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耕耘贞观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六章 被腐蚀的苏定方

第一百七十六章 被腐蚀的苏定方

        李淳风在李泰手上接过这任务,马上便向李泰购买下来的滩涂而去,规划起整个制食盐场的面积,做好第一步的整滩工作。

        李泰把这件事情交给李淳风,至于自己则果断跑到幽州长史府,也就是高季辅处。

        高季辅见到李泰,对李泰行礼道,“见过燕王!”

        “高长史,我今日来也不卖关子,是来寻您求帮助来了!”李泰坦荡道。

        高季辅看着李泰过来求助思索一下,开口道,“请燕王言。”

        高季辅被李世民安排来到李泰的身边,一方面自然是要协助李泰处理幽州的政务。

        比如李泰如果胡作非为扰乱了幽州,那至少有一个能够兜底的人物存在。

        另外一点,多少也希望高季辅能辅佐李泰,只要李泰提出来的要求不是太过分,基本上都会答应。

        “我的工程将要开始,我手上劳动严重不足,所以需要招募足够的汉族百姓!”李泰道,“不知道高长史有没有什么办法?”

        “汉族百姓?一定要是汉族吗?”高季辅有些意外道,

        “燕王用这些东突厥遗民不是用得很好嘛,如果是其他异族,幽州这边去招募,终归能招募到一些人的。”

        “正因为由新唐人立村,他们已经进行了初步汉化。

        但若说如果真继续把大量异族送到这新生小村,虽然对我来说自然无所谓,只要他们能够听用就好,但对大唐来对幽州却留下了隐患。

        如果他们掌握了大量的财富,又与关外的异族藕断丝连怎么办?

        所以,我需要大量本土的汉人百姓,中和他们异族的文化,加速他们的汉化!”

        李泰说着自己的标准。

        如果是在长安那大唐中心,来多少的异族李泰都不怕。

        毕竟就算异族再强,难道还能在都城作乱不成,但在幽州,那自己就必须要多注意。

        说实话,幽州挺有意思的。

        在通了京杭大运河后,幽州基本上都成了反叛中原势力的大本营。

        像唐朝的安史之乱,五代十国的燕云十六州,甚至后面改朝换代的历史,华夏遭受战争劫难,基本上也都是以幽州或者东北陷落做为开始。

        所以,哪怕知道幽州基本上就是现代的北京,自己刚建立的那村子很可能成为未来天津,但在思考时,还是不由本能的对这地区进行制衡性质的谋划。

        而高季辅听到李泰向自己要人的理由,神色不由严肃起来。

        对高季辅来说,李泰这般谋划,就是“不谋全局者,不可谋一隅”,眼观高瞻远瞩啊。

        虽然李泰的确非常缺少劳动力,甚至过来自己面前寻求帮助,但李泰也没随便的打开接受异族的大门。

        就这点上来说,还是让高季辅相当欣赏的。

        毕竟这些士族连李唐皇室都未必多么看得起,对于异族人就更不要说。

        李泰能有如此觉悟,果然是一个合格的汉人皇子了。

        “燕王可有什么谋划?”高季辅听到李泰的话,开始介绍当前的情况道:

        “幽州附近的百姓多是种植粟米为主,燕王主推的小麦还没有在当地铺开来。

        所以现在已到六月份,但实际上百姓们也依旧在夏日农耕,也许让他们干点能在家里干的徭役还成,若让百姓出来为越王您服徭役,这是不现实的!”

        “看起来农业学府的扩招也是刻不容缓啊!”李泰听到高季辅的话,心中不由感叹一句,然后李泰继续道,“那在您看来哪里有比较合适的人口!”

        “第一个就是幽州本地的游侠儿了!”高季辅热情推荐道,

        “因为燕赵之地多豪杰之士,幽州之地更是游侠儿盛行。

        他们游手好闲,横行乡里,上不能为朝廷贡献俸禄,下不能赡养妻子父母。

        我原本便准备好好打压一下这不良风气,原本还思索着这些人应当到哪里安置。

        现在看起来这些劳力想来您还是收的!”

        “收收收!”李泰果断道,“到时让苏烈把部队驻扎在天津小村,看看他们谁敢闹事!”

        “第二个就是一些因为遭灾而失去了田亩,结果到世家或者本地豪族的佃户了!”

        高季辅道,“他们没有自己土地,更是几乎没有什么资产,对他们而言,到谁那里做工,都是一样的。

        更不要说随着到了六月,农田虽也要人手,但已不像春耕与秋收时那么紧缺了。

        所以有一部分地主会降低佃户月钱,这些佃户也敢怒不敢言的忍下来了。”

        “敢怒不敢言?”李泰听到这话琢磨了一下道,“他们不找别得地主吗?”

        高季辅说道:“哎!若被地主豪强的辞了,很可能就活不下去。

        更重要的是,就算去找其他地主豪强,难道就会被比原来这一家高吗?

        正所谓人离乡贱,在自己家乡至少左邻右舍能够帮衬一二,但离开了家乡,去其他地方做佃户,就算找到一份活口工作,难道还不会被当地的人欺负吗?

        所以对于百姓来说,这种事情忍一忍就好了。

        秋天要收粮的那个月那月俸还是会高起来的,拿着这粮食对付对付,冬天就熬过去了!”

        李泰听到高季辅的话,倒有些不知怎么形容自身的心情。

        这些事对高季辅来说是理所当然的,高季辅也知道地主在欺压佃户,但也改变不了什么。

        因为你不让百姓在地主豪强的手下工作,那很可能不久后这百姓直接就饿死了。

        毕竟从隋唐乱世过来的,对高季辅来说,这些地主豪强虽然欺压百姓,但到底给了这些没有田亩的一口饭吃,到底也是没有把人逼到绝路上啊!

        高季辅出身世家高门,政策上却主张遏制公侯宣贵与皇家子弟,从而让百姓放松。

        现在高季辅觉得,李泰跟高陵的地主抢底层百姓,至少对底层百姓来说,多少算是多了一条路子,多少能弄不少人口来。

        “嗯嗯!”李泰点头,对高季辅道,“那还有没有办法弄来劳动力人口?”

        “还要吗?”高季辅有些意外李泰的胃口,不过,他不知道李泰到底要多少人口不由道,

        “至少我是没其他办法了,还是燕王您自己想一想,我来执行就好!”

        “既然这样,那前面两个就先执行起来好了!”李泰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李泰继续说道,“先收集一部分的人手再说,毕竟我很是缺人。

        哦对了,幽州这里哪里有青楼花船或者女闾?”

        “燕王,您打算干什么!您还年轻,这些地方你把握不住的,还是别去的好!”

        高季辅听到李泰的话语摸摸冷汗,要知道李泰在高陵时不说为人楷模,但至少是皇家世家子弟之中的优秀代表。

        结果来到幽州没一个月就留恋花楼,那自己这辈子别想回长安了!

        “不是给我的!”李泰道,“高陵差不多做六休一,工作五天会让百姓好好休息一天。

        但休息方式也就这么几样,总归要让跟着我的百姓能有个消遣的地方是不是!”

        “话是这么的说……但这一句话从燕王您的嘴里说出来还是怪怪的!”高季辅感叹。

        “别管那么多了,人手一时之间找不过来,但花船总能搞起来吧。”李泰道,“我也知道人要一点点慢慢积累,但我手上很多工程到底需要人去做,而且是很多的人啊!”

        “你知道牙行的生意吗?!”李泰说到这里,眼睛更有几分发红。

        “燕王!只要施政得当,百姓归心,人口会有的,劳动力也会有的!”

        高季辅看着李泰仿佛有几分走火入魔的味道,连忙对李泰劝阻,以免李泰有不好想法。

        “放心,我知道我要做什么!”李泰叹了一口气,道,“不过你发送一份公函给周边州县,告诉他们我这里很缺少劳力,若有囚犯需要流放,尽管往我这边送来!”

        “您放心,我一定会通知的!”高季辅听到李泰的话,苦笑着答应道。

        “另外还有一件小事,您帮我一下!”李泰对高季辅露出大大笑容。

        高季辅总感觉李泰很不靠谱,但李泰都这般开口了,自己也实在不好意思拒绝。

        李泰得到了高季辅的保证才松了一口气。

        对李泰来说,自己真的很缺少人手,而且不仅现在缺少人口。

        如果自己想要保持汉人人口的比例,缺少人口的问题会一直困扰自己。

        当然,对于李泰来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自己到底是需要为幽州的未来负责的。

        而李泰让高季辅帮的小忙,就是在幽州城外贴出告示公示幽州百姓。

        让他们知道幽州附近建立了个天津小村,甚至如果想要讨一份生活的也尽管去天津小村。

        同时为了避免别人不相信,李泰还在这些告示里面时不时的布置任务。

        什么往天津小村送三石粮食给多少钱,送五百斤煤炭给多少钱,甚至弄来牛羊什么的。

        李泰明白只要这些人肯来,自己就肯定会给钱的,信誉这种东西,自然而然也就这般建立起来。

        毕竟想用现代金融技巧,信誉这件事情是必须要做到的。

        如果做不到,那很多技巧就没办法使用,甚至信誉透支得严重了,必然会受到反噬。

        李泰匆匆而来,也匆匆而去,只是待了一天的时间,就回天津小村去了。

        不过,李泰除了找高季辅,又找上苏烈,劝说他把幽州府兵驻扎在新建的天津小村附近。

        “这是幽州的府兵!”苏烈听到李泰的话一脸严肃道。

        “我知道啊!”李泰一脸理所当然道,“但就算平常,幽州府兵也不都驻扎在幽州城,而是驻扎在幽州城外吧!

        所以驻扎在新建立的天津小村又有什么不好,反正又没出幽州地界。

        甚至就算幽州真有变故,一日内,你的军队顺着永济渠便能直入幽州城!”

        苏烈听到李泰的话,傲然对李泰道,“幽州府兵是以守护幽州为第一要务!”

        “放心,我新建立的天津小村,未来肯定会招募大量异族,龙蛇混杂下绝对是“幽州未乱天津先乱,幽州已平天津未平”

        你威慑住天津小村,便能让整个幽州少了不少的事端!”

        李泰倒是自信满满的对着苏烈说道,虽然苏烈实在找不到李泰自豪的点在哪里。

        说实话,随着各种不同民族的人涌入这城市,未来这城市怕真是少不了争端。

        就这一点上来,李泰还真没忽悠苏烈。

        而苏烈听到了李泰这话还是皱起了眉头,但一时间却不知道怎么说话。

        李泰道,“你是知道的,当初的高陵我能发展起来,现在自然也能把这天津发展起来。

        到时候你作为统帅整个幽州府兵的司马,我定然让你统帅的府兵吃饱喝足!”

        “士卒每天要有一个鸭腿!”苏烈看着李泰,不由涨红了脸。

        说实话,以前的苏烈是不敢这般提要求的。

        但当初在郑白渠驻扎的时候,李泰为了吕才,所以把鸭场完全开放给了苏烈部队。

        所以苏烈部队的待遇自然而然的提升了起来。

        不过现在,苏烈被调到了幽州,每天的士卒们别说是吃上鸭腿鸡肉了,每半个月能够见到点油腥那都要谢天谢地了。

        苏烈由奢入俭难,现在的苏烈有点怀念在郑白渠驻扎的日子了。

        “这个真做不到!”李泰摇摇头,相当无奈的对苏烈道。

        “做不到吗!”苏烈的神色黯淡下来,倔强道,“每三天,不,五天一次鸡腿也可以的!”

        “一定要鸡腿跟鸭腿限定的这么死吗?”李泰抓抓脑袋,

        “幽州这地方我没准备大规模的养殖禽类,不可能像长安那里几乎无限量供养鸡鸭。

        你看牛羊可不可以,等到天津小村的盐业开始营利,我下面就准备搞牛羊产业了。

        到时候我让你手下府兵每天都能吃羊肉喝牛骨汤怎么样?”

        “每天都能吃羊肉喝牛骨汤?”这奢侈的画面,让苏烈有几分的恍惚,却又本能的挣扎起来,犹豫的说道“吃牛犯法的吧!”

        李泰道,“哦,人都有走路直接摔死的,牛走路摔死几只也很正常的吧!”

        苏烈深吸了一口气,挤出个和蔼可亲的笑容,却是斩钉截铁的说道:

        “燕王,我觉得天津小村距渤海而卫幽州,乃是关键要害。

        我身为幽州司马,率军驻扎此地以防万一,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李泰看着苏烈的样子,心中暗暗叹息。

        苏烈将军,当初的您是多么桀骜不驯,让我看得好生喜欢。

        这才不过短短几个月,就被高陵鸡腿给腐蚀了彻底,这让我——更喜欢了!