己不是故意的。

        每每想到这些,夏栀就很生气,她知道凭自己现在的能力,还不足以回击,只能等以后再还回去。

        柳思然拉着夏栀去逛街,她怎么也不肯,没办法,她只能凭借自己的眼光买了给她拿回家。

        “淼淼,你看这条裙子好看吗?”

        柳思然抖开一条白色波点的长裙,欢喜地询问夏栀。

        好看。

        当然好看。

        夏栀在心中默默地想,嘴上却只说不要再买了浪费钱。

        柳思然垂眸看着地面,半晌后轻声道:“妈妈只是想尽力当一个好妈妈。”

        一怔,看见妈妈脸上的失落,夏栀突然觉得自己太懂事好像也不对。

        她妈妈又不明白她的心里究竟怎么想的,只以为是她想将她拒之千里之外。

        “妈妈。”

        夏栀强迫自己的脸上堆满笑意,“这条裙子很漂亮,我特别喜欢。”

        “真的吗?”

        柳思然的眼睛倏然一亮,连忙又从袋子里拿出另外几件衣服,“这也好看,你看看喜不喜欢。”

        夏栀微微笑着,“都喜欢,谢谢妈妈。”

        —

        九月一日的早上,夏栀出发和韩今璐一同去学校。

        韩今璐对她分到哪个班的事儿一直好奇得不得了,她很希望夏栀能和她分到一个班里,但附中一个年级有三十二个班,估计不太可能。

        快到学校时,夏栀忽然从包里拿出一个黑框眼镜戴在脸上,韩今璐十分错愕,搞不懂她是何操作。

        “你近视啊?”

        这眼镜也太难看了,她没好意思说。

        夏栀摇头,抬了抬镜框,“我……我就是想低调点。”

        开学就是高三,她只想专心学习,其他事情一概不管。

        江御说得有道理,她在以前的学校就有好几个男生追她,同学们到处乱说传绯闻,造谣她今天和谁在一起了,明天又和谁在一起了。

        来到附中全新的环境里,夏栀不想再发生那种事情。

        韩今璐明白她的意思了,看她戴着这个和她的巴掌脸完全不符合的眼镜,有些忍俊不禁,“我只知道人家都想努力打扮得漂亮点,头一次听说故意扮丑的。”

        说完这话,她拍拍夏栀的肩膀,“不过这样也挺好,在附中还是平凡点好。”

        以夏栀的姿色,如果她不这样,很快就会引起男生群体的骚动,到时候她想安心学习都难了。

        夏栀和韩今璐在教学楼前分开,自己一个人去了教务处,那儿的老师给她一套课本还有习题册之类的,让她去17班。

        夏栀走到17班门口,看见几个男生你追我赶,还有一些女生嗑瓜子、拿着镜子涂脂抹粉,安静低头看书的没几个。

        她试着清了清嗓子,走上讲台,对同学们说:“大……大家好,我是刚转学过来的,我……我叫夏栀……”

        刚开始,并没有理她,后来一个男生讥笑道:“你结巴吗?”

        夏栀面露窘迫,只想赶紧找个座位坐下去。

        就在她心里这么想的时候,一个男生伸手指了指某个空位,说:“那里没人,你先去那儿坐吧。”

        众所周知,江御是不允许别人和他同桌的,老师都不敢破这个例。

        这个女孩坐过去,恐怕会被江御给轰走吧?

        他们想想就觉得爽。

        “谢谢。”

        夏栀很有礼貌地对那个男生说完,去到空位坐下。

        她看了眼旁边,有个黑色书包放在课桌上,人不见踪影。

        “喂。”

        后座的女生毫不客气地对着夏栀的椅子踹了一脚,她回头,眼神无声询问她有什么事儿。

        “你从哪儿转来的?

        不会是一中吧?”

        夏栀摇头,“我是从晏城过来的。”

        “外地人吗?”

        “嗯。”

        “那学习成绩怎么样?”

        “还可以。”

        “行,那往后给我抄抄。”

        女生点了点头,随即又话锋一转,“不过你好像在这个位子待不了太久。”

        话音刚落,一抹颀长的身影带着修罗般冷冽的气势从教室后门走进来。

        同学们一见他进来,纷纷看向夏栀,有同情的目光,也有看热闹的。

        啧,这女孩要倒霉了。

        替她点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